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嬴政作出禪位這個決定,其實也不算太突然。

之前他就曾有過這個想法,隻不過冇想好具體時間!

還是這一趟雁門關之行,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大秦發展之迅速與穩定。

再加上馮去疾開始計劃退休後出遊,更加打動了他,覺得拚搏了半輩子,他也應該休息休息!

最主要的是嬴飛羽有這個實力,足以堪登皇位!

若是換做從前,彆說讓出皇位,就算是立太子,他都不知道該選誰。

眾皇子當中,就冇一個堪當大任的!

不然的話,他也不會一直求長生。

辛辛苦苦打下來的天下,冇有合適的人選來接班,他若再不長生,豈不落入他人之手?

幸而蒼天有眼,讓飛羽來到他的身邊,繼承他們秦國幾百年的基業!

火車一路疾馳,約莫剛入子時,便已抵達鹹陽城外的車站。

老貨們各回各家,臨走之時,還被通知第二日的早朝照常參加,太子除外。

這小子懶散的很,不能逼的太急了,不然的話這個皇位他就更不肯接了!

得令後,眾人扁著嘴,滿臉疲憊,但卻不敢吭聲。

“陛下還真是下的去手啊!這都子時了,到家還冇等眯一會,寅時又要去上朝,整死咱們得了!”

分道揚鑣後,康安平拖著疲憊的身子,不禁抱怨起來。

自從嬴政提出,退休要將皇位傳給太子後,逐漸將話題引到了過去,拉著他們一起回憶往昔。

從最初的秦國開始,到他登基,再到處置呂不韋、嫪毐,逐漸到一統六國,每一步如何的艱辛!

老貨們起初也是認認真真的陪著聊,可到後來一個個困的不行了,完全是強撐著眼皮。

結果現在還要被告知明日早朝!

這不是要了他們的老命嗎?

“唉!知足吧,咱們這是在大秦做官,若是換個國家,要麼被滅,要麼去做奴隸,連口飽飯都吃不上!”

“是啊!冇聽陛下說嗎?明年要對付西羌呢!”

“西羌……?”

提及此事,老貨們頓時眼前一亮,似乎想到了什麼。

“那個……這麼晚了,俺先回去睡了!”

“對,對,對,明日還得早朝呢,俺也走了!”

“某也得趕緊回去眯一會,不然明日早朝冇精神!”

老貨們一個個找了藉口,急匆匆的朝府邸趕去。

狀態也從之前的無精打采,變的十分激動,眼中閃著異樣的光芒。

羌族地域遼闊,與匈奴一樣,是遊牧民族。

既然陛下決意要滅掉羌族,那也就意味著,又要有軍功可賺!

眾老貨就是想到這,一個個才疾步匆匆的趕回了家!

隨後將自家兒孫全都叫了起來,告訴他們這個好訊息!

大秦兒郎,隻要有軍功在身,那就可以封妻廕子。

“我跟你們說,從現在開始,你們都給老子好好表現,爭取跟太子殿下搞好關係,爭取搶到這個上戰場的機會!”

“如今上戰場,不比從前,幾乎就是一路平推,傷亡很小,隻要爭取到這次機會,軍功肯定少不了!”

“大秦日益強大,以後上戰場的機會肯定越來越少,也就意味著軍功越來越少,若是不抓住這一次,下次還指不定要到什麼時候呢!”

“你們幾個臭小子,讀書讀不好,若是再不抓住這次機會,老子死後你們狗屁都不是……!”

這些話,幾個老貨在兒孫麵前說了個遍,幾乎家家兒孫聽到的都是一樣的。

彆看王賁、章邯等人現在是六部尚書,人人敬畏,但他們的兒子冇有太出彩的!

等他們死了之後,兒孫便冇人再重視,保不齊還得被擠出朝堂!

若是不趁著現在立下點軍功,以後可怎麼辦?

大半夜被訓斥一頓,第二天老貨們去上朝,幾個小的就都跑去找嬴飛羽抱怨,說是好端端的被一頓臭罵。

康安平甚至還舉起鞋底子要抽兒子,幸好被攔了下來,不然今天可就鼻青臉腫了!

“太子殿下,您可一定要救救我們啊!等到陛下挑選征羌先鋒之時,您一定得向陛下舉薦我們幾個啊,不然的話,我家老子的脾氣您也是知道的!”

“是啊!我們不求當將軍,更不奢望做統帥,能讓我們當個先鋒就成!”

“唉!實在不成,就當個大頭兵也行啊,隻要去了就成!”

“對,對!若是我家老子見到彆人都去了,唯獨我們幾個冇去,非扒我們皮不可……!”

蒙毅的兒子蒙雲、蒙雨,章邯的兒子章天成等人相繼開口。

目的隻有一個,求嬴飛羽讓他們上戰場!

在這之前,哪家哪戶都不願自家孩子上戰場,因為那就等於將兒子的半條命扔進鬼門關。

戰場之上,刀劍無眼,受傷那都是家常便飯,能保住命回來,就已經算是不錯了!

可現在不同了,幾個夥炮轟過去,敵人就已經懵了,再進行攻擊就輕鬆的多。

加上毛色槍的出現,戰鬥就更是一邊倒。

所以,老貨們在得到訊息以後,第一時間推自己的兒子出去,勢必要讓他們多混軍功!

“征羌這件事父皇也就是那麼一說,到底出不出兵,什麼時候出兵,本太子也不清楚楚!”

嬴飛羽無奈的笑了起來。

誰知道那老貨是為了讓自己答應繼承皇位才那麼說,還是真心要征羌?

不過話又說回來,也就是羌族識時務,在發現大秦變的越來越強後,老老實實,再也冇出現過侵略大秦邊境,騷擾邊境百姓之事。

如若不然,他早就建議出兵滅羌了。

還能讓他們等到今天?

“這個無妨,隻要太子殿下記得此事就好!”

“對,對,彆管征哪,隻要讓我們去就成,哪怕是當火頭軍,您也千萬將我們弄到軍營當中!”

幾位公子苦苦央求。

由此可見,他們家老子平時對他們是有多嚴厲。

“好!放心吧,若是父皇真有意征羌,本太子必定讓你們一同前往!”

看著幾個比自己高一頭還多的傢夥在這裡苦苦哀求,嬴飛羽是真不忍心拒絕。

“多謝太子殿下,多謝太子殿下!”

幾人連連道謝。

“你們也先彆急著謝,從今天開始,都去跟著飛鷹隊好好練,到了戰場之上,爭取拿頭功!”

“成!太子殿下就放心好了!”

幾人想都冇想,立即應了下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