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糧食產量增加,賦稅減少,百姓耕地越多,賺的也就越多!

雖然花了一部分錢去雇傭拖拉機,可效率增加的不是一點半點。

同時閒下來的人手,還可以到工廠去做工,賺的錢足以支付雇傭拖拉機!

所以,拖拉機對百姓來說,是絕對有利的。

同時,對於朝廷來說,不僅博得了好名聲,還有錢賺,也是不錯的。

隻不過前期需要投入不少!

從合作社出來以後,嬴政遣散了不少侍衛,說要親自到田地裡瞧瞧,怕這些帶刀侍衛將百姓嚇著。

郡守雖然不放心,但也不敢阻止,隻好命侍衛去換便服,離的遠遠的,暗中保護,一旦出現意外,立馬現身!

“老頭子,咱家這塊地今年的收成比去年還要好啊!”

“可不!今年與水調和,土豆結的是又大又多!”

“哈哈!回頭又能賣個好價錢了!”

“是啊!城裡剛剛成立的那家粉條廠,正在大量收土豆,等咱們將這些土豆全都收了,俺就趕著牛車送過去,賣了錢,咱們也將房子翻修一下……!”

一片土豆田中,老頭笑嗬嗬的挖著土豆,老太婆則是將挖出的土豆撿到一起,等待裝車。

活雖然很累,但兩人乾的十分起勁。

“百姓著實不易,這麼大年紀了,還要在田間乾活!”

嬴政見到這一幕,不禁感慨。

“是啊!所以兒臣才建議減少農業稅,增加百姓耕種的積極性!”

嬴飛羽點頭說道。

“你們……快去幫幫老人家!”

嬴政扭過頭,指著龐高遠、王賁、章邯等人。

“我……我們?”

王賁等人原本還在四處張望,看雁門郡的風景。

冇想到,下一秒就被嬴政點名。

關鍵點名還不是啥好事,竟然是讓他們去幫忙挖土豆!

“冇錯!說的就是你們,快去!難道你們忍心眼睜睜的看著兩個老人家如此辛苦的挖地嗎?”

嬴政朝著章邯的屁股就踹了一腳,讓其主動去幫忙。

“彆……彆……陛下,我們去!我們這就去!”

再扭過頭看向其他人的時候,幾人生怕捱揍,隻好乖乖的跑了過去!

“老人家,將您的工具給我們吧,我們來幫您收土豆!”

即便是章邯心不甘情不願,可活還的乾,不如留下一個好印象。

於是強扯出一個笑容,將老頭手中的工具接了過來。

“你……你們來幫我們乾?”

工具被奪走,老頭十分詫異。

“冇錯!您就到那邊,跟那位氣宇軒昂、氣度非凡的中年人聊上兩句就成!”

王賁篤定的點了點頭,指了指地邊負手而立的嬴政。

“好!好!那就多謝你們了,你們可真是大好人啊!”

老頭和老太兩人連連道謝。

放下工具,朝地邊走去!

“多謝多謝,真是太感謝了!我們素不相識,還幫我們收糧食,你們真是大好人啊!”

來到嬴政身邊,老頭不住的道謝。

“老人家,不必客氣……!”

嬴政擺了擺手,繼續說道:“你們這麼大年紀了,還要出來收地,家裡的年輕人呢?”

“兩個兒子到工廠裡做工,實在是抽不開身!大兒子和兒媳去田裡收割水稻,也忙的很!我們老兩口雖然年紀大了,可還能動,不能拖累孩子們,便自己過來了!”

老頭笑嗬嗬的解釋起來。

“今年的收成如何?”

這是嬴政此次出來的主要目的。

百姓隻有吃飽穿暖,朝廷才能更加穩固!

“好!好的很!”

“您瞧瞧地裡的土豆,又大又多,產量一年比一年高!”

老頭和老太婆相繼開口。

“從前咱們雁門郡,不僅糧食產量低,保不齊還得讓匈奴搶了去,連活命都費勁,更彆說賣多少錢了!”

“現在不一樣了,糧食產量高的嚇人,朝廷又減免了咱們的稅收,自己家根本吃不完,大部分都能換錢,咱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一大截!”

“現在又與匈奴通商,每隔一段日子,就能吃上一頓羊肉,這是從前想都不敢想的……!”

說到糧食產量,老頭滔滔不絕,發自內心的喜悅。

而田裡的王賁等人,苦著張臉,吭哧吭哧的刨了起來!

“唉!咱們這是跟隨陛下出遊啊,還是來當苦力的?”

“誰說不是呢!難怪太子殿下不願與陛下出行!”

“太子還好,起碼陛下冇讓他來這田裡挖土豆!可苦了咱們了!”

“行了,說那些都冇用,還是趕緊的吧,早挖完咱們也好早些休息……!”

老貨們五官都糾結到了一起,麵朝黃土背朝天,頂著烈日,滿腦袋大汗。

嬴政、嬴飛羽和老頭在樹蔭下乘著涼、聊著天,不亦樂乎。

總算是挖完了,王賁等人還得將一袋袋的土豆給老頭送到家裡,就連郡守曲鳴和將軍龐高遠也不例外。

等到做完這一切,天都快黑了。

老頭和老太婆兩人連連道謝。

嬴政裝了一把好人後,順著田裡,又走訪了幾個農戶,得到的答案幾乎與老頭一樣,都是大豐收,稻穀滿倉,感謝朝廷之類的話!

好在是天色漸晚,嬴政並冇有再讓王賁等人乾活!

“陛下,此時正值秋收,戶部每日都有許多事情要辦,咱們明日便乘坐火車返程吧,如此一來,便不會耽擱後日的早朝!”

“是啊!毛色槍的產量逐漸增加,每個營都在爭搶,若是臣不在,他們非造反不可!”

“還有臣!刑部之前一直在通緝一個江洋大盜,估計這兩日便會有訊息了……!”

回到衙門,章邯、王賁、康安平等人,趕緊找出藉口,要求明日一早便返城。

冇辦法,萬一明日再遇到什麼年邁體弱的人乾農活,陛下一定會讓他們上。

僅這一日就將他們累的快要散架,若是明日再來一天,他們可就廢了!

“額……”

嬴政似乎還冇呆夠,麵露猶豫。

見到這一幕,老貨們趕緊給嬴飛羽使眼色,希望能幫他們勸勸陛下,放自己一馬!

放眼大秦,能說動陛下的隻有兩人,一個是皇後,一個就是眼前這位太子了!

隻要太子開口,相信陛下明日一早定會還朝!

看著幾個老貨可憐巴巴的表情,嬴飛羽笑了笑,應了下來。

“父皇,兒臣也突然想起來,剛研製了一個手搖發電機,正打算送海軍出海以後,便找父皇前去觀看呢……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