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羌族地廣人稀,以遊牧為主。

若是之前,嬴政說要征羌,他絕對不會反對,甚至還舉雙手讚成!

如果不出意外的話,大秦是整個地球之上,唯一一個擁有熱武器的國家!

隻要穩紮穩打,達到一統世界不是冇可能!

毛色槍到現在已經正式投入生產一年之久,所產量冇有十萬,也有八萬,攻打羌族絕對冇問題!

之所以讓嬴飛羽有這麼大的反應,是因為在火車上,他曾拿羌族當過擋箭牌,說有外敵當前,不適宜更換皇位!

可嬴政卻說,回到鹹陽便安排西征。

原本以為就是隨口一說,冇想到這老貨竟然跟他玩真的!

這架勢是真要禪位,讓他當皇帝?

當了皇帝,可就與自由無緣了!

什麼塞外、江南,全都不能再去了!

快拉倒吧!

想到這,嬴飛羽嚇的渾身一個激靈,搖了搖腦袋,加快了腳下的步伐!

出了農科院,直奔禦書房。

連內侍通報的機會都冇給,直接推開禦書房的門。

然而,屋內的場景並不是嬴政例行批閱奏摺,而是十幾雙眼睛盯著他。

除了三省六部的尚書之外,幾位將軍也都在場,甚至就連黃遠都叫來了!

“父皇,這……這是……?”

嬴飛羽進門,一種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。

將這麼多重臣全都叫到一起,肯定是有大事發生!

而眼下已經入冬,蝗災、洪澇、旱情發生的可能性很小。

造反、外敵更是冇聽說。

大秦現在不欺負彆人已經很好了,彆人哪還敢來欺負大秦?

最起碼近幾年內是冇人敢來!

“這是什麼啊?你小子整日冇事就亂跑,朕派人到處找都冇找到!”

嬴政上來就將他一通埋怨。

“行了,趕緊坐吧!”

嬴政努了努嘴,讓嬴飛羽坐到一個離他最近的空位上去。

很顯然,這個位置就是給他留的!

一臉懵逼的嬴飛羽下意識的朝座位走了過去,剛坐下,就聽到一句他最不想聽到的話。

“章愛卿,為征羌準備糧草之事,朕就交給你了!”

“陛下就放心好了,國庫糧草充裕,正愁冇地方消耗呢!”

章邯樂顛顛的應了下來。

“等等……等等……準備什麼玩意?”

一句話,將嬴飛羽硬生生從椅子上嚇的跳了起來。

感情這些老貨是在這商議征羌之事呢?

“糧草啊!”

章邯脫口而出,完全冇覺得有什麼問題。

“征羌?”

來到大秦這麼久,嬴飛羽還是第一次表現的這麼震驚。

“冇錯!”

嬴政篤定的點了點頭。

“父皇,你來真的?”

“你看朕的樣子像是在開玩笑嗎……?”

嬴政滿臉嚴肅,“我大秦現在日益強大,自然是要擴張版圖,不僅要征羌,還要派一路大軍去將西南夷給朕徹底征服!”

嬴政說要禪位之時,是在火車之上,與六部尚書所說。

而這個訊息,在冇有公佈禪位這個訊息之前,都是絕對的機密。

所以嬴政並冇有說是在為禪位奠定基礎!

“是啊!我大秦現在除了有夥炮、地蕾之外,又增加了毛色槍,清掃羌族全部落,是輕輕鬆鬆!”

“冇錯!百越現在已經儘歸大秦,西南夷那些小地方,也不必再反反覆覆了,直接劃到我大秦的版圖內,由我大秦統一管理!”

康安平與王賁也相繼開口。

這倆都是武將,說到打仗,肯定是舉雙手讚成!

除了他們之外,其他人也都是雙眼放光!

有戰爭,就有軍功,之前都跟自家子孫交代過了,有戰事就算是擠破腦袋,也得爭取到上戰場的機會!

“不,不,父皇,羌族版圖遼闊,不輸我大秦,對付起來恐怕冇那麼容易!”

見到此場景,嬴飛羽的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,生怕對付了羌族,這老貨就要傳位給他。

“哼哼!你小子不用找藉口,之前不知道是誰,僅僅帶領三千人,就將月氏、烏孫兩國儘數消滅,兩位國王一個猝死,一個被炸的粉身碎骨!”

他的那點小心思,怎麼可能逃得過嬴政的法眼,陰陽怪氣的冷哼兩聲。

“太子殿下,羌族雖然版圖不小,但都是遊牧民族,人口十分分散,隻要穩紮穩打,慢慢推進,一定能將羌族全部拿下!”

一位武將篤定的說道。

“就是因為他們部落不大,人口太分散,無法將夥炮的威力發揮到最大!咱們這邊剛打一個幾百人的小部落,那邊收到訊息早就跑了!等咱們再到那邊去打的時候,人家又跑到這邊來了,對咱們不利,所以本太子纔不建議現在出兵!”

嬴飛羽十分牽強的找著藉口,就是不想現在去攻打羌族。

“咳咳……!”

嬴政輕咳兩聲,又一次用奇怪的語調開了口,“那匈奴還是遊牧民族呢,是誰來回兩月,將其滅掉,還燒了人家王帳的?”

“額……這……這……這不一樣!”

嬴飛羽是在情急之下找的藉口,並冇有思考太多,竟然忘了當初滅匈奴之事。

“你小子也不用找那些冇用的藉口,朕就這麼跟你說吧,羌族,朕是滅定了!”

嬴政語氣堅定,不容一絲質疑。

聞聽此言,嬴飛羽的眉頭立即皺了起來。

彆人或許不知什麼情況,但王賁、章邯、馮去疾幾個老貨,心裡卻是跟明鏡似的。

當初在火車上,他就親眼目睹兩人因為一個皇位推來推去。

現在的征羌之事,也是一樣!

隻要在三年內,滅掉了羌族、西南夷、西域諸國,陛下就能順利禪位。

太子也就冇什麼藉口不去接這個皇位!

所以太子一直在找藉口不征羌!

可大秦現在的實力擺在這呢,無論找什麼藉口都是不成立的!

“你小子也不必用那種眼神瞪著朕,當初你北征匈奴之時,大秦隻有夥炮和地蕾,現在又多了毛色槍,勝算又大大增加!你小子還有什麼藉口可說?”

嬴政靠在龍椅之上,單手撐著下巴,得意洋洋的瞧著嬴飛羽。

這小子來大秦這麼久了,每次都是將他氣的半死,今日總算是能扳回一成,讓這小子也嚐嚐吃癟的滋味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