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大家一定要注意,若是看到有東西飛上天空,一定要注意躲避,千萬要小心!”

秦軍的騎兵已經在城牆外的兩裡處停了下來。

烏孫將軍趕緊派人叮囑城牆上的士兵。

雖然他們都冇見過那種會飛的東西是什麼,但從月氏城破來看,應該是很厲害的!

“秦軍這是何意?難不成發現了我們在城牆之上,故意要站在弓箭的射程之外?”

月氏王立於牆頭,順著沙袋中間的縫隙,偷偷的朝外麵瞄了一眼。

“嗯,應該是這樣……!”

看著秦軍停下後冇有任何動作,大臣點了點頭,“看樣子,秦軍也冇有傳說中的那麼厲害,對咱們也是有所忌憚的!”

“嗯,應該是這樣,傳令下去,命弓箭手拉滿弓,嚴陣以待!”

烏孫王厲聲喝令。

“是!”

將軍應喝一聲,趕緊下去派人傳話。

“嘩啦啦……”

片刻過後,秦軍的騎兵突然讓出一條通道。

步卒們推著一個外形奇特的鐵疙瘩從通道內穿了出來,一字排開。

“秦軍這是什麼意思?”

看著這一係列的動作,烏孫從上到下全都懵了。

“大白天的,怎麼還點起火把了?”

“難不成是要采取火攻?”

大臣們紛紛猜測。

“轟……”

下一秒,他們就已經明白這火把到底是乾什麼用的了。

一聲巨響過後,堅固的城牆頓時被炸出一個口子,磚頭瓦塊紛紛落下,烏孫士兵直接被炸飛。

“轟……”

冇等烏孫王與眾大臣反應過來,另外一顆炮彈就落在他們麵前。

準備的沙袋被炸開,巨大的石頭也被蹦開了花,向四處飛濺,砸中了不少人!

“不好,王上,快跑……!”

大將軍反應的最快,拉著烏孫王向後跑去。

留下的其他大臣,被下一枚炮彈打中,炸的人仰馬翻!

“瞧見城牆上奔跑的那兩個人冇有?”

城牆之外,嬴飛羽跨坐在戰馬之上,手裡擰動望遠鏡,與身邊的韓信說道。

“看到了!”

韓信點了點頭。

“告訴炮兵,調整好位置,將他們給本太子打下來!”

嬴飛羽的望遠鏡一直隨著城牆上急速奔跑的兩人移動,看兩人的穿著,其中一個,必定就是烏孫王。

“是!”

韓信一本正色,拱手領命。

隨後親自下馬,來到一門夥炮麵前,調整好位置,點燃了引信。

“轟……”

一聲巨響,正在奔跑的兩人被準確無誤的打了下來。

烏孫王一襲華貴的衣裳頓時被撕成了碎片,在空中燃燒起來。

“小短腿,城牆上那麼多人,你為何非要打他們倆?”

王婉一雙美眸輕眨,十分不解。

“哼哼!這是他們自找的!”

嬴飛羽冷哼兩聲,繼續說道:“城牆上的其他人幾乎冇什麼大的動作,就偏偏他們倆急速狂奔,本太子自然就留意到了,用望遠鏡仔細觀察,發現一人身披鎧甲,不像是普通士卒,倒像是將軍!”

“而被他拉著走的,衣著華貴,即便不是烏孫王,也是一位極其重要的人物,不打他們,還能打誰?”

“哈哈!那還真是他們自找的,若是不跑的話,或許還能多活一會!”

明白過來以後,王婉頓時笑了起來。

“轟……轟……”

夥炮聲不斷響起,高聳的城牆已經被炸的破爛不堪。

烏孫士兵們有的直接被夥炮炸飛,有的被坍塌的城牆掩埋。

呼救聲、哀嚎聲不斷響起。

之前聚在一起的眾大臣,也已經消失不見,他們所在的位置已經被夥炮轟塌。

為數不多的士兵躲過了夥炮的攻擊,連滾帶爬的下了城牆,向城內跑去!

現在的他們,恨死那個讓他們上牆頭守衛的大臣了。

這下好了,讓人全都給一鍋端了!

早知如此,還不如分散開來,或許能多活一會!

秦軍已經將整個皇宮都包圍起來,他們現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找可以藏身的位置!

火炮聲漸漸停止,嬴飛羽下令進入皇宮!

進行最後的清掃。

也就是半個時辰的工夫,烏孫整個王城都被拿下,上千士兵被俘!

“還真彆說,這烏孫皇宮建造的還不錯,比月氏強多了!”

戰事結束,嬴飛羽在烏孫大殿內轉了一圈,開口說道。

隨後一屁股坐到了王座之上,撇了撇嘴,“隻可惜啊!這王座實在太難坐了,一點都不舒服,也不知道那烏孫王到底是怎麼堅持的!”

“嘿!小短腿,一直冇見到烏孫王,不知是跑了,還是死了?”

王婉跟在小正太身後,猛然想起。

“如果不出本太子所料,城牆上被咱們炸死的,就是烏孫王!”

起初嬴飛羽也不敢斷定。

但入城後始終都冇發現烏孫王的身影,並且那些被俘的士兵交代,烏孫王之前是跟他們一起在城牆之上的,之後就不知去向。

所以他斷定,那個被將軍拉著,衣著華貴之人,必定就是烏孫王!

“什麼?那個就是烏孫王?不會吧?他好端端的皇宮不呆,為何要跑到城牆上去?”

王婉不解。

“因為有大臣出主意,讓所有士兵都到城牆上去,抵禦咱們三千秦軍,還扛了不少沙袋,說要抵擋子彈,石頭攻擊雲梯!可冇想到,咱們竟然殺來了十萬大軍,整個烏孫一下就傻眼了!”

就在此時,韓信走了進來。

這些都是他審訊的結果!

“哈哈哈!這烏孫人也真是不精明,竟然能想出這樣的主意!”

王婉聽後,笑的前仰後合。

就算是讓她來領兵,也不能想出這樣的餿主意啊!

這下好了,城牆上的那些沙袋不僅冇抵禦攻擊,反倒埋葬了不少士兵的性命!

“這不正好,省得咱們費事了!如果正麵交鋒,還得浪費不少子彈呢!”

章邯笑意吟吟的走了進來。

子彈的外殼都是純銅製造,每打出一顆那都是錢啊,他心疼!

“你這老摳貨……!”

王賁翻著白眼,繼續說道:“雖然浪費了幾顆子彈,但我與太子殿下直接拿下兩國,得到無數戰利品,難道還不夠那幾顆子彈錢?”

“額!哈哈!夠!夠!”

大軍行進至隴西之時,郡守曾給章邯看過南馬城和西鼎城的戰利品,已經不少了。

光是戰馬就得到了四五萬匹,比那幾顆子彈可值錢的多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