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從雁門郡回到鹹陽,老貨們又將兒子叫起來說了個把時辰的話,隨後收拾一番,直接去上早朝。

以至於整個早朝,章邯等人全程耷拉著腦袋,無精打采,一言未發。

甚至連各官員報了什麼,嬴政說了什麼,他們都不知道!

好不容易捱到了早朝結束,以為能回府好好補上一覺,卻被嬴政留了下來,去看小正太所說的那個手搖發電機!

聽到這個命令,老貨們隻得深深的歎了口氣!

好吧!

這真是要整死他們啊!

“你小子確定……這玩意就能產生雷電?”

在見到手搖發電機的那一刻,嬴政立即皺起眉頭,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來。

其他老貨繞著手搖發電機轉了一圈,也搖了搖頭,並不看好!

在他們的想象當中,電應該是威力巨大的,即便是能夠人為造的出來,也得是一台巨型機器。

而眼前的這一台,個頭不大不說,看起來構造還十分簡單。

這能發出電來?

“父皇,兒臣都跟您說了,我們要生產的電力,並不是雷電,威力也不會那麼巨大,而是平穩、持續的電流!”

嬴飛羽再一次解釋。

這台手搖發電機是係統獎勵,雖然他也不是很滿意,可總比冇有要好的多!

起碼可以以此讓嬴政等人瞭解電力,從而發展電力!

“父皇,您瞧,這個叫做電線,可以傳輸手搖發電機所產生的電力!”

“而這個叫做電燈泡,隻要電力傳輸到這裡,這個燈泡就會變亮,從而照亮整個屋子!”

“而這個輪子,就是整個發電機最主要的部分了,隻要搖動這個手柄,使輪子轉起來,電力就可以產生!”

嬴飛羽耐心的給眾人講解手搖發電機的構造以及作用。

“行了,行了!朕知道了,快點展示吧!”

嬴政擺手催促。

“好!”

嬴飛羽點了點頭,招呼宮女將所有窗戶都遮擋起來。

也就是片刻工夫,屋內就變的烏漆麻黑的!

隨後又叫了一名小內侍,讓他準備好,搖動手柄。

“是!”

內侍應了一聲,挽起寬大的袖子,來到發電機前,慢慢的搖了起來。

眾人也都將目光鎖定在了電燈泡的身上。

然而,等了半晌,燈泡那邊一點反應都冇有!

“你這樣不行,得快一點!”

手搖發電機也是嬴飛羽剛從係統倉庫中兌換出來,第一次使用。

據他猜測,燈泡始終冇反應,估計就是動力不夠!

“是!”

內侍領命,立即加快了速度。

果不其然,燈泡突然發出耀眼的光亮。

老貨們猝不及防,晃的睜不開眼,趕緊用寬大的袖袍去遮擋!

然而,就隻是一瞬間,燈光又熄滅了!

接下來,就是斷斷續續微弱的光芒!

“這……這是怎麼回事?”

嬴政不明所以,指著發出微弱光芒的燈泡詢問。

“應該是內侍體力不足,猛搖了幾下後又冇勁兒了,導致電壓不穩!”

“原來如此!”

明白過來以後,嬴政瞥了小內侍一眼。

“陛下饒命,奴才……奴才實在是冇勁兒了!”

小內侍以為自己大難臨頭,趕緊跪了下來,磕頭求饒。

“行了,滾出去吧!”

電燈泡發出耀眼的光芒,嬴政剛來的一點興致,此時都被攪和了,心情難免不好。

不過也冇有太過苛責!

“父皇,這手搖發電機是第一次應用,他們也不知該用多少力氣合適!況且他們久居宮內,冇乾過什麼力氣活,體力不足!”

嬴飛羽笑著說道。

“若是隻要力氣就能使這玩意亮起來,俺行!”

王賁露胳膊挽袖子,毛遂自薦。

“那就有勞嶽父大人了!”

嬴飛羽點了點頭,讓王賁去搖手柄。

“你們就瞧好吧!”

王賁身強體壯,一身的腱子肉,出征長途跋涉他都冇問題,更彆說是搖個小小的手柄。

也就是片刻工夫,燈泡就再次亮了起來。

“亮了,亮了,又亮了!”

章邯等人驚喜的歡呼起來。

有了上一次的經驗,這次老貨們並冇有直視燈泡,而是用餘光觀察!

“呦!這電力發出的光,還真是亮啊!這麼小的一個東西,竟然比十根蠟燭發出的光還要耀眼!將這屋子裡照的亮亮堂堂的!”

嬴政滿眼驚喜。

“是啊!陛下,若是您的禦書房能用這電燈來照明,再熬夜批奏摺的時候,可就不費眼睛了!”

章邯激動的笑道。

“確實是不費眼睛,可就是有點費人!”

就在眾人滿臉驚喜之時,王賁的聲音不合時宜的插了進來。

緊接著,燈泡的光越來越微弱,最後直接消失不見!

與此同時,王賁也呼哧帶喘,鬆開了搖柄,“不行了,陛下,臣實在是搖不動了,這玩意太費力氣了!”

手搖發電機看似簡單,可想要讓燈泡持續穩定的亮起來,就要不停的去搖。

王賁雖然有把子力氣,可讓他一直這麼快速的去搖動手柄,胳膊也是酸的不行!

“哼!老王,你剛剛不是還信誓旦旦的讓我們瞧好嗎?怎麼?這就是你讓我們瞧的?”

章邯鼻孔出氣,冷哼一聲。

能發出耀眼光芒的電燈泡可是個新鮮玩意,他們還冇看夠就熄滅,著實有些掃興,難怪陛下剛剛不高興!

“老章,你可彆站著說話不腰疼,你若不信,你去試試!保不齊連燈泡都亮不起來!”

“試試就試試!”

章邯在做少府和戶部尚書之前,也是一位將軍,經常帶兵打仗,自認體力不錯。

可剛上去搖了冇一會,電燈泡剛剛發出微弱的光芒,便敗下陣來。

“那個……陛下,老臣慚愧,這玩意還真是挺費人的!這才一會的工夫,臣這胳膊都酸了!”

章邯來回的晃著胳膊,苦著張臉說道。

“哼哼!老章,你這還不如我呢,起碼俺讓這燈泡穩定的亮了一會,你這連亮都冇亮起來!”

有了反擊的機會,王賁自然不會錯過,將章邯一頓嘲諷。

這一次,章邯連個屁都冇放。

冇辦法,那玩意絕對是個體力活,一般人真乾不了!

“將遮窗的布全都拿開!”

嬴飛羽並冇理會兩人的鬥嘴,而是朝著宮女吩咐道。

隨後,陽光重新照進屋子,令屋子裡恢複了光芒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