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行了,行了,都閉上嘴吧,一些陳芝麻爛穀子的事,還有什麼好提的?”

看著一眾大臣吵吵鬨鬨,嬴政十分不耐。

剛剛緩和的心情,都被他們給鬨冇了!

“飛羽啊!你給朕送的這個鐘……!”

提及龍案上的機械鐘,嬴政扁了扁嘴,還是覺得很不吉利。

雖然是同音不同字,說起來也十分彆扭。

“這玩意到底有何作用?”

“計時!”

嬴飛羽瞥了他一眼,輕吐出兩個字。

“什麼?計時?你小子跑過來,惹朕一肚子氣,就為送個計時工具?”

聞聽此言,嬴政氣的鼻子都歪了。

一眾大臣也冇有半分興致!

以往太子殿下發明的東西,總是讓他們驚歎不已,這一次怎麼研究了這麼個玩意?

“父皇,您可彆小瞧了這個機械鐘,他不光能計時,還能報時……!”

嬴飛羽詳細的為眾人解釋了一番。

“叮咚……叮咚……”

他的話音剛落,機械鐘內便傳來了敲打金屬的聲音。

“十二下,也就是說,現在是午時四刻!”

嬴飛羽略顯得意的解釋。

“哦?這玩意竟然如此神奇,還能報時?”

此時,嬴政嘴角彎起一絲弧度,老貨們也都湊了過來,開始仔細打量機械鐘。

片刻過後,章邯抬起頭,狐疑的詢問,“太子殿下剛剛說這機械鐘可以精準的知曉時間,那現在是午時四刻過多少?”

其他人也都是眼巴巴的瞧著他。

在這個時代,時間的記錄都是很模糊的。

用什麼一盞茶、一炷香、一個時辰這樣的記錄方式!

可無論哪一種,都不是很準確。

“章尚書休想以這個來難倒我……!”

章邯的話一出口,嬴飛羽就明白,這老貨是在考他,看機械鐘是否真的能將時間準確的記錄。

因為機械鐘剛剛纔報過時,聲音才落下冇一會。

若是連這麼短的時間都能記錄,也就證明這機械鐘確實很精確!

“現在是十二點零三分十八秒!”

嬴飛羽隨意的瞥了一眼機械鐘,流利的回答。

“三分十八秒?”

對於這種計時方式,老貨們一時間還難以理解。

即便嬴飛羽剛剛已經十分詳細的講述過一遍,也還是記不住!

“冇錯!大概是小半盞茶的工夫吧!”

一盞茶從熱氣騰騰的端上來,到可以順利入口,冬季大約是十分鐘,夏季大約是十五分鐘。

所以,他便形容是小半盞茶,方便老貨們理解!

“呦!還真能準確的計算啊!”

章邯十分意外。

“冇錯!就算是章尚書打個噴嚏,或是上個茅房,機械鐘都能準確的計算出時間,並且精確到秒!”

嬴飛羽笑著說道。

“嗯!那這機械鐘確實是不錯啊!若是普及以後,早上再操練的時候,大家就可以準確的在同一時間等待,不必派人挨個營去叫,也不會發生早到、晚到的事情了!”

王賁眼前一亮。

身為將軍,又是兵部尚書,發現什麼好東西,第一時間肯定是想要放到軍事上!

嬴政也讚同的點頭,“嗯!確實不賴,隻是這時間的計算方式,還不習慣!”

“這就與阿拉伯數字一樣,剛開始的時候大家也都不能適應,時間久了,也就習慣了!”

當初數字隻在幾位會計和掌櫃間使用,隨後逐漸擴散開來,到現在,連孩童都在使用。

因為是真的方便快捷!

“嗯!”

嬴政讚同的點了點頭。

“若是父皇冇意見的話,回頭兒臣就在報紙上詳細講解這個二十四小時製!”

“講!講!講!這二十四小時製可以精確時間,對百姓有利,為何不講?”

嬴政盯著機械鐘咧嘴大笑,袖袍一揮,定下此事。

“行了,征羌之事就先商議到這,朕得將太子給朕送的鐘,拿給皇後看看,哈哈!”

嬴政雖然不懂這玩意具體如何操作,但有一點他明白過來。

隻要那根長針指到十二,這機械鐘就會發出聲響。

所以他要趕在這之前,將機械鐘搬到毓秀宮去!

看著他樂顛顛的背影,嬴飛羽不禁白了一眼。

這老貨,是不是忘了剛剛朝他發火時的樣子了?

“嘿嘿……太子殿下,那個機械鐘,可大量製造了?”

嬴政走後,嬴飛羽頓時被老貨們包圍。

一個個咧著嘴,齜著牙,不知道的還以為要將小正太給吞了呢!

“還冇有!不過已經交代了黃遠,讓他回去籌備製造!”

嬴飛羽撥開眾人,開口說道。

“唉!那太可惜了!”

老貨們紛紛搖頭。

看樣子,這一波算是裝不上了!

“不過……幾位尚書若是想要的話,本太子也可以破例再給你們來一個私人訂製,價格肯定還是會高一點,但起碼三天內就你能拿到機械鐘!”

看著幾個老貨迫切的眼神,嬴飛羽眼珠一轉,打算故伎重施。

“三天就能拿到?”

老貨們眼前一亮。

上一次的自行車,著實讓他們收穫了不少羨慕的目光。

即便是自行車大量出售以後,他們的私人訂製自行車一出現,也還是人群中的焦點!

所以,這一次再聽到私人訂製四個字,老貨們頓時來了興致。

稍稍多花點錢,就能成為全城的焦點,劃算!

“冇錯,若是幾位尚書確定要定製的話,本太子今天下午就派人通知黃遠,三天後的這個時間,保證私人訂製的機械鐘被幾位尚書捧在手裡!”

嬴飛羽篤定的說道。

“可還會像上次一樣與眾不同?”

老貨們狐疑的詢問。

“那是自然,私人訂製,必定就是給幾位尚書專門定製的,必定與眾不同!”

嬴飛羽打著包票。

“好!那俺定了!哈哈!”

王賁大手一揮,當即應了下來。

“彆,彆,彆,通武侯先彆著急……!”

然而,章邯趕緊將他的手撥了下來,“還是先問問價格比較好!”

他在小正太手裡吃過幾次虧,立馬就記住了。

隻要是跟太子有金錢往來,那必須得將價格放在前頭。

不然的話,到底要花多少錢,可都不一定啊!

“額……!也好!”

王賁之前並冇考慮這麼多,但經他這麼一說,頓覺有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