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王賁、章邯、蒙毅等人騎著專門為他們定製的自行車,十分招搖的在鹹陽城的大小街道上風馳電掣,吸引了無數百姓羨慕的目光。

甚至還學著嬴飛羽的樣子,時不時的朝著百姓們揮手示意!

然而,嬴飛羽的樣子十分陽光、帥氣,做出的動作也十分瀟灑。

老貨們則是一個個滿臉褶子,挺著個圓滾滾的大肚子,朝著百姓揮手的樣子,像極了山上的黑熊!

甚至還將百姓們狂熱的態度,誤以為是對自己,揮手的動作更加頻繁了。

殊不知,百姓的目光始終都落在炫酷的自行車上!

於是乎,老貨們就如同活廣告一般,每日在鹹陽的大街小巷上穿梭,無論是辦公還是上朝,全都要騎著自行車去!

偶爾後麵的車座上還會載些貨物,讓百姓們更加羨慕!

城內的勳貴富商們見到之後,趕緊派人出去打聽,看怎麼樣能買到這樣的車子!

三天後,黃遠苦著張臉找到嬴飛羽,述說這幾日的遭遇,“太子殿下,若是再這麼下去,下官就什麼都做不成了!”

“這是為何?”

嬴飛羽眨巴著眼睛,十分不解。

“還不是幾位尚書大人,每日都騎著自行車上街,讓勳貴富戶們眼熱不已,派了不少人來打聽,無論下官出現在哪裡,都會有人詢問自行車的生產進度,還有不少直接塞錢,想要訂購自行車……!”

黃遠深深的歎了口氣後,繼續說道:“就算是到了工廠都不能消停,耳邊無時無刻都有詢問的,甚至還有人托關係,給賤內送禮,說要第一個拿到自行車,搞的臣苦不堪言啊!”

“哈哈哈!這就證明效果達到了!”

然而,嬴飛羽卻大笑起來。

“什麼?”

黃遠一愣。

“你可知本太子為何要讓你先給幾位尚書製造自行車,並且還要工藝精良,花紋精美?”

嬴飛羽不答反問。

“為何?難道不是為了賣高價,多賺錢嗎?”

如此一說,黃遠就更不解了。

難道其中還有其他深意?

“不,不,不!光靠本太子現在手下的這些產業,說是日進鬥金也不為過,還會在乎他們那星星點點……?”

嬴飛羽露出一個淺淺的笑容,繼續說道:“上次騎著自行車入宮後,幾位尚書就表現出了對自行車的狂熱,隻要讓他們拿到自行車,必定會在第一時間騎到街上,之所以答應先給他們製造,除了趁機坑他們一把之外,就是讓他們給本太子打個免費的廣告!”

“如今看來,這個廣告打的很成功啊!”

看著黃遠那張臉就知道,這小子最近被煩的不輕,否則也不會到他這來訴苦。

“原來太子殿下是這個意思!”

明白過來以後,黃遠震驚的眼神中,又多了一絲敬佩。

太子殿下每次做事,都不是他們想象的那麼膚淺。

之前太子殿下雖然騎著自行車在鹹陽城內轉了一圈,引起了不小的轟動。

但這種轟動,用不了幾日便會消失殆儘。

而提前生產出的幾輛自行車,幾位尚書們花高價買回去,每日騎出來轉悠,在滿足了他們自己虛榮心的同時,還能讓百姓產生更濃烈的興趣。

就如同現在一般,瘋狂的找他訂購!

隻不過苦了他了,連上個廁所都有人堵截訂購!

“第一批自行車能生產出多少?”

嬴飛羽詢問。

“回太子殿下,自行車研製成功後,臣在技校挑了一批剛剛學成的工匠,又在蒸汽拖拉機廠裡抽調了一些老工匠,一個月的時間,至少能造出一萬輛!”

黃遠如實稟報。

“嗯!這個進度倒也不算慢,但還是不夠啊!還得繼續招工匠才行!”

嬴飛羽稍稍點頭後說道。

“是!現在各工廠都在擴張,招工啟事也從來都冇有停過,但如今招工已經不似從前,費勁兒的很!”

黃遠略顯為難的說道。

起初的鹹陽,閒人多的是,一抓一大把,正愁著到哪做工能賺錢呢!

現在可倒好,即便是開出高價,報名的人也很少。

一大家子人,年輕的到工廠去乾活,年邁的留在家裡種地,閒人真的是不多了啊!

尤其是現在大家生活水平提高,都開始注重教育,讓孩子們讀書識字,爭取考個功名,為家裡揚眉吐氣。

不再像從前一般,小小年紀就開始跟著家裡乾活!

“既然鹹陽城內的人少,那就修建宿舍、食堂,在報紙上刊登招聘資訊,廣招各地閒賦之人!”

嬴飛羽稍加思索,想出一個辦法。

既然鹹陽冇人,那就多招外地人。

就好比後世,每年都有大量的人員來迴流動,哪裡有錢賺,就去哪裡!

尤其是隴西一帶,土壤稀薄,耕地不多,可以多鼓勵那裡的百姓來到鹹陽打工!

“宿舍?食堂?”

對於這兩個新鮮詞,黃遠表現的一知半解,似乎明白了什麼,又似乎不太懂,需要嬴飛羽給予詳細的講解。

“外地人之所以不願意來到鹹陽,一是因為已經習慣了當地的生活環境,不願意遠離,二也是因為冇有住所!他們不像鹹陽的工匠,乾完活便可以回家,而他們冇有住所,自然就不願意來!”

“修建宿舍,讓外地的工匠有了固定的住所,食堂讓他們有熱乎飯吃,解決這兩個難題,應該會有不少人願意前來做工!”

“再加上縱橫兩條鐵路的修建,貫穿整個大秦,以後外地的工匠回家,也就方便多了!”

嬴飛羽詳細的解釋了一番,黃遠瞭然的點點頭。

後世有句話說的好,吃飽了不想家。

將溫飽全都解決了,外地閒賦人員隻要過來,便可以開始做工拿錢,應該會吸引不少人報名!

“嗯!好主意啊,下官回頭就去辦……!”

黃遠眼前一亮,連連點頭,不過隨後似是想到了什麼,眉頭又微微蹙了起來,“太子殿下,咱們之前生產的那些東西,技術都在咱們手裡,其他人很難仿造,可這自行車造起來並不難,甚至是一個有點經驗的鐵匠都能造的出來,以後怕是影響咱們生意啊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