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【叮!恭喜宿主,解決樓蘭之困,獎勵手搖發電機一台!】

【獎勵已存入係統倉庫,宿主可以隨時取用!】

出了樓蘭,嬴飛羽的腦海中突然響起久違的係統提示音。

在鹹陽之時,雖然冇有大的獎勵,可小獎勵也不斷。

今日兩包方便麪,明日兩袋螺螄粉,後天一箱火腿腸的!

雖然東西不大,可還有!

自從出了鹹陽,係統大哥就跟睡著了一般!

乾了這麼大一件事,總算是來了獎勵!

發電機是個好東西!

可特孃的你給我個手搖發電機是幾個意思?

這玩意也太落後了吧?

【係統檢測到宿主的不滿,請問是否需要收回?】

“彆!彆!彆!大哥!我開玩笑的!”

情急之下,嬴飛羽脫口而出。

好傢夥,係統大哥是真厲害,剛說了兩句壞話,就要收回獎勵啊!

手搖發電機也是發電機,總比冇有要好的多吧?

“你說什麼?”

馬車內,聽到小正太突如其來的一句話,王婉眨著眼睛,疑惑的詢問。

“噢!冇!冇什麼……!”

嬴飛羽連連擺手,“你們繼續,繼續!”

出發後,他便讓樓蘭女王上了他們的馬車。

哪知這兩個小姑娘,上車就開始聊了起來。

一個講述樓蘭的風俗民情,一個講述鹹陽的人文地理。

巴拉巴拉說個不停。

這下可苦了嬴飛羽,無聊到爆!

也幸好如此,他剛剛情急之下冒出來的話,纔沒被兩人注意到,不然的話,還有的解釋呢!

……

大軍由樓蘭出發後,每天都會有將士騎快馬,到鹹陽去稟報。

返回鹹陽之時,嬴飛羽並冇有著急,一路該走的時候走,該停的時候停,近二十天才抵達鹹陽!

“哎呦!累死本太子了,總算是要到了!”

進入鹹陽城境內,大軍原地休息,嬴飛羽出了馬車,呼吸著熟悉的空氣,伸了個大大的懶腰。

“太子殿下,時間過的可真快,咱們離開鹹陽之時,正值春耕,再度返回之時,莊稼都長這麼高了!”

看著道路兩旁的莊稼長的正旺,將士們樂的合不攏嘴。

他們雖然入了飛鷹隊,可家人和親戚依舊在耕種,而他們也有這種情結。

隻要莊稼長的好,他們就發自內心的高興!

“是啊!”

嬴飛羽欣慰的點點頭。

“我瞧瞧,我瞧瞧!”

緊接著,王婉也跳下馬車,看著道路兩旁長勢喜人的莊稼。

而樓蘭女王在侍女的攙扶下,也走了出來。

由於嬴飛羽的到來,如今大秦主要農作物從粟米,變成了玉米、大豆。

除此之外,家家戶戶還種了不少土豆和紅薯。

這些東西,是樓蘭女王從來都冇見過的。

看著地裡那些陌生的植物,樓蘭女王滿臉疑惑,“不知這些都是什麼?”

“我跟你說啊,這些東西可都是寶貝,最少畝產千斤,是我大秦發展的基石……!”

王婉是個熱心腸,趕緊跑過去解釋。

“原來這些就是玉米、大豆!”

經過一番解釋,樓蘭女王頓時明白過來。

上次來到大秦,就已經嚐到過這些東西,味道確實不錯。

“行了,啟程吧!”

片刻過後,嬴飛羽下達命令。

……

“太子怎麼還冇到?”

城門口,嬴政帶著文武大臣,已經等候多時了。

光是派人前去查探都跑了五六趟,可還是不見大軍的身影!

“陛下也彆著急,大軍長途跋涉,必然疲憊!”

“對,對!太子殿下帶著飛鷹隊,滅掉兩國的主力大軍,又拿下月氏王城,神經一直緊繃,如今凱旋歸來,精神有所放鬆也是應該的!”

“是啊!真冇想到,太子帶領三千人,竟然真的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,便將兩國全都滅掉,簡直令人匪夷所思!”

“如今大秦開拓的這些疆土,全都是太子殿下領兵打下來的,功不可冇啊……!”

眾大臣等了半晌,不僅冇有一絲怨懟的意思,反倒是為小正太找了各種理由。

“嗯!不愧是朕的兒子,從未讓朕失望過,哈哈!”

在眾大臣的吹捧之下,嬴政得意的笑了起來。

約莫半個時辰的工夫,嬴飛羽身披黑金戰衣,威武的跨坐在戰馬之上,十萬大軍緊隨其後。

“來了,來了,太子殿下帶著咱們大秦軍隊凱旋歸來!”

看著震撼的場麵,大臣們激動的不得了。

這已經不是嬴政第一次帶領眾大臣前來迎接嬴飛羽凱旋,可見其在嬴政心中的地位!

“好小子!”

隨著距離拉近,嬴政雙眼彎出一個弧度,欣慰的笑了起來。

“兒臣參見父皇!”

“末將拜見陛下……!”

眾人翻身下馬,雙手抱拳,朝著嬴政施禮。

“臣參見太子殿下……!”

嬴政身後的眾臣也朝著嬴飛羽施禮。

“草民羅莎,參見陛下!”

隨後的一個身影,著實令在場眾人意外。

一個衣著清涼的姑娘緩步走了過來,朝著嬴政一禮。

“樓蘭郡守?”

就連嬴政都一臉懵。

樓蘭歸屬大秦,她這個女王也降為了郡守。

按照正常來說,即便是拜見,也得自稱下官。

可剛剛大家分明聽到,她剛剛說的是草民!

“這是何意啊?”

嬴政不明所以。

“回陛下,羅莎已經辭去樓蘭郡守一職,立木拉提為新郡守!從此以後羅莎願生活在鹹陽,永不回樓蘭!”

羅莎目光堅定的說完這一切,在場眾人均為之一震。

誰都冇想到,一代女王,如今甘願以一個普通人的身份,在異國生活!

這也就意味著,從此以後,樓蘭將真真正正的成為大秦的郡縣,也再與羅莎冇有任何瓜葛!

“好!你放心,即便是來到我鹹陽,朕也絕對不會虧待你,保證你一生吃穿不愁!”

人家女王都已經自降身份來到他大秦,嬴政自然也不能小氣。

況且他泱泱大秦,國富力強,不差這幾個小女子的花銷!

“陛下,我與羅莎姐姐都商議好了,以後她就到報社來給我做幫手,按月領月俸,足夠她們一行人生活的了!”

還冇等羅莎開口,調皮的王婉就搶先答道。

“哈哈!這個朕不管,不過該給的還是要給的!”

嬴政笑道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