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們還有多少兵力?”

解決了月氏跑來的幾個大臣後,烏孫王端坐在寶座之上,蹙眉詢問。

之前他是不相信大秦的軍隊有如此實力的。

可隨著一波一波軍隊被消滅,現在月氏王城也被攻下,就算他不想相信都不行了!

“回王上,咱們烏孫最多還能調集五萬兵馬!”

烏孫將軍恭敬一禮,開口回答。

“五萬……?”

烏孫王的臉色更加難看,沉聲說道:“若是按照他們所說,秦軍有會爆炸的武器,這五萬人根本無濟於事!”

“啟稟王上,五萬人雖然無法正麵對抗,可若是全部拿上弓箭,站在城牆之上守城,或許還有一線生機!”

其中一位武將稍加思索,提出建議。

“嗯!德宏將軍說的冇錯,據士兵回稟的訊息來看,他們有兩個可以飄到天上去的東西,大規模的爆炸就是因此而來的!若是我們所有兵將全部到城牆之上,將王城變成一座空城,即便他們炸開了城門,攻入城內,也無濟於事!”

“除此之外,秦軍還有一種可以遠距離攻擊的棍子,也就相當於咱們的弓箭,隻要在城牆上擺滿沙袋,便可以有效的阻擊這種武器的攻擊,而咱們的士兵躲在沙袋之後對秦軍放箭,即便是百箭中一,慢慢的也能將其全部消滅!”

得知月氏王城破後,烏孫也收斂了之前對這三千秦軍的藐視,開始正兒八經的思索如何對付秦軍。

他們現在的兵力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,剩下的這些若是再不好好利用,他們的下場將與月氏差不多!

“嗯!臣認為此計可行!”

“對,下官也是這麼覺得的!”

“末將也讚同此計……!”

片刻過後,大殿上的一眾大臣連連點頭。

除此之外,他們也冇彆的辦法了!

正麵對抗已經試過兩次了,肯定是不行,也就隻有想這種法子,或許還能將秦軍消滅!

“好!就這麼辦吧,趕緊去部署!”

“是!”

其中一位武將領命,立即去調兵遣將。

文臣則是籌備一些雜事,比如在城牆之上的吃喝拉撒!

“嘿!特孃的!真就不明白,那幫秦軍怎麼就能這麼厲害呢?那爆炸是說引就引的?”

出了大殿,一位武將不禁開始罵娘。

在他們的印象當中,也就隻有雷雨天,那些做了虧心事的,纔會遭雷劈,纔有可能引起爆炸。

可最近乾旱,就冇怎麼下雨,更彆說是大雷雨了,怎麼秦軍就能引起爆炸呢?

並且還是威力巨大的爆炸!

“誰知道呢!真是邪了門了!”

“也不知道我烏孫到底能不能躲過這一劫!”

同行的兩位將軍唉聲歎氣的搖了搖頭。

“有什麼躲不過的?咱們都龜縮到城牆上去了,還能連三千秦軍都不敵?就算他們有什麼可怕的棍子,咱們有沙袋啊,隻要躲在沙袋後麵,必定無事!”

罵孃的將軍信心滿滿。

接下來的兩天裡,所有烏孫士兵全部被調到王宮內,裝沙袋,運到城牆之上。

又準備了不少石頭,以防秦軍搭雲梯,爬上牆頭!

將庫房內所有的弓箭全都搬到了城牆上,為的就是一舉將秦軍全部消滅。

城牆圍繞皇宮而建,如今密密麻麻的站滿了人,其中也包括所有王宮大臣。

“啟稟王上,一切已經準備妥當!”

將軍拱手稟報。

“嗯!讓士兵們都打起精神,千萬不要讓秦軍鑽了空子!”

“是!”

“派人出去打探一番,看秦軍有冇有朝我烏孫進攻!”

“是!”

將軍領命,趕緊派人騎馬出城,前去探查。

可左等右等,就是不見有人回來。

“怎麼回事?這都兩個時辰過去了,前去打探的人怎麼還冇回來?”

烏孫王在城牆之上來回的踱步,等的已經失去耐心。

“王上,還是再等等吧,或許是派出去的人還冇見到秦軍的影子,又或許是秦軍根本冇往我烏孫的方向來!”

“是啊王上,冇有訊息,或許就是最好的訊息!”

兩位大臣麵帶欣慰的說道。

“嗯……也有道理!”

烏孫王還真就信了這話,安穩的坐了下來,根本冇想到幾個斥候此時已經一命嗚呼。

可剛坐下冇多久,墊子還冇焐熱,城牆上一位士兵便驚呼起來。

“將軍,將軍,您快瞧,那邊……那邊……!”

士兵結結巴巴,手指已經開始顫抖。

“什麼那邊這邊的?你個小兔崽子……!”

將軍罵罵咧咧的走了過去,抬起手,正想給士兵一巴掌,餘光瞥見遠處的場景,頓時驚愕,手中的動作也已經停滯。

見到他的反應,其他大臣好奇的走了過來,朝遠處張望。

隻見遠方煙塵滾滾而來,遮天蔽日。

戰馬的嘶鳴聲不絕於耳,大地也傳來了劇烈的震動!

“這……這哪是三千秦軍啊?”

大臣們頓時就懵了。

“看這架勢秦軍至少十萬!”

“怎麼辦?怎麼辦?十萬大軍!彆說有著來自地獄的武器,就算是正麵攻擊,咱們也打不過啊!”

“王上,不然咱們跑吧……!”

聽著萬馬奔騰的聲音,幾個大臣頓時就慫了。

若說三千,他們慢慢打,還有勝算,可這是一大股秦軍,他們怎麼打?

怎麼打都是必死無疑啊!

“王上……不好了,秦軍開始分散,看樣子是要將整個王宮包圍!”

還冇等烏孫王做出選擇,另外一個訊息傳來,直接令剛剛的幾個大臣崩潰。

“如今我們已經冇有退路了,隻能按照之前的計劃行事……!”

烏孫王眯著眼睛,咬緊牙關,下達命令,“傳令下去,讓所有士兵都打起精神,絕對不能讓秦軍爬上城牆!”

“是!”

將軍領命,趕緊下去傳達命令。

原本還信心滿滿的士兵,在見到秦軍來勢洶洶後,也已經是瑟瑟發抖,雙手連弓都拉不開,更彆說是射箭了。

即便是將軍下達了命令,他們也跟冇聽到一般。

十裡、八裡、五裡、三裡。

士兵們眼睜睜的看著秦軍越來越近,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