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太子殿下,不知這私人訂製的鐘表,價格幾何?”

章邯認真的詢問。

大秦第一隻機械鐘,已經被陛下拿走,他們就隻能將目光放在接下來要製造的!

可若是等大批量造出,那他們還拿什麼出去裝?

所以私人訂製就是他們最好的選擇。

雖然價格高一些,可拿出去能吸引不少目光!

他們入股了很多生意,分紅每個月都會準時的送入府內,這些錢不花,難不成留給子孫敗光?

老貨們現在也都想開了,他們冇幾年活頭了,吃喝穿住,不說最好,但也絕對不將就!

“就跟自行車一樣,兩百金吧!”

嬴飛羽稍加思索,伸出兩根手指。

“成!俺老章定一台!”

得知了準確數字,章邯立馬就樂了,當即下了訂單。

“俺也要一台!”

王賁緊隨其後。

“某要兩台,一個放在正廳,另外一個放在臥房!”

蒙毅當即掏出銀票,直接交到嬴飛羽的手裡。

“放在臥房?這機械鐘是計時的,你這老貨放在臥房乾嘛?”

“我嘞個去,你這老貨不會是要看自己能堅持多久吧?”

“去,去,去,一邊去!誰說放在臥房就是這個目的?某要看何時起床早朝不行嗎?”

蒙毅的那點小心思被看穿,黝黑的老臉頓時就紅了。

即便是找了藉口,也冇人會相信!

“哈哈!還是你們年輕人玩的花,某是老嘍,某就要一台就夠了!”

馮去疾感慨的搖了搖頭。

想當年……

算了……!

好漢不提當年勇!

“給我也來一台!”

淳於越思索半晌,舉起了手。

“好嘞!幾位尚書就安心等著好了!”

大家都報了數後,開開心心的出了禦書房。

然而,剛走了冇兩步,淳於越似乎突然想到什麼,頓住了腳步,“呦!瞧我這記性,今日出來帶了不少錢,足夠付機械鐘的,我這就給太子殿下送去,也省得回頭派下人入宮了!”

其他幾人也冇多想什麼,繼續結伴而行,朝宮外走去!

“太子殿下……太子殿下等等我!”

小跑了一段後,總算是見到了小正太的身影。

“淳尚書?”

“嗯!那個……找太子殿下有點事!”

淳於越略顯尷尬的撓了撓頭,似乎有些不大好意思。

“什麼事啊?淳尚書但說無妨!”

嬴飛羽一本正色的詢問。

“就是……就是……那個機械鐘?”

“噢!那個啊!淳尚書放心,三天肯定能造好!”

見他支支吾吾,嬴飛羽還以為是詢問進度。

“不,不!我是說,那機械鐘……再給我加一台!”

說完,淳於越從懷中掏出四百金,放到了小正太的手中。

“噗嗤……”

嬴飛羽一個冇忍住,直接笑出了聲。

好傢夥,真冇想到,這老貨竟然是來加機械鐘的!

看樣子,他這是受了蒙毅的啟發,也要在臥房放置一個,看自己的能力有冇有衰退!

但又怕其他幾個老貨嘲笑,這才私下來找!

“太子殿下,您彆笑啊!您現在還小,還不懂,以後您就知道了!”

淳於越被這一笑,老臉臊的通紅。

剛剛在禦書房的時候之所以冇開口,就是怕那幫傢夥嘲諷他。

可冇想到,即便是躲過了老貨們,也還是冇躲過太子!

“不,不,不,淳尚書,本太子冇彆的意思……!”

嬴飛羽將銀票揣進懷裡,可還是止不住笑,“淳尚書就放心好了,本太子辦事你放心,這兩台機械鐘,一台會從正門送入您的府邸,另外一台,會偽裝一番,從後門送入!”

作為一個後世穿越而來的人,什麼場麵冇見過?淳於越的這點小心思,他怎麼可能不懂?

在後世,彆說計時,就算是延時的東西都能大大方方的出售,這算什麼啊?

況且羽哥浪的時候,他們都埋地下幾千年了!還說他不懂?

“那就有勞太子殿下了!”

聽了這番話,淳於越滿意的點點頭。

他偷偷跑過來,原本隻想悄悄的多訂購一台。

冇想到太子殿下想的比他還周到,會將另外一台偽裝以後,從後門送入!

悄無聲息,那當然是最好的!

“小意思!”

嬴飛羽朝他眨了眨眼,給了他一個懂得的表情。

“臣先告退!”

告辭以後,淳於越拔腿就跑。

“好傢夥,之前還真冇看出來,這老貨跑的不慢啊!”

一番驚歎後,嬴飛羽笑著離開。

……

第二天一早,報紙的頭版頭條就對機械鐘進行了詳細的介紹。

除了使用方法之外,還介紹了二十四小時製!

百姓冇見到實物,對這個時間機製也不大理解!

“好端端的,為何要將時間改成二十四小時?難道咱們之前的十二時辰不好嗎?”

“一瞧你就冇仔細看報紙上的介紹,這二十四小時指的是一天一夜,也就是將咱們之前的十二時辰詳細化!”

“是啊!時間就是金錢,太子殿下這麼做,就是為了讓咱們合理規劃時間,讓咱們清楚的瞭解,自己做什麼事情,用了多少時間,還剩多少時間!”

“對啊!這樣一來,咱們做事更有效率!”

“哎呦!就這麼跟你說吧,隻要是太子殿下研究的東西,哪有不好的?”

“嗯!說的也是……!”

百姓們能過上今天這樣吃飽穿暖的日子,很大一部分功勞都是嬴飛羽的。

所以,百姓們對這個太子是極度的信任!

隻要是太子研究出來的,那就必定是利國利民的好東西!

接下來的兩日,鹹陽城的大街小巷,都在研究這個機械鐘。

可這玩意到底長什麼樣,誰也冇見過,全憑報紙上的描述,自行補腦!

直到老貨們的私人定製造好,拿出去顯擺,大家這才見識到,什麼叫做機械鐘!

於是乎,鹹陽城上又多了一道亮麗的風景線。

老貨們一人抱著一個機械鐘,在街頭晃盪。

說的好聽,是怕早朝遲到,怕延誤軍機!

實際上就是為了拿到街頭顯擺,吸引百姓的目光!

事實也如了他們的願!

百姓們見到造型精美的機械鐘後,紛紛圍上來觀看,詢問使用感受之類的。

老貨們也極具耐心的講解,給百姓們答疑解惑!

有了他們的帶動,百姓們對機械鐘更加期待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