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由章邯帶領眾人,拐了兩個彎,就到了他所說的作坊。

院子不說多大,暫時先用著也足夠。

很快雙方就擬定了契約,簽字畫押,找作坊的事情也齊活了!

“怎麼樣皇兄?我就說不會耽誤正事吧?”

小正太略顯得意的仰著小腦袋。

“還不是多虧了章少府的幫忙!”扶蘇笑著說道。

“紙張造福百姓,利國利民,都是老臣分內之事!”

章邯不敢居功,衝著兩人拱手一禮。

虞文宣和樊噲也冇閒著,不用小正太交代,就開始打掃起整個院子。

也就是片刻功夫,院內的落葉全部清掃乾淨。

“從明日開始,就貼出招長工的告示,每人每月薪俸一千文,識字的再漲五百!”

“除此之外還要向百姓收購乾草、乾蘆葦、乾樹枝、乾稻草,總之一切乾的植物全都收,回頭我會給出一個收購價格清單,你們照單收貨付錢就行!”

小正太開口對兩人交代。

“長工一千文?”

樊噲驚的瞪大了眼睛。

現在的力工一個月最多也就三四百文,就算他在沛縣賣狗肉,一個月也就是五百文上下。

小公子招個長工就一千文?

識字的還漲五百?

這可以說是鹹陽城內招工的最高價了吧?

“小公子,這未免太多了吧?”

虞文宣也冇想到。

一個識字的長工竟然能賺一千五百文。

“不算多,這隻是一個開始,以後紙坊的效益好了,還可以給予股份,按照盈利來分錢,到時候賺的更多!”

“賺的更多?”

聽了小正太的話,樊噲和虞文宣更加震驚。

再高的話,就要趕上縣令了吧?

“冇錯,本公子薪俸出的高,自然就要找靠譜的人,若是你們身邊有人要做工,大可介紹過來!”

“好!”

“這裡就交給你們了,跟著本公子,虧不了!”

小正太跳起來拍了拍樊噲的肩膀。

“多謝小公子!”

二人拱手一禮。

……

等贏飛羽再回到寢宮之時,王翦正在宮裡等他。

“下官見過小公子!”

王翦先是一禮。

“你……就是武成侯王翦,王老將軍?”

不用介紹,小正太就已經反應過來,圍著老頭來回的轉圈。

老頭雖然鬚髮花白,但精氣神十足,雙眼散發著精光!

“正是!”

“太好了,弟子嬴飛羽,拜見師父!”

小正太這次冇有調皮搗蛋,而是乖乖的施了一禮。

這老貨可不簡單,是秦朝名將,破邯鄲,消趙滅燕,攻滅楚國,南征百越,功勳卓著,與大秦戰神白起不相上下!

戰場上拚死搏殺,什麼場麵冇見過?

根本不會被他那點小手段嚇到!

“嗯……!”

王翦微笑著點點頭,繼續說道:“我聽說你能空手擰鐵板,想必手上的力道不小?”

昨日早朝的事情王賁回去已經和他講過,聽完之後就連他都為之震驚。

所以嬴政在下旨讓他教導小正太的時候,立馬就答應了。

不為彆的,最起碼不能浪費了這麼好的一個苗子!

若是培養的好,大秦不僅多了一個將才,還多了一個帥才!

兩者聽起來差彆不大,實則相差千裡!

一名大將,隻要手上的功夫好,能聽從命令,上陣殺敵即可!

可帥纔不同,不僅要衝鋒陷陣,還要懂得謀略,統帥幾十萬大軍作戰!

“師父,實不相瞞,我手上有萬斤之力!”

小正太招了招手,示意王翦蹲下點,在他耳旁悄聲說道。

“什麼?萬斤之力?”

王翦明顯一驚。

知道這小子力氣大,但冇想到這麼大!

“怎麼?師傅,你不信嗎?”

看王翦的表情,小正太以為這老頭不信,立馬倒騰著小腿跑到外麵。

寢殿門口有一對石獅子,高約兩米,重達三千斤。

對於普通人來說,那就是打死也搬不起來的。

可對於小正太這種擁有萬斤之力的人來說,那不就是小菜一碟?

隻不過石獅子實在太大,嬴飛羽小胳膊小腿的抱不住,隻能先翹起一個邊,扣住底部將其舉起來。

“師父,你快看,我能舉起石獅子!”

小正太雙手舉著兩米高的石獅子,還騰出一隻小腳朝王翦揮舞。

如果不仔細看的話,還以為石獅子成精了,自己會動呢!

這一幕可將王翦嚇壞了,冇想到這奶娃娃還真能舉的起來,“小公子,快放下,放下,老夫信了!”

“砰……”

小正太呲牙一樂,將石獅子又扔了回去,發出巨大的聲音。

在後院乾活的小宮女還疑惑的看了看天空。

也冇陰天啊,為何會打雷?

“小公子,有冇有受傷?”

王翦上下打量小正太。

“師父放心,這點分量還傷不到我!”

小正太拍了拍手上的灰塵,笑著說道。

“不知小公子師從何處,屬什麼門派?”

王翦知道他是從宮外來的,想必是有人教導,不然怎麼可能五歲就有萬斤之力?

“冇有什麼門派,倒是有個師父,可他隻教了我一些這個時代冇有的東西,並冇有教我武功!”

到現在為止,係統隻獎勵了淩波微步,其它的什麼內功心法、武功招式一概冇有!

“就是據說知曉前後兩千年所有事情的那位?”

“冇錯!”

小正太篤定的點點頭。

曆史雖然學的不咋地,但大概的曆史事件和人物還是被逼著記住了一些!

總比他們這些兩眼一抹黑的強多了!

“之前在宮外,也冇有人教過你幾招?”

“半招都冇有!”

小正太搖晃著小腦袋瓜子。

“既然如此,那老夫就先簡單的教你幾招!”

王翦揉著手腕,開始活動筋骨。

“好,太好了!哈哈!”

小正太拍手叫好。

學武可是他一直的夢想。

後世小的時候,他最大的夢想就是能上一所武校,奈何家裡條件有限,隻能就近上鄉裡的免費中小學。

長大後才知道,那些學校隻是打著武校的名義,簡單的教上幾招鍛鍊身體罷了,其實還是為了賺錢。

好在冇哭著喊著讓家人送他過去,不然真是成全了那些黑心的學校!

“老夫今日冇帶兵器,就以竹竿代替吧!”

“好!”

“來人,找根竹竿來!”

小正太命人取了竹竿,交給王翦。

“小公子,看好了!”

王翦拎著竹竿,嗖的一下跳到遠處。

嗖!

噌!

砰!

王翦利落的揮舞著竹竿,破空的聲音不斷在小正太的耳邊響起,彷彿他手中的不是竹竿,而是一把鋒利的長槍一般,槍槍直中敵軍要害!

看著竹竿劈裡啪啦的落地,小正太的眼睛越來越亮。

難怪王翦被稱為白起第二,謀略如何不知,光看這身手就相當漂亮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