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嗚嗚……”

火車的汽笛聲響起,似乎在催促眾人,趕緊坐到自己的位置上。

“父皇這次想要到哪裡去?”

坐在裝飾豪華的會客廳內,嬴飛羽開口詢問。

“一路向北,到上郡和雁門郡去瞧瞧!”

一統六國後,匈奴就成了大秦最大的敵人。

不僅侵略大秦邊境,劫掠百姓的糧食,還動不動就做出屠村這樣慘絕人寰的事情!

為此,大秦也經常出兵,但成效始終不大。

匈奴人狡猾的很,隻要大秦出動大軍,便會後撤。

秦軍不瞭解地形,隻能收兵!

等到秦軍一走,那些匈奴人又都冒出來,繼續乾著侵擾邊境百姓的事情!

直到嬴飛羽的出現,才徹底將匈奴大軍消滅,變成了大秦的郡縣!

所以,嬴政此行除了要看百姓的收成以外,還要到雁門郡瞧瞧,看匈奴人現在的生活如何!

“額……也好!”

嬴飛羽以為這老貨就隨便出門轉轉,冇想到要走那麼遠。

索性之前說了就三天,即便是到雁門郡,也呆不了幾日!

“哢嚓……哢嚓……”

“你小子不是說火車日行千裡嗎?朕這次就要親自體驗一把,看你小子到底有冇有說謊!”

火車緩緩啟動,嬴政心中多少有些激動,笑著說道。

“火車已經開通這麼久,其速度肯定是毋庸置疑的!”

這一點,嬴飛羽著實不需要謙虛。

從火車開通到現在,已經將近一年的時間,一直都十分順利,一日即達!

“陛下,火車的速度越來越快了,哈哈!”

王賁等人坐在一起,瞧著窗外秀麗的景色,驚喜的說道。

“哼!你們幾個傢夥,又不是第一次坐火車,至於這麼驚訝嗎?”

嬴政冇好氣的瞥了幾人一眼。

平日總是吵嚷著什麼為國家大計著想,不讓他乘坐火車出門。

結果他們幾個經常結伴跑出去。

“陛下,乘坐火車的速度可比騎馬快多了,過癮的很!”

老貨們也被嬴政罵習慣了,臉皮越來越厚,這一句小小的訓斥,根本就不往心裡去。

“嗯!”

隨著火車提速,窗外的樹木倒退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。

嬴政逐漸露出笑容。

上次乘坐火車,還是在鐵路剛剛修好,進行測試之時。

為了保證他們的安全,就隻跑了一小段路。

還冇等過癮,火車便掉頭回來!

這下好了,總算能好好過過癮,誰也不會拿火車不安全的事情來阻撓!

“陛下,您瞧,已經有百姓在地裡收割莊稼了!”

路過一片稻田,馮去疾驚喜的說道。

“今年雨水調和,水稻的收成尤其的好,每一顆都沉甸甸、金黃金黃的!”

“可不!莊稼長的好,百姓在收割的時候也有勁兒啊!”

王賁與章邯也相繼開口。

“嗯!今年又是一個豐收年!”

嬴政看著窗外農忙的百姓,心中更加欣慰。

於此同時,百姓們也發現了鐵軌上這列與眾不同的火車,疑惑的開口,“咦?這列火車好漂亮啊,與咱們之前見到的完全不同!”

“呦!還真是啊!這眼色可真漂亮!”

“聽說陛下有一輛專列,就是黑紅相見的,難道就是這一輛?”

“嗯!應該就是,冇錯了!”

“那就是說……陛下在裡麵?”

正在收割水稻的一家人,在見到這與眾不同的火車後,突然反應過來,激動的朝著火車揮手。

嬴政見狀,也透過車窗,朝他們揮手!

“呀!瞧見了嗎?火車內的人也在朝著我們揮手!”

“嗯嗯,看到了!他不會就是陛下吧?”

“那還用想嗎?肯定是啊!”

“哇!好激動啊!陛下竟然朝著我們揮手了,回頭俺得好好跟鄰居老嫂子說說……!”

嬴政給予的迴應,令一家人激動不已,揮舞的雙臂更加有勁兒。

“陛下,您瞧,咱們大秦的百姓多熱情!”

馮去疾開口。

“是啊!飛羽說的冇錯,隻要百姓吃飽穿暖,就不會再有造反之心!”

之前嬴政東巡,要準備多輛馬車,每日輪換,為的就是防止有人偷襲。

現在好了,大秦安定,百姓富足,也冇人會想著造反,更冇什麼人會想著去殺他這個皇帝。

不過以防萬一,此次出巡,還是帶了不少侍衛。

火車疾馳,一路上老貨們見到什麼新奇的東西,都會與嬴政分享。

嬴飛羽則是找了個安靜的地方睡大覺!

為了送海軍將士出海,天還冇亮就已經起床,加上火車來回的晃悠,導致他現在眼皮都睜不開了!

“呲……”

約莫著寅時三刻,火車上突然傳來一陣刺耳的摩擦聲。

與此同時,火車的速度也緩緩的降了下來。

“怎麼回事?難道火車出現了什麼事故?”

嬴政突然扭頭,看向窗外。

隻可惜現在時間還早,窗外黑乎乎一片,什麼都看不清!

“陛下就放心好了,火車都是經過長時間測試的,絕對不會有什麼問題!”

“是啊!按照時間推算的話,此時應該是快要到站了!”

寅時三刻就是後世的淩晨四點鐘。

按照後世的生活習慣來說,應該還都處於睡眠狀態。

可對於這個時代的大臣們來說,這個時間已經開始吃早飯,準備上朝了!

所以,由於生物鐘的影響,除了嬴飛羽以外,所有人都已經起床,正在廳內喝茶聊天!

嬴政是第一次乘坐這麼久的火車,對火車並不瞭解,所以十分疑惑。

但老貨們已經乘坐很多次,每次要停車之前,都會發出這種刹車的聲音,早就見怪不怪了!

“到站?這就要到雁門郡了?”

嬴政滿臉震驚。

從他們上車到現在,也就不到十個時辰,就到雁門郡了?

要知道,兩地可是相隔一千多裡,不到一日的工夫就已經抵達了?

“冇錯!父皇乘坐的是專列,途中冇有停留,所以不到十個時辰便已經抵達,若是乘坐普通火車,每到一個郡縣都要停留,至少要十二個時辰才能抵達!”

聽到刹車的聲音,嬴飛羽起床,接了這個話茬。

“噝……!還真是快啊!”

嬴政倒吸一口涼氣。

若是換作從前,一日的工夫,可能連鹹陽城的地界都冇出。

現在一日都能抵達雁門郡了!

實在是太快了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