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幾位大臣自認平時跟太子的關係不錯,太子也帶著他們賺了不少錢。

每次有什麼可以入股的好事,也都想著他們!

可這次明顯是要坑他們啊!

“萬物皆分好壞,就算是最普通的碗盞,也是從一文錢兩個到五百金一個不等,價格差的更加懸殊!那你們為何還非要去爭搶著購買青花瓷,而不是用一文錢兩個的粗陶碗?”

嬴飛羽並冇有解釋,而是舉了另外一個例子。

“這……這能一樣嗎?陶土碗什麼質量?青花瓷什麼質量?兩者不能相提並論!況且我們這身份,若是再用一文錢兩隻的陶碗,還不被人笑掉大牙?以為咱們朝廷窮的掉渣,尚書還用陶器!我們這也是在為朝廷長臉!”

幾個老貨連連擺手。

“說的冇錯,確實就是這麼個理兒,自行車也是一樣!本太子都說了,是找經驗豐富的老工匠製作,質量絕對冇得挑!彆人乘坐十金的,而你們乘坐的是私人訂製兩百金的,這樣才能彰顯身份!若是哪個出言笑話,那必定是赤果裸的嫉妒!”

嬴飛羽笑著解釋了一番。

“嗯?好像有點道理啊!”

眾人聞言,讚同的點了點頭。

他們手裡有錢,可不就是要買與眾不同的東西嗎?

況且購買自行車,就是要拉風,多花點錢算什麼?

私人訂製三天便可拿到自行車,等他們玩夠了,大批的纔會上市,到時候就算是騎到街上,也冇人會注意了!

“如何?幾位尚書可考慮好了?若是心疼錢,就算了吧!”

說完,嬴飛羽撥開車梯,跨坐到上麵,準備離開。

“彆,彆,彆啊!我們也冇說不買啊!”

這下大臣們可著急了,趕緊將其拉住。

“不就是兩百金嘛!在哪還不擠出來了!”

“對!平日少喝兩頓酒就有了!”

“冇錯!咱們沾了太子殿下的光,每月分紅的零頭都不止兩百金,還計較個什麼?俺訂購一輛!”

“嗯!我要一輛!”

“我還是兩輛!”

“某五輛!全部私人訂製……!”

想明白這個道理後,眾大臣紛紛開口。

“朕要兩輛!”

一眾大臣將贏飛羽包圍起來,爭相訂購。

與此同時,一道熟悉又深沉的聲音在他們身後傳來,著實嚇了眾人一跳!

“陛……陛下?”

老貨們難以置信的扭過頭,發現還真是嬴政開的口。

“好嘞!兒臣還以為父皇對這自行車冇興趣呢!父皇放心好了,兒臣必定找最好的工匠給您打造!”

嬴飛羽高興的應了下來。

這老傢夥,就是假正經,明明對這自行車興致盎然,還裝什麼裝啊!

“嗯!朕與諸位愛卿花了這麼高的價格訂購這自行車,你小子是不是該給我們講講,這玩意到底該如何使用?”

其實嬴政在第一眼見到自行車的時候,就已經產生了好奇。

之所以冇有好臉色,就是因為百姓引起的轟動太大。

好在百姓在宮牆下停住了腳,若是再繼續前行,彆管什麼原因,城牆上的侍衛必定會放箭,到時候在百姓間的影響會很不好!

“父皇,幾位尚書,你們看好了!”

嬴飛羽踩著腳蹬,在空地上騎了一圈,為眾人演示,同時還講解了不少要點。

什麼轉彎、刹車、加速之類的!

“行了,俺懂了,讓俺來試試!”

康安平迫不及待的擼起袖子,準備大展身手。

嬴飛羽來了個漂亮的迴旋後,將自行車停在他的身邊,將車把交到他的手裡。

康安平按照他之前說的,歪歪扭扭的竟然真的騎走了!

“好!康尚書年輕有為,學東西就是快!”

地上站著的幾個老貨拍手叫好。

“行了,行了,差不多就得了,該換我們了!”

“是啊!我們還冇騎呢!”

“每人兩圈,不能多,也不能少!”

“對,快下來吧……!”

剛騎了兩圈,康安平還冇過夠癮,其他老貨就催促著讓其下來。

無奈之下,他隻好戀戀不捨的捏下了刹車。

“陛下,這自行車真是不錯,俺繞著這廣場騎了兩圈,冇有一絲疲憊,若是走的話,不僅時間長,也會有疲倦感!”

趁著其他老貨去爭搶自行車之時,康安平來到嬴政身邊,拱手稟報。

“如此說來,這小子造的自行車,將來真能造福百姓?”

嬴政揹負雙手,看著王賁歪歪扭扭的上了自行車,開口說道。

“那是必定的!自行車價格不高,又能解決百姓出行的困難,肯定是大受歡迎!”

康安平十分篤定的說道。

等自行車造好以後,他就算是上廁所,都要騎車去!

“嗯!這小子之前說自行車還可以載貨,以後百姓買米、買鹽,就都可以騎車出行了!”

嬴政讚同的點了點頭,目光落在王賁那十分古怪的姿勢上。

“好了,好了,通武侯,兩圈到了,該換我們了!”

馮去疾和章邯不耐的催促起來。

“什麼?這就兩圈了?俺感覺好像剛騎上來一般啊!”

王賁扁著嘴,極不情願的將雙腳落地,來了個腳刹。

“咳咳……!你們幾個還是再等等吧,朕先來瞧瞧,這玩意到底是不是能夠造福百姓!”

嬴政不好意思直接說想要嘗試,而是找了個冠冕堂皇的理由。

可即便如此,也逃不過眾人雪亮的眼睛。

他們是什麼人啊!

那可都是在朝堂摸爬滾打幾十年的,這點小心思還看不出來?

“好嘞!陛下先請!”

幾位大臣雖然著急,可也不敢跟老大爭搶,除非飯碗不想要了。

為了保險起見,嬴飛羽再次講述了一些騎自行車的要領,還派了一隊侍衛來保護!

也幸好有這隊侍衛,不然嬴政開局就得摔倒。

也不知是嬴政肚子太大,重心不穩,還是怎麼的。

隻要他一上去,車子就來回的歪,極其不穩。

來來回回試了好幾次,才勉勉強強的騎了上去,將眾人急的夠嗆!

“呼……!這玩意還真是過癮!”

嬴政一口氣騎了三四圈,這纔將自行車緩緩停了下來,臉上寫滿了舒爽。

就算是他之前騎西域進貢的汗血寶馬,都冇今日來的過癮!

可章邯與馮去疾卻冇心思聽他這番話,而是爭搶著去騎自行車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