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回宮之後,嬴飛羽第一件事肯定是直奔後宮,給孃親報平安!

隨後就是與嬴政和眾皇子舉行的家宴。

“飛羽,這次回來,可在樓蘭帶回什麼新奇的農作物嗎?”

席間,公子扶蘇興致盎然的悄聲詢問。

經過一年多的培育,他已經將西瓜培育成功,並且在鹹陽普及。

不出一年,便能在全大秦普及。

最近一段冇研究出什麼新鮮的玩意,他又開始無聊起來,希望有什麼新鮮玩意,讓他來培育!

“樓蘭乾旱,草木都快枯死了,哪還有什麼新鮮玩意啊!”

嬴飛羽搖頭苦笑。

若不是他帶領飛鷹隊人工降雨,緩解乾旱,恐怕樓蘭今年的農作物都長不出來了!

“額……!好吧!”

扶蘇失望的搖了搖頭。

“皇兄,咱們從窩島帶回來的小龍蝦繁殖的如何了?”

說到新鮮玩意,嬴飛羽突然想起美味的小龍蝦。

經過小一年的培育,應該繁殖了不少吧?

“還說這個呢!那小龍蝦到底是個什麼玩意?”

說到這個,扶蘇突然皺起眉頭。

“怎麼?難道長勢不好?”

不應該啊!

這玩意應該對水質的要求不高,並且是雜食型動物,很好養纔對啊!

這要是都死了,他得心疼死!

還不如當初在船上都辣炒了呢,還能過過癮!

“長勢?它們還需要長勢嗎?什麼都吃,就冇有不吃的東西!就差冇把你皇兄我生吞了!繁殖力更是強大,幾個池塘是一擴再擴,最後實在冇辦法了,便將他們放出去一部分!可也就是一個月的工夫,又都長起來了!”

提及這個,扶蘇就一陣頭大。

農科院的位置本來就有限,現在光是小龍蝦就占領了好幾個池子!

“哦?那太好了!”

一聽這話,嬴飛羽頓時眼前一亮。

以後就可以麻辣小龍蝦、蒜蓉小龍蝦了,想想都覺得美滋滋!

“還好?這麼多小龍蝦,以後都往哪放啊!”

“放肚子裡!”

嬴飛羽偷偷的拍了拍自己渾圓的肚皮,笑著說道。

“放肚子裡?現在就吃?”

“當然了!咱們帶小龍蝦回來,就是為了以後繁殖起來吃的,不然的話,千裡迢迢帶他們回來乾嘛?”

“那……現在是不是可以給百姓分上一些了?”

扶蘇詢問。

“不必!”

嬴飛羽篤定的搖了搖頭。

“不分?”

“冇錯!皇兄剛剛不是說之前已經放出去一批嗎?”

“是啊!”

“那就不必再分了,光是這一批,現在就應該已經繁殖出一大批,散佈到鹹陽各處!等到明年春天,估計關中各處都將出現小龍蝦的身影!”

現在的百姓還都冇見過小龍蝦,更冇嘗過其美味,不會大肆捕撈,甚至見到小龍蝦後,還會覺得害怕!

所以不會影響小龍蝦的繁殖。

“嗯!好像是這麼回事!”

想到之前放出去的那一批,又聯想到小龍蝦超強的繁殖力,扶蘇恍悟般點了點頭。

“你們兄弟倆說什麼悄悄話呢?”

嬴政發現兩人說著悄悄話,笑著詢問。

今日的他,心情似乎格外的好,整個宴席,臉上都掛著笑容!

“冇……!”

“回父皇,我們之前在窩島帶回來一批小龍蝦,經過培育,已經養成!”

嬴飛羽正準備掩飾過去,不讓嬴政這老貨知曉。

等自己吃夠了再告訴這老貨。

可冇想到,扶蘇這個直腸子,是一點心眼都不留啊,直截了當的稟報小龍蝦的長勢!

“小龍蝦……?”

嬴政努力在腦海中回想,頓時眼前一亮,“嗯?可是之前說的渾身暗紅的怪蟲?”

之前扶蘇確實提過一嘴,說是他們在窩島曾吃過這種長相奇特的蟲子,味道好極了,並且帶回來培育!

冇想到,這麼快就培育成功,可以吃了?

“冇錯!父皇好記性!”

扶蘇欣喜的點頭。

“那還等什麼?趁著今日家宴剛剛開始,趕緊命禦廚做一道小龍蝦上來,朕也嚐嚐到底是何美味,能讓你們千裡迢迢將其帶回來!”

聽說小龍蝦長大以後,嬴政表現出來的興趣,比嬴飛羽還要高漲。

當即就要將其端上桌。

“小龍蝦是什麼?”

“不知道啊,冇聽說!”

“我倒是聽說過,似乎一直養在農科院的!”

“哦!原來如此……!”

聞聽此言,一眾皇子公主皆好奇起來。

“是!陛下稍等!”

景福領命,轉身就要去辦。

“停……!”

然而,嬴飛羽卻突然站了起來,“還是本太子親自下廚吧,免得浪費!”

禦廚從冇見過小龍蝦,更彆說是烹飪了。

即便是告訴他們烹飪方法,一時間怕是也做不出太像樣的,還不如親自動手!

“額……!還是算了吧!雖然你小子廚藝好,可你剛剛凱旋,還是休息休息吧!”

與嬴飛羽相比,禦廚的手藝差的真不是一點半點。

嬴政也很想嘗他的手藝。

可今日宴席就是慶賀這小子的功勞,若是再讓他去下廚,多少有些說不過去!

“父皇,還是讓兒臣去吧,禦廚並不知烹飪方法,即便要禦廚來做,也得兒臣在旁教導,倒不如親手製作,讓禦廚在旁學習,日後便可為父皇做出美味的小龍蝦了!”

“那……好吧!”

思索一番,嬴政點了點頭,隨即下達命令,“命農科院趕緊抓一些小龍蝦過來,不要讓太子殿下久等!”

“是!”

侍衛領命,趕緊去辦。

而嬴飛羽則與扶蘇一同前往禦膳房,吩咐廚子做一係列的準備工作。

這次除了之前在窩島吃的麻辣、蒜蓉之外,嬴飛羽還做了清炒、白灼和椒鹽的。

原本還想做一道啤酒小龍蝦,但現在冇有啤酒,此事就隻能作罷!

“嗯!可真香啊!”

“是啊!若不是太子殿下親自下廚,咱們還真不知道這玩意該怎麼做!”

“彆說做了,俺可能都不知道這長相怪異的蟲子,竟然還能吃!”

“可不!若是在路上遇到了,還得將我嚇一跳呢……!”

小龍蝦下鍋後,散發出誘人的香氣,禦膳房的禦廚們都圍在鍋旁,看著太子大顯身手,誇讚不已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