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父皇,如今我大秦工業剛剛興起,以後必定興旺,大小工廠各地林立而起,到時候一定會有人打歪主意!”

嬴飛羽一臉正色的說道。

“打歪主意?一個工廠能打什麼歪主意?”

嬴政不解。

“兒臣就以自行車為例!以後隨著自行車的生產,必定會走進千家萬戶,被百姓所熟知!但自行車構造簡單,以後也會有其他人仿造,若是兒臣冇有自己的品牌,那麼其他工廠生產出來的自行車,百姓很有可能會認為也是兒臣生產的!”

“一旦出現了什麼質量上的問題,兒臣工廠,乃至於兒臣都會受到很大的影響!”

“所以兒臣才建立了自己的品牌,並且以此為例,建議父皇立法,保護工商業的品牌!”

嬴飛羽劈裡啪啦的說了一大堆,也不知嬴政到底聽懂了冇有。

“保護品牌?”

果不其然,嬴政確實是聽的一知半解。

“這麼說吧!以後有人在見到兒臣的自行車廠賺錢,必定也會學著製造,有良心的會向百姓解釋,這不是太子殿下工廠生產的,若是冇良心的,便會將自己生產的,說成是兒臣工廠生產的,也就是假冒偽劣商品,以次充好!”

“噢!朕明白了!”

嬴政恍然大悟般的點了點頭。

“工匠的地位和薪俸提升,以後必定會有很多很多利國利民的東西被髮明出來,建立了相關的法律法規以後,就可以保護這些嘔心瀝血,投身發明創造的人!”

“如若不然,彆人辛辛苦苦研究的東西,直接被其他人拿走,當作自己研究的,長此以往,誰還願意花費大量的時間和心血去研究那些東西?”

“嗯!你小子說的冇錯!”

完全明白以後,嬴政讚同的點了點頭。

正如這小子所說,工匠辛苦創造的東西,被其他人隨意拿去用,必定會打消工匠的積極性。

一次兩次還好,時間久了,工匠便會回到從前那種消極的狀態,大秦前進的腳步就又會放慢!

“此次將自行車的品牌設為鳳凰牌,就是為了提醒父皇,應該立法保護品牌,如此一來,才能讓工匠更加有積極性,同時也是為了防止以後假冒橫行,百姓遭殃!”

“嗯!我兒思慮周全!”

此時的嬴政滿腦子都是假冒的後果,完全忘記了之前是想要坑這小子一筆的。

“兒臣建議,每個工廠當有自己的名字,自己的品牌,不應該去冒用他人的,一經發現,處以重罰!”

“其實,這麼做,對於想要創立工廠的人來說,也是一件好事!未來太長了,誰也無法預料,隻要各工廠用心做事,必定能走的長遠,讓百姓記住他們的品牌,增加複購率!”

嬴飛羽再次補充。

“嗯!好!這件事是你小子提出來的,那麼就由你列一個詳細的章程,回頭去找六部尚書一起研討,將最終的結果報給朕,再由朕來做最後的決定!”

“額……那……好吧!”

嬴飛羽極不情願的應了下來。

原本隻想讓這老貨為工商業專門修訂一條法律,冇想到直接將這件事丟到了自己身上!

這玩意詳細的章程多了去了,他哪瞭解那麼多啊!

實在不行的話,就去參考後世律法,加以改動了!

可一想到律法那些條條框框,一堆無聊的文字,他就一陣頭大!

嬴飛羽走後,嬴政繼續批閱之前的奏摺,時不時的想起此事,竟然還笑著誇獎小正太。

說什麼思慮周全,不然的話以後保不齊得出現什麼亂子呢!

聽的景福一愣一愣的!

一個時辰前,老大不是還火冒三丈,要找太子問話。

這纔沒一會,不光火氣消了,還美滋滋的誇獎太子殿下!

帝王的心啊!真是猜不透!

太子殿下也真是神了,之前說陛下不光不會罰他,還會為之立法。

他隻當是夢話,冇想到竟然成了真!

……

第一批自行車,僅一日的時間便銷售一空。

百姓們起初小心翼翼的伺候著,誰都捨不得騎。

但放在家中又覺得錢白花了,再加上看彆人騎著拉風的自行車在街上轉,眼饞心熱,索性一狠心,也將自行車拉出去溜溜!

久而久之,也就冇覺得有多心疼了!

現在的鹹陽城,每條街上都會出現幾輛自行車的身影,百姓們也從最初的狂熱,到現在的習以為常!

不過幾個老貨們的自行車一騎出來,還是會吸引不少目光。

畢竟人家是花了兩百金買的,比普通自行車要炫酷的多!

嬴飛羽回宮以後,便開始整理律法,又找幾個老貨詳細的商議了一番,最後由嬴政敲定。

為此還專門設立了一個工商部門,無論是工業還是商業,想要掛牌賺錢,就要到這來報備。

時間一點點流逝,嬴政又有了新的煩心事,整日愁眉不展。

那就是海軍。

海軍天氣轉暖之時便已出發,可如今夏季都要過去了,竟然依舊冇有一絲動靜。

要知道,在海軍的身後,還跟了不少民間的船隻。

若是海軍出了問題,民間的那些船隻必定也是凶多吉少。

到時候南洋的發展不僅要停滯,還會令民間怨聲載道,增加對大海的恐懼!

“嗚嗚……”

初秋時節,海軍終於回來了!

一艘艘蒸汽輪船,鳴著汽笛入港,場麵十分壯觀!

嬴政聽說後,趕緊派人前去迎接。

要知道,海軍順利歸來,就證明民間的船隻也已經順利歸來,並且還帶回大量的財富!

經過這半年的時間,第一批香料已經被分散銷售,賣的差不多了。

這一批來的正是時候!

嬴飛羽帶領幾位大臣,在碼頭等候。

“末將參見太子殿下!”

海軍將士紛紛抱拳施禮。

“都免禮吧……!”

嬴飛羽擺擺手,隨後將目光落在了辛勝身上,“此次出海時間這麼久,可是遇到了什麼危險?”

“倒也不算是危險,隻不過要返程之時,遇到了大的風浪,咱們海軍倒是可以應付,但怕民間那些船隻上的水手經驗不足,出現危險,便多留了一段時間,這才返航!”

辛勝如實稟報。

“嗯!做的好!”

辛勝看起來是個粗糙的漢子,但冇想到,心思還挺細膩,能想到民間船隻上的水手經驗不足。

這一點也算是難能可貴了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