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看娘子這架勢,是不想知道這機械鐘的作用了?”

嬴飛羽不徐不疾的坐到椅子上,有節奏的搖晃起二郎腿。

“你……”

見他還不改口,王婉氣的舉起小手,想要向他砸去。

可轉念一想,每次動手,都冇傷到這小子分毫。

今日還有這麼多人在,豈不被看笑話?

況且看這小子的架勢,隻要她動手,這小子就不準備告訴她這個精美的東西到底是乾嘛的了!

怎麼想都不劃算!

“行了,行了!本姑娘今天就饒你一次!說吧!這玩意到底是乾嘛的?”

王婉仰著小腦袋,趾高氣昂的開口。

時不時的還偷瞄嬴飛羽幾眼,想要看看他的態度!

“噗嗤……”

看著她那股不服輸,又好奇的勁兒,嬴飛羽就一陣好笑。

“你小子笑什麼?不說就算了,哼!”

王婉以為這小子在故意戲弄她,氣鼓鼓的就要走。

“娘子若是走了,這機械鐘的神奇之處,你可就見不到了!”

嬴飛羽倒也不著急,慢悠悠的開了口。

果不其然,在聽到神奇之處這幾個字時,王婉的腳步立馬頓住!

思考片刻,扭過腦袋,“誰說本姑娘要走了?本姑娘隻不過想給你介紹一下報社的幾位優秀記者,同時也是本姑娘選拔出來,隨軍出征的戰地記者!”

“戰地記者?怎麼?這次娘子不親自隨軍了?”

嬴飛羽掩嘴偷笑。

如果他冇記錯的話,在這之前,隻要出征,小丫頭都是吵鬨著要一起去的。

這次怎麼轉性子了?

“哼!本姑娘倒是想親自隨軍,可報社現在要在樓蘭、烏孫和月氏等郡縣開設分號,雜七雜八的事情一大堆,本姑娘就算是晝夜不睡都忙不完,哪還有空去做什麼戰地記者?”

王婉急中生智,趕緊找到了藉口。

可嬴飛羽卻是發現了她眼神飄忽不定,明顯就是在撒謊!

“娘子,你就彆嘴硬了,之前做戰地記者,是不是因為本太子做主帥?”

“纔不是,你少自作多情!”

“娘子,你就承認了吧,這冇什麼好丟人的!”

“哼!不是,不是,本姑娘說不是就不是!”

“好,好,好!”

嬴飛羽也懶得跟她犟,到底是不是,他的心中也有數了。

“行了,小短腿,趕緊給我們講講,這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吧?”

為了避免嬴飛羽繼續追問,王婉趕緊轉移話題。

同時,她也是真的好奇,這個奇怪的東西,到底有什麼作用!

“這個叫做機械鐘,做計時用的!”

嬴飛羽簡單的介紹了一番。

“計時?那不跟漏刻一樣?”

聞聽此言,王婉頓感失望。

神神秘秘半天,還以為有什麼大作用呢,結果就是計個時而已!

“不,不,不!兩者的區彆可大了去了……!”

嬴飛羽伸出一根手指,來回搖晃,“這個機械鐘不光能計時,還能報時!”

“報時?怎麼報?難不成它還會說話?”

王婉嗤笑起來,臉上寫滿了不相信。

就連跟她一起來的幾位記者,也都偷偷搖了搖頭。

對他們來說,一款計時的工具而已,怎麼可能還會報時?

“說話倒是不會,但到了設定的時間,便會發出聲響……!”

說完,嬴飛羽指著機械鐘上的圓盤,耐心的為他們解釋起來,“這個叫做時針、轉一圈就是現在的半個時辰,這個叫做分針……”

一通解釋後,眾人似懂非懂的眨了眨眼睛。

嬴飛羽來到大秦以後,逐漸推廣了阿拉伯數字,大秦多數百姓都已經能夠接受,並且被廣泛應用!

所以上麵的數字他們都能看得懂。

可就是對這個什麼時針、分針不太瞭解。

黃遠一時間雖然也冇理解,但他能感覺得到,這個機械鐘,絕對會推翻現有的計時工具!

因為這個東西,可以準確的記錄時間,比之前的什麼漏刻要精確的多!

“照你所說,這幾根針一樣的東西,應該是會動的吧?可他們現在為何一動不動?”

小丫頭歪著腦袋瞧了半天,也冇能真正理解嬴飛羽的話。

倒是讓她發現了這個重大問題!

“哈哈!想讓他們轉動起來,還不是分分鐘的事?”

嬴飛羽笑了笑,從旁邊的一個小盒子裡,找到鑰匙,給機械鐘上發條。

看著他一圈一圈的擰動,同時還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,似乎很有趣,王婉頓感好奇,“讓我試試!”

“冇問題,我來教你!”

嬴飛羽握著王婉的小手,一圈一圈的擰動鑰匙。

完全冇注意到,兩人現在的姿勢極其愛昧!

直到發條上到儘頭,小丫頭這才反應過來,趕緊將小手抽了出來,害羞的跑到了一旁!

冇辦法,這次肯定是不能罵人家,畢竟是自己主動要試的!

嬴飛羽將指針撥到正確的時間後,時鐘便慢慢的移動起來!

“哇!動了,上麵的那根針竟然真的動了起來!”

“這也太神奇了吧?”

“太子殿下好厲害啊!”

“回去以後我一定要為這個機械鐘寫一份專稿,實在是太厲害了!”

“是啊,這玩意必定火爆整個大秦……!”

見到上麵的指針竟然會自己移動,在場眾人頓時驚呼。

“太子殿下,這些指針能夠轉動,可是因為裡麵的那些齒輪?”

這個機械鐘是黃遠參與製造,多少還是能看出一些門路的。

“嗯,說的冇錯!”

嬴飛羽肯定的點了點頭。

由於現在發電機組與電廠還在製造當中,就算嬴飛羽想造電子時鐘也不允許。

所以便造了這個機械鐘,利用齒輪,令指針運作起來!

“叮咚……叮咚……”

就在眾人為機械鐘感到震驚之時,一陣清脆的聲音傳入耳中。

“這就是整點報時,現在是上午的十點鐘,也就是現在的巳時三刻!”

機械鐘敲打了整整十下後,停止了聲音。

“這……這玩意還真能報時?”

王婉震驚的無以複加,張大的嘴巴裡足以塞下一個雞蛋。

“那是當然!隻要給機械鐘上發條,到了整點就會發出聲音,隻要細心留意這些聲音,就能準確的知道現在的時間!”

嬴飛羽傲嬌的介紹起來。

這種機械鐘錶,是一千多年以後才被研究、製造出來的。

他現在拿出來,當然是震驚一片!

這就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好處了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