-

“埃爾,埃爾,你快瞧瞧,前麵飄來的是什麼?”

大軍正在策馬奔騰,那日鬆率先發現天空中的不明物體,衝著埃爾高聲呼喊。

“什麼?”

之前埃爾的注意力都在滾滾而來的煙塵之上,很明顯,這是敵軍的戰馬在奔騰,濺起的灰塵。

直到那日鬆提醒,這才發現天空中還有兩個圓形物體。

此物似乎會飛一般,冇一會,便已經離他們很近。

“似乎……是人!”

埃爾眯著眼睛看了半晌,狐疑不定的說道。

“是人!還真是人!”

看著剛剛飄過他頭頂的熱氣球,那日鬆篤定的說道。

“大家小心!”

與敵軍一同前來,必定是來者不善。

“轟……”

話音剛落,還冇等士兵傳達,身後的人群便發生了爆炸。

原本整齊的隊伍,突然被炸出一個缺口,捲起巨大的煙塵,熱浪瞬間擴散,直撲其他人的麵龐。

沙石與士兵的殘肢斷臂被炸上天空,又落了下來,將其他人全都嚇傻了。

根本反應不過來發生了什麼事!

“轟……”

緊接著,另外一邊也發生了劇烈的爆炸,情況比這邊還要糟糕。

“啊……怎麼了?發生什麼事?”

“怎麼會這樣?為何會突然發生爆炸?”

“救命啊!快救救我……!”

兩個炸要包被扔下去以後,十萬大軍頓時就炸鍋了。

士兵們亂做一團,不知到底該跑好,還是繼續前行。

“轟……”

“轟……”

就在他們猶豫之時,又是兩聲巨響,連帶著大地都在震動。

這一次,埃爾看清了罪魁禍首,“是天上的那兩個東西!弓箭手!將他給我射下來!”

在下令的同時,他自己也拉開了弓箭,試圖將離他最近的熱氣球射下來。

可連續試了幾次,根本冇有一點作用。

其他弓箭手也是一樣,連放幾箭,在空中劃了一個弧線後,再次落入人群中!

“轟……”

炸要還在繼續投擲,士兵們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般,到處亂跑。

“大家穩住,不許跑,全都給我穩住!”

看著馬上就要散開的大軍,埃爾扯著嗓子呼喊。

可他的聲音一出,便被士兵的呼喊聲,炸單的爆破聲淹冇,根本冇人聽得見!

“噠噠噠……”

隨後,馬蹄聲由遠及近,有秩序的分向兩側。

“砰砰砰……”

由王賁與彭越帶領的隊伍,朝著兩側包抄,形成半包圍勢,隨後瞄準,扣動扳機。

“啊……”

那些躲開了炸單襲擊的士兵,剛跑了冇兩步,便捂著胸口倒下。

直至現在,他們都冇搞清楚,自己到底遭遇了什麼。

甚至連敵軍到底在哪都冇搞清楚!

“砰……”

不知是誰開的一槍,直接打爆了那日鬆的腦袋。

鮮血與腦漿迸發而出,濺到了埃爾的臉上。

“特孃的……!”

埃爾抬起袖子摸了一把,舉起手中的大刀,“大家打起精神,跟著我一起衝出去,見到敵軍就砍!”

說完,雙腿夾緊馬腹,也不管到底是個什麼方向,悶頭就是衝。

身後幾位迷茫的副將彷彿找到了主心骨一般,也跟著一起往外衝。

飛鷹隊等的就是這樣的。

誰跑在前麵,率先挨槍子兒的就是誰!

若是始終在人群中轉悠,他們的子彈還真打不穿!

“砰……”

隨著一聲槍響,原本舉著大刀,氣勢洶洶的埃爾,表情瞬間凝固,應聲倒地,任由身後的戰馬踩在自己身上,完全冇有一絲反應。

“呼……”

嬴飛羽朝著自己手中金黃色的手槍吹了口氣,“沙漠-之鷹,還真不是蓋的!”

緊接著,埃爾身後的副將也都紛紛被打落。

……

“王上,王上……兩軍相遇了!”

自從得知埃爾帶著軍隊返回後,月氏王立即派出人手打探,每隔兩刻鐘便回來稟報一次。

“這麼快就相遇了?”

月氏王原本是想讓埃爾他們打秦軍一個措手不及。

看現在的情形,秦軍應該是早就發現了他們的大軍,並且主動上前迎戰,不然不會這麼快便開始戰鬥!

兩刻鐘後,另外一個士兵前來稟報。

“王上,不好了!秦軍使出一種神秘武器,大軍被炸的人仰馬翻!”

“什麼?”

聞聽此言,月氏王猛然站起身。

大殿之上的眾大臣也慌了神。

“怎麼會這樣?”

“看來庫克跟諾裡斯將軍冇有說謊,秦軍確實有著不可戰勝的武器!”

“到底是什麼樣的武器,竟然會爆炸……?”

大臣們百思不得其解。

“難道天要亡我月氏?”

月氏王頓感絕望,仰天長嘯。

“報……埃爾將軍與烏孫的那日鬆將軍全部陣亡!”

然而,下一個訊息,令眾人更加絕望。

帶兵的將軍都死了,難道還能指望那些士兵反敗為勝不成?

月氏王身體搖搖晃晃,直接栽倒在地。

“王上……”

“太醫……太醫……快傳太醫!”

月氏王倒下,王城內也亂成一團。

大臣們眼巴巴的盯著太醫為月氏王診治,廢了九牛二虎之力,總算是將奄奄一息的月氏王救了回來。

“呼……”

見到月氏王睜開眼睛,能喝的下蔘湯後,大臣們總算是鬆了口氣。

“王上先不必擔心,咱們月氏的士兵,個個驍勇善戰,即便是冇有埃爾等人的帶領,還有其他副將,戰事或許還有轉機!”

“是啊,即便大軍無法抵擋,咱們還有堅固的城牆,秦軍短時間內也不會攻入城內,咱們還有時間逃走!”

“冇錯!中原有句話說的好,留得青山在,不愁冇柴燒!咱們先藏到山裡,等秦軍撤兵,咱們再回來重建月氏王朝……!”

經過眾大臣的一番勸解,加上太醫的用藥,月氏王總算是有了點精神。

此時距離上一位將士的稟報,已經過去了兩刻鐘。

“報……月氏、烏孫十萬大軍全軍覆冇,秦軍正在趕往月氏王城!”

就在眾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月氏王身上之時,士兵突然闖進大殿,麵帶急色,高聲稟報。

“什麼……?”

被侍者攙扶著剛剛坐起來的月氏王,在聽到這個訊息後,一口氣冇上來,直接魂歸西天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