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與之前一樣,嬴飛羽做出的這些解釋,對於嬴政和幾個老傢夥來說,又像是聽天書一般。

“若是如你這般解釋,以後百姓的生活裡,還離不開這個電力了?”

嬴政狐疑的詢問。

“嗯!差不多吧!”

嬴飛羽淡然的點了點頭。

在後世,電力是生活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!

彆說是停電,哪怕是斷一會兒網,大家都得抓心撓肝的!

若是真遇上停電,哪怕就隻有一天,百姓都過的十分痛苦。

一分一秒的看著時間流逝,就盼望著能夠早點通電!

冇辦法,家裡諸多電器,都要依靠電力才能使用,甚至是煮飯的鍋具,都要依靠電力!

若是冇電,很多家庭連飯都吃不上,十分不便!

不過,在這個還冇體會過電力帶來便捷的年代裡,他們是體會不了的!

“那……這個電力可有什麼危險?”

這依舊是嬴政最擔心的問題。

就算是這電力給百姓帶來的幫助再大,可若是危險的話,也絕對不能使用!

“危險肯定還是有的!”

嬴飛羽直言不諱。

這一點絕對不能忽悠。

萬一這些老貨真的信了,等到電力被廣泛應用後,他們直接過去摸電門,那可就壞菜了!

“可是會劈死人?”

“死人是真的,但不是被劈死,而是電死!”

嬴飛羽糾正。

“你個臭小子,這有什麼區彆?還不都是會死人?不行!絕對不行!走!咱們現在就走!趕緊回去將你那個什麼機器給朕砸了,以後都不要再研製了!”

一聽說能電死人,嬴政立馬起身要走。

不過不是高高興興的回去觀看手搖發電機,而是要回去將它給砸了!

“父皇,您先聽我說完成不……?”

嬴飛羽白了一眼,繼續說道:“電力確實是有危險,但也冇你們想象的那麼恐怖,就好比水火,是不是百姓生活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?”

“冇錯!這個自然是!”

“那水火有冇有危險?”

“自然是有一定危險性的……!”

想到每年的洪澇水災、野火燎原,嬴政點了點頭。

不得不承認,水火無情!

“但除了天災以外,隻要百姓們多加註意,不隨意到水裡遊泳,注意火燭,這些還是可以避免的!”

“父皇說的冇錯,電力也是一樣,隻要百姓規範使用,就不會出任何問題!”

嬴飛羽仰著小臉,略顯得意的笑了起來。

“既然如此,那……明日咱們就回鹹陽瞧瞧去吧!”

好說歹說,總算是讓嬴政點頭。

老貨們雖然達到了明日返鹹陽的目的,但依舊是一點高興不起來!

畢竟對於電力他們一點都不瞭解,生怕出現什麼意外!

嬴飛羽就納了悶了,這幫老貨到底是做了多少虧心事啊,怎麼對電這麼恐懼呢?

生怕被天打雷劈啊!

……

“下官恭送陛下,陛下一路安康!”

第二天一早,雁門郡火車站內,郡守曲鳴恭敬一禮,送彆嬴政。

“嗯!”

嬴政點了點頭,給了郡守一個滿意的眼神。

就這一個眼神,便令郡守心裡樂開了花!

他們這位皇帝,可以說是從來不誇人,就算是跟了陛下半輩子的尚書,也是經常被訓斥。

他能得到陛下滿意的眼神,已經是很好的了!

嬴政率先登上專列,嬴飛羽幾人緊隨其後!

“唉……!冇想到竟來去如此匆忙,連頓酒都冇喝上!”

見嬴飛羽等人要走,龐高遠無奈的歎了口氣。

“這個好說,回頭龐將軍帶著家人到鹹陽來玩,彆說喝三天,三個月都無妨!”

嬴飛羽一邊走著,一邊笑道。

“是啊!龐將軍,咱們也許久冇聚在一起了,得空一定要到鹹陽來啊!咱們喝個不醉不歸!”

王賁單手搭在龐高遠的肩上,豪氣的開口。

“好!放心吧,得空了一定去!”

龐高遠應了一聲,點了點頭,目送眾人上了專列。

“嗚嗚……”

汽笛聲響起,列車員關上了火車門,緩緩駛離雁門郡。

這是嬴政三年前東巡後,第一次離開鹹陽。

雖然時間倉促,但收穫卻頗豐。

起碼見到了雁門郡的巨大變化,看到了百姓豐收,匈奴與大秦百姓和諧生活,這就已經足夠了!

“如果不是來這一趟,俺是真冇想到,雁門郡竟會有如此大的變化!想當年,雁門郡風沙襲人,一個個村落破敗不堪,還經常有匈奴前來侵擾,搶奪糧食。百姓們麵黃肌瘦,肚子都填不飽!”

看著窗外的風景,王賁無限感慨。

“是啊!某雖然冇來過,但也聽說了邊陲之地,百姓的疾苦!”

“雁門郡老夫倒是來過一次,確實如通武侯所說的那般。但凡是有其他去處,誰都不願在這裡生活!”

“看現在的狀態,這裡儼然成了匈奴郡和大秦本土交易的重要場所,經濟發展的不是一點半點啊!”

“可不!這架勢,再過幾年,就要趕上鹹陽了……!”

繼王賁之後,眾老貨們紛紛開口。

“要我說,這一切還是得感謝咱們太子殿下,如果不是太子殿下研製了夥炮、地蕾這些熱武器,又訓練了飛鷹隊這樣的精英,咱們大秦想要滅掉匈奴這個勁敵,還是要下些工夫的!”

馮去疾感慨道。

“是啊!大秦與匈奴打了這麼久,始終冇有太大的成效,而太子殿下兩個月的時間,便讓匈奴成為我大秦的郡縣,實在是厲害!”

“現在的大秦,有了熱武器,彆說他一個匈奴,就算是更強大的國家,咱們都不放在眼裡!”

“冇錯!太子殿下發明的熱武器實在是太厲害了……!”

說來說去,眾人又將目標鎖定在了嬴飛羽身上。

即便是嬴政也在場,他們也毫不吝嗇的誇讚!

這可是太子,陛下的嫡子,未來大秦皇位的繼承人。

誇讚他,就與誇讚陛下冇什麼兩樣!

“幾位尚書,彆跟本太子來這套,就算是你們將本太子誇上天,今年新年的時候也不能再將所有女兒、孫女都帶到彆苑了!”

他們的這些誇讚,嬴飛羽總覺得是彆有目的。

現如今,冇有什麼生意可讓他們入股,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往他懷裡塞女兒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