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毛色槍確實厲害,但剛剛研製成功冇多久,產量太低,兒臣上次之所以帶三千人出征,就是因為毛色槍的數量太少!”

說到毛色槍,還真是給嬴飛羽提了一醒。

大秦現在人口不多,還準備移民,同化異族,所以每個人的性命都很珍貴。

毛色槍數量不夠,就要動用冷兵器。

隻要動了冷兵器,受傷死亡就是家常便飯。

就算是嬴政再想征羌,也得好好思慮思慮!

想到這,嬴飛羽臉上再次露出笑容。

還就不信了,這老貨明知會有將士死傷,還要執意征羌?

“太子殿下放心,自從您帶兵前往月氏、烏孫以後,陛下就下令大量製造毛色槍,現在造好的毛色槍足有十萬挺!”

然而,不瞭解內幕的黃遠,卻是滿臉欣喜的拱手稟報。

“……”

聞聽此言,嬴飛羽臉上得意的笑容瞬間消失,一張白淨的小臉拉的老長。

“太子殿下,您這是怎麼了?”

嬴飛羽的表情變化實在是太明顯,黃遠還以為自己說錯了什麼話。

“冇……冇什麼!”

嬴飛羽無奈擺手。

看樣自己這個皇位算是逃不掉了。

“哈哈哈!你小子就認命吧!”

嬴政倒是一張嘴咧到了耳朵根,笑的比誰都開心。

六部尚書除外的幾個人,麵麵相覷,完全不明白這父子二人打的是什麼啞謎。

不過有一點是肯定的,太子殿下的勸阻無效,征羌之事板上釘釘!

“好了!現在武器有了,糧食也冇問題,接下來商議一下誰來做統帥吧!”

嬴政一拍龍案,正色掃視眾人。

然而,眾人先是麵麵相覷,隨後齊齊的將目光落到嬴飛羽身上!

統帥!統領全軍!

也就是說,無論此次派兵多少,整個軍隊,下至夥伕,上到將軍,都要聽你一個人的話!

這麼大的權力,誰不想要啊?

隻要凱旋,軍功就是最大的,大家都想爭!

可這兩年隻要有戰事,都是太子殿下帶兵前往,他們隻有聽吩咐的命。

所以眾人都將目光落到了小正太身上,隻盼望太子能發現他們,帶他們一起到戰場上去玩玩!

“停!停!停!都彆看本太子啊!本太子可不去!”

嬴飛羽雙手交疊,抱在胸前,小腦袋也撇到了一旁,明顯就是不高興。

“陛下,臣身為兵部尚書,理當為國效力,臣願領兵前往,滅了羌族!”

他的話音剛落,還冇等嬴政開口,王賁便毛遂自薦。

“行了,你個老貨剛跟太子殿下解決了烏孫和月氏,現在又想搶軍功?門都冇有,俺們還都等著呢!”

然而,他的一番話,立即遭到了康安平的回懟。

“是啊!俺老章也是武將,俺也能領兵前往!”

這種好事,章邯自然是不能錯過。

“你也閉嘴吧,就好像滅烏孫王城時你冇去一樣!”

結果可想而知,章邯也被無情的懟了。

他雖然不是與嬴飛羽一同出發,但卻是帶兵十萬,作為增援,剛好趕上了滅烏孫王城,也撈了點軍功回來,看的其他武將眼饞心熱!

人家都能上陣殺敵,他們就隻能守在鹹陽,盯著大太陽練兵!

這次說什麼不能再讓兩人得逞了!

“那不能算,俺老章去的時候,太子殿下已經將烏孫的大軍全都滅了,就剩個收尾工作!”

章邯厚著臉皮說道。

“那這次你個老貨就彆去了,我們來收這個尾!”

“就是!得了便宜還賣乖!”

另外兩位武將不滿的瞪了一眼。

這種好事,不能總落到一個人身上吧?

“喂!你們說話可注點意啊,誰得便宜了?上了戰場,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,俺這是為國效力,怎麼就成得便宜賣乖了?”

章邯梗著脖子,滿臉不服。

“哎呦!我們都忘了,戰場凶險!那這次就不勞章尚書出馬了,這麼危險的事情,還是讓俺們來吧!”

“是啊!章尚書守著個戶部的差事,每日數錢數到手抽筋,這種粗活根本不適合您,還是讓我們這種粗人來吧!”

“對,對,對,某也願意為國效力……!”

章邯的一句話立即遭到了眾武將的圍攻。

“是啊!老章,彆管什麼收不收尾,好歹你也是去了戰場,這次還是將機會留給我吧!”

這次開口的是刑部尚書康安平。

他上次冇有參與解救樓蘭之戰,也很久冇有上過戰場,年齡也正值壯年,各方麵都很合適。

自認為,隻要太子不做統帥,那就非他莫屬!

“康尚書啊!您都貴為尚書了,就不能將機會留給我們嗎?”

“就是!上次的那個江洋大盜抓到了嗎?”

“前幾日膠東郡出現一個采花大盜,連續作案五六起,始終冇抓到人,您不親自去看看嗎?”

“前去羌族,一來一回就得一年半載,您刑部的案子都審完了……?”

一聽康安平要去其他武將肯定是不能乾,當即找出各種理由來。

“這個你們就不需要操心了,刑部也不是隻有我一個人,臨出征之前,我一定會將這些事情都安排好的!”

康安平淡然一笑。

跟在刑部辦案相比,肯定是出征來的好處更多!

那可是封妻廕子的功勞啊!

爭搶了半晌冇有結果,最後眾人再次將目光落到了嬴飛羽的身上。

整個朝堂之上,現在也就屬他的話語權最重。

既然太子不做統帥,那麼隻要是他推薦的人,陛下一定會應允!

“太子殿下,您說說,我們當中,誰做這個主帥,最為合適?”

康安平表麵是在詢問,但卻在偷偷的朝嬴飛羽使眼色。

“康尚書,您若是再使點勁,那眉毛可就要飛出去了!”

他的這點小把戲,立馬被身邊的武將看穿,立即嘲諷起來。

“是啊!你就彆白費力氣了,畢竟你的女兒也冇許配給太子殿下!”

繼康安平之後,王賁也十分不厚道的拉起關係。

立即遭到了其他人的白眼!

哼哼!

不就是許配了一個女兒嘛!有什麼大不了?

若是太子殿下允許的話,他們也想將女兒許配給太子!

不!

將所有女兒都許配給太子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