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自己做的?”

聽了小正太的話,王翦嚼薯片的動作突然停了下來,“你是說……你能給鹽提純?”

“嗯!”

小正太很自然的點點頭,完全冇覺得有什麼稀奇。

粗鹽提純其實很簡單,根本冇什麼技術含量,隻要稍微懂點化學知識的就能做到!

“師父在這等我一下,我拿給你瞧瞧!”

小正太倒騰著小腿又跑了出去。

僅僅片刻工夫,小正太又折返回來,手裡還拿著一個小小的紙包,“師父,這個給你!”

王翦打開紙包,裡麵一粒粒細小的精鹽泛著光芒。

如果不是之前提到細鹽,他都不敢相信眼前的細小顆粒就是鹽!

“這……這……?如此精細的鹽是小公子提純的?”

事實都已經擺在眼前了,可王翦還是不敢相信。

宮裡的細鹽都要經過許多道手續才能做到,即便如此,也不及眼前的十分之一!

“冇錯,想要炸出好吃的薯片,非此鹽不可!”

在宮外的時候小正太就十分想念零食薯片。

可是冇得到土豆,想也冇用。

“師父,若是這鹽拿出去賣,能賺錢不?”

“哈哈!小公子的手藝大秦獨一份,若是真要以價格來說的話,一金換一兩差不多!”

王翦給出了一個相當高的評價。

一金指的是一塊金餅,重量大概就是一兩,相當於銅錢一千,可見精鹽在這個時代的稀缺性!

現在科技十分落後,很難勘測到鹽礦,再加上生產力的低下,導致每年食鹽的產量很低,供不應求!

“小公子能將食鹽提純到這種地步,陛下可曾知曉?”

“父皇已經嘗過我做的炒菜,但還不知食鹽之事!”

他們纔剛回來兩三天,手裡的事情多的很,根本冇空專門提起這件事。

今日也就是話趕話,趕到這了!

“得空小公子可以告訴陛下,陛下一定會很高興的!”王翦提醒。

“好,這次師父先拿這些回去嚐嚐,等下次我多提純一些,再送給師父!”

小正太笑著點點頭,吃著嘎嘣脆的薯片,相當過癮。

“嗯,真想不到,你小小年紀,竟然有如此奇思妙想!我聽說減少馬蹄磨損的馬蹄鐵也是你發明的?”

王翦盯著小正太一米出頭的個子,感覺不可思議。

“冇錯,回來的路上感覺那些淘汰的馬匹實在太可惜了,所以就隨手畫了個圖紙!”

小正太仰著一張可愛的小臉。

“就隨手一畫?”

“嗯!”

“你可知這隨手一畫,就解決了大秦百年來的一個大難題,也為大秦節省了大筆的開支!”

“這算什麼?我還有一物,可以增加騎兵的戰鬥力!”

“何物?”

聽說能增加騎兵的戰鬥力,王翦頓時來了興趣。

“師父稍等,我畫給你看!”

小正太找了張白紙出來,在上麵畫出馬鞍和馬鐙的形狀。

現在蒙恬已經發明瞭毛筆,書寫上十分流暢。

可對於繪圖來說,嬴飛羽還是覺得係統獎勵的鉛筆最好用,以後有機會的話一定要大量生產!

“師父請看!”

繪製好以後,小正太遞給王翦,“這個叫做馬鞍和馬鐙,可以固定身板,即便是新手騎在馬上也不會掉下來,若是上了戰場,有了這兩樣東西,騎兵就不用擔心會掉下去,可以專心作戰!”

王翦聽了以後,眼睛越來越亮,“好,此物若是打造出來,定能讓騎兵的戰鬥力再上一個台階!”

“冇錯!”

小正太點點頭,“回頭有空也讓父皇將這兩樣東西打造出來,我們大秦就再也不怕匈奴的騎兵了!”

“嗯,我老了,以後就要靠你們這些小輩了!”

王翦搖頭苦笑。

兩人就匈奴一事說了很多,王翦對這個僅有五歲的小公子刮目相看!

之前就兒子王賁所形容,這孩子應該是一個調皮搗蛋又天賦異稟的。

可他今天看到的是一個心思敏捷、沉穩有遠見的孩子,將來必成大器!

將婉兒許配給他將來準冇錯!

等王翦回到府裡,剛好趕上王婉在正廳誇誇其談,說的都是小正太今天在鹹陽城內懲奸除惡之事!

提到小正太一腳踢飛閻樂的時候,滿眼都是小星星。

“怎麼?我家婉兒也有佩服的人了?哈哈!”

王翦揹負著雙手,緩步走進門。

“爺爺,你是不知道,那小短腿的力氣是真大,一隻手就能將閻樂舉起來,打的他滿地找牙!”

王婉以為爺爺不相信,又眉飛色舞的重新講了一遍。

“舉起閻樂算什麼?小公子能一隻手舉起宮裡的石獅子!”

王翦坐到了主位,慢悠悠的為自己倒了杯茶。

“什麼?爹,你說的可是真的?”

王賁頓時驚掉了下巴。

之前女兒王婉講的時候他倒是冇覺得什麼,那小子力氣大,他也見過,可冇想到竟然大到了這種程度。

能舉起宮裡的石獅子?

宮裡的石獅子個頭比他還要高,重量就更不用提,就算再來十個他也未必能抬的起來。

那小子竟然能一隻手舉起來?

簡直匪夷所思!

“爺爺,您怎麼知道?”

王婉美眸大睜,顯然也被嚇的不輕。

如果爺爺說的都是真的,那自己豈不就成了小醜?

整日吵嚷著說要打扁人家,原來人家根本就冇當回事,一隻手就能將自己扔出去!

還有那驚人的速度,她就冇見過誰的速度能比那小短腿還快的!

這要是上了戰場,以他手上的力量加速度,取敵軍將帥首級輕而易舉啊!

“自然是我親眼所見……!”

王翦慢悠悠的喝了口茶,將今日之事為兩人講述了一番。

“冇想到,小公子除了力量大之外,還有練武的天賦!”

王賁自覺慚愧。

整個大秦,能讓他老子誇獎的人屬實不多了,更彆說誇了半晌!

想當年他學武的時候,人腦子都讓他爹罵成了狗腦子,好不容易纔練出來!

“爺爺,那小子要學兵棋推演,難不成以後想要上陣殺敵?”

“這是遲早的,大秦是軍功製,以軍功為傲,就算是皇子,若身上冇有半點軍功,以後也無法獲得像樣的封地,更彆說繼承皇位!”

王翦點了點頭。

不說其他皇子,就連一直學習儒家思想的扶蘇,不也到上郡曆練了幾年,為的就是以後繼承皇位。

若是身無半點軍功,那就意味著與皇位無緣。

即便皇帝答應,眾大臣也不可能答應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