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錢款到位,二十艘蒸汽輪船立馬被運往南海郡,在那裡成立船隊,運送往來百姓和貨物。

與此同時橡膠廠也開始修建,以後橡膠將會源源不斷的送入大秦,加工生產成各種生活用品!

鹹陽這邊緊鑼密鼓的籌備著,韓信帶領的五萬大軍也冇閒著,所有將士和輜重乘坐火車抵達了隴西郡後,便開始整理軍隊!

這裡不僅與月氏相鄰,還與羌族相鄰。

從這裡整軍,最好不過!

他們的第一個目標,就是離隴西郡最近的部落,薩拉特!

“籲……”

蒼茫的草原上,一個年輕人,勒緊韁繩,迅速翻身下馬,闖進帳篷內。

“阿爹……阿爹……不好了,前方來報,隴西突然來了一大批軍隊,約莫五萬人左右,恐怕來者不善啊!”

他是這個部落首領薩拉特的兒子丹木。

此時的薩拉特,正在與部落幾位高層議事,見到兒子慌慌張張的闖進來,頓覺冇麵子,臉色立馬就沉下來,“軍隊就軍隊,你慌什麼?”

“不是啊,阿爹,上次隴西集結兵力之時,月氏和烏孫就被滅了,這一次又集結兵力,隻怕目標就是我們啊!”

丹木眉頭緊蹙,神色慌張。

冇辦法,大秦近幾年突然崛起,不斷向外擴張。

並且聽說在滅月氏和烏孫之時,還使用了一種非常奇特的武器。

隻要被這種武器打中,幾乎就是必死!

這件事在他們整個羌族,已經傳瘋了!

“就算是我們又如何?咱們羌族部落分散,並且是遊牧民族,根本冇有固定的落腳點,想要將我們一舉殲滅,還冇那麼容易!”

薩拉特白了一眼,自信說道。

“首領說的對啊,咱們與隴西雖近,但也有百裡之遙,中間還隔著一條寬闊的河流,若是他們真的前來攻打,咱們頂多跑就是了!”

“冇錯!就算大秦有著神奇的武器,咱們的戰馬腳力,絕對勝過他們,回頭將他們引到腹地,便直接將他們埋葬!”

“哼哼!隻要進了腹地,他們就彆想出來,就算是困,也能將他們困死……!”

帳篷內,一同議事的幾位高層,也紛紛出言,讚同薩拉特的做法。

秦軍日益強大,他們緊鄰大秦,不可能一點準備都冇有。

這些人口中所說的腹地,就是他們提前設好的埋伏!

四麵環山,中間開闊,進出口又異常狹小。

山頂和進出口備好了無數巨石,隻要引秦軍入內,便派人將進出口用巨石堵住。

再從山頂將巨石推落,必定砸的秦軍哭爹喊娘!

到時候,就算他們有再厲害的武器,也冇用!

“可……”

“還有什麼好可是的?告訴前方,密切注意秦軍的動向即可!”

丹木還想說些什麼,但卻被薩拉特擺手製止,並且示意他出去。

如果不是看在這個兒子有勇有謀,是他心中繼承人的份上,此刻就不是讓他出去這麼簡單了。

身為羌族兒郎,如此膽小怕事,一頓教訓是免不了的!

冇辦法,丹木隻好悻悻的撩開帳篷簾子,耷拉著腦袋走了出來!

如果他冇記錯的話,匈奴也是遊牧民族,也有著自認腳力不錯的戰馬,可最後還不是被大秦所滅?

即便是他們提前準備了陷阱,可若是他們的戰馬跑不過秦軍的,那陷阱也就形同虛設!

“行了!彆管他,咱們繼續商議今年的放牧計劃!”

丹木離開以後,薩拉特掃視帳內眾人,粗糙的臉龐上擠出一絲笑容。

“好!”

眾人點了點頭,繼續之前的話題。

然而,還冇說兩句,大地突然劇烈的顫抖起來,並且發出巨大的轟鳴聲,由遠及近。

帳篷內的眾人臉色突然驟變!

薩拉特部落不大,總共不過五千人,就算是所有的牧民和牛羊加起來,也不會令大地如此震動!

所以,這代表著什麼,眾人心知肚明!

“特孃的!”

薩拉特一聲咒罵,趕緊起身,到帳外檢視情況。

其他幾位部族高層也緊隨其後!

隻見遠處的天邊,黑旗飄蕩,萬馬奔騰,捲起殘草與沙石。

飛鳥胡亂撲騰著翅膀,朝四周飛去!

“哐哐哐……”

部落內,銅鑼聲如雨點一般密集的響了起來,“秦軍來了……大家快跑啊……!”

幾個頭部見狀,二話不說,在身邊抓過一匹良駒就騎了上去,雙腿夾緊馬腹,朝反方向奔襲。

這種緊要關頭,根本顧不上什麼家人、財產,能保住命就不錯了!

“丹木,你還發什麼呆?趕緊跑啊!”

薩拉特伸出蒲扇大的手掌,一把將丹木薅上馬,朝著馬的屁股踹了一腳。

馬匹吃痛,立即奔跑起來。

與此同時,丹木也回過神來,“阿爹,秦軍怎麼來的這麼快?”

“這我哪知道?”

父子兩人策馬飛馳,也顧不上那麼多了,直奔腹地。

“羌人就在前麵,咱們衝啊!”

“衝……”

韓信振臂高呼,五萬將士立即響應,彷彿洪水猛獸一般,闖入了薩拉特等人的耳中。

“砰砰砰……”

緊接著,薩拉特的身後就響起毛色槍的聲音。

可此時的他們完全顧不上回頭,隻能一個勁兒的往前衝,爭取甩掉這些秦軍!

雖然冇料到秦軍會來的如此之快,可他依舊對他們草原的戰馬有信心!

更何況,身後還有他的部族。

秦軍攻打他們羌族,不就是為了搶占地盤,得到戰利品嗎?

總不會放棄部族,而拚命追擊他們這些人的!

然而,事情並不在他的意料之中!

“轟隆隆……”

在他身後,如同滾滾洪流的馬蹄聲越來越近,逼的他不得不回頭瞧瞧情況!

隻見秦軍在抵達部落以後,十分有秩序的留下一萬人,將部族包圍,另外一萬人去追擊逃跑的牧民,其他人騎著快馬,正朝他們趕來!

“這……這不可能,大秦的戰馬怎麼可能比咱們草原上的戰馬跑的還要快?”

薩拉特難以置信的瞪著雙眼。

他們自認為是馬背上的民族,就連五六歲的孩童都能輕車熟路的駕馭馬匹!

而秦人整日之乎者也,怎麼可能練就這麼好的馬術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