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們可有派人調查,打你們的到底是什麼樣的孩子?”

趙成皺著眉頭,掃視屋內三人。

“查了,都說不認識,不過有人看到他帶著幾個人到章邯對麵的一個府邸去了,還有人看到他們好像由章邯帶領到了一個作坊,最後進了皇宮!”

衙役將打聽到的情況如實稟報。

“少府章邯?”

“去了他對麵的府邸?”

“噝……?”

聽完衙役的話,趙成將這些線索都串聯到一起,猛然間就想起一人。

小公子,嬴飛羽!

嬴政剛回宮那日王賁就說過,這小子能空手拉犁,第二天又空手擰精鐵,將伯遠那老貨嚇的不輕,想必力氣應該是不小!

似乎章邯那老貨之前輸給那小子一套宅子,好像就在他府邸對麵!

冇錯,應該就是那小子!

難怪今日早朝的時候不在,原來是跑到鹹陽城裡了!

也就隻有他那樣的身份纔敢將閻樂打成這個德行!

哼哼!

正愁冇把柄搬到這小子呢,這不就送上門來了?

無故毆打朝廷命官,這下夠他喝一壺的了!

想到這,趙成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!

“叔叔,莫不是您知道那小子是誰?”

看著趙成的表情變化,閻樂情緒激動,強撐著身子想要起身。

可下身受傷嚴重,實在是坐不起來,最後又倒回榻上!

“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,應該是陛下這次東巡帶回來的孩子,嬴飛羽!”

趙成眯著眼睛,心情瞬間就好了幾分。

這次若是能將那小子扳倒,那麼,他所提出來的建議可就全都作廢了!

“叔叔是說……那小子是陛下的孩子?是公子?”

這個結果閻樂是真冇想到。

怎麼就那麼巧,搶個漂亮新娘,就被宮裡的皇子碰上了?

“哎喲……!我怎麼這麼倒黴啊,這頓打看樣也就隻能認了!”

自知報仇無望,閻樂再一次鬼哭狼嚎起來。

“認?憑什麼認?在咱們秦律裡,皇子犯法也一樣要懲處!你放心,待會我便去聯合其他大臣,明日早朝,一同聯合狀告那小子,為你報仇!”

趙成袖袍一甩,下定了決心。

“多謝叔叔,多謝叔叔,等我病好了,定為叔叔馬首是瞻!”

聽了這話,閻樂趕緊道謝。

就連他都冇想到,這個叔叔竟然肯幫自己到陛下麵前狀告皇子!

“行了,你好好休息吧,保不齊明日還要上朝作證!”

撂下一句話,趙成轉身就離開了。

“啊?上朝作證?”

閻樂馬上就傻眼了,“這……我這……怎麼去上朝啊?”

他現在連動都動不了,更彆說是到宮裡上早朝。

趙成可不管這些,他的目的就是小正太。

出了縣令府衙,立馬就去找李斯等人。

“好訊息,天大的好訊息!”

所有人都聚齊以後,趙成笑道。

“我說趙大人,你可知現在什麼時辰了?我們都睡下了!”

李信打著哈欠,表情略顯不滿。

其實現在並冇有很晚,也就剛過辰時,隻不過他們明日要起早上早朝,所以習慣了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隻要冇有特殊的約定,基本天一黑就熄燈睡覺!

當然了,若是有約好的花酒,那肯定是要喝的,就算第二日頂著熊貓眼去早朝也無所謂!

“是啊,有什麼事就不能明日再說嗎?”

馮劫雙手揉著腦袋,顯然是剛被彆人從被窩裡撈出來,十分難受。

“這件事還真等不得明日……!”

趙成神秘一笑,繼續說道:“你們可知嬴飛羽那小子今日去了哪裡?”

幾人原本打算今日彈劾行為不檢,耽誤阿房宮進度的,冇想到那小子竟然不在,最後也冇彈劾成!

“一個宮外來的野孩子,不守朝規,誰知道又跑哪野去了!反正也彈劾不成,去哪也無所謂了!”

李信可冇興趣管一個奶娃娃,愛哪去哪去!

“難道那小子惹禍了?”

身為丞相的李斯頭腦活絡,立馬就明白了趙成的意思。

大晚上將他們都叫到一起,肯定不隻是為了讓他們猜一個孩子的去向。

必然是有了什麼大動作!

“啪啪……”

趙成笑著拍手,臉上的皺紋足以夾死一隻蒼蠅。

“還是丞相大人洞悉一切,那小子今日在鹹陽城內動手打了鹹陽縣令,並且放走他剛納的小妾!”

“什麼?”

聽了這話,其他幾人立馬來了精神。

也不打哈欠了,連頭都不疼了!

好傢夥,那小子竟然敢在鹹陽城內打縣令?

這罪名可不輕啊!

“你們冇聽錯,那小子不知為何跑到了鹹陽城,將閻樂打成重傷,現在還像個豬頭似的癱在家中!”

趙成將自己知道的情況全部講了一遍。

“哈哈哈,正愁冇那小子的把柄呢,他自己就送上門來了!”

“這要是不彈劾,都怪我們嘴懶!”

“可不,老夫身為禦史,必須將此事上奏陛下!”

……

馮劫、李信等人樂的嘴丫都咧到耳朵根了。

“可為何那小子會無故毆打閻樂?”

在眾人都為此高興之時,李斯還是捋著鬍鬚,冇見到一點笑模樣。

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!

“還能為什麼,小孩子調皮唄,想要在彆人麵前一展身手!”

李信很自然的脫口而出。

“是啊,那小子在宮裡連伯遠這個老師都敢嚇唬,到了宮外,還有什麼是他不敢的事情?”

馮劫第一個看不慣小正太。

不為彆的,就因為他現在已經五十歲出頭,鬚髮花白,一旦施行退休政策,他首當其衝!

那小子剛到宮裡就為大秦帶來了不少利國利民的東西,若是在朝中站穩腳跟,提出的建議陛下肯定會采納。

所以一定要儘快找到那小子的錯處,趁他還冇在朝中形成氣候,推翻他的觀點會容易許多!

“對,這件事我已經打聽清楚了,確實是那小子乾的無疑!”

趙成篤定的說道。

“這……?”

李斯端起手邊的茶盞,喝了一口,還是猶豫不定。

“丞相大人,這件事證據確鑿,閻樂此刻正躺在家中,若是不趁熱打鐵,耽擱久了那小子肯定不會承認的!”

“冇錯,好不容易找到那小子的把柄,我們一定要抓住!”

“不如咱們明日早朝便彈劾,讓閻樂帶著眾衙役上朝作證,保證能扳倒那小子,搞不好還得再給他扔回雲陽!”

……

幾位大臣口徑一致,定要把握這次機會,唯有李斯還在猶豫。

“丞相大人忘了嗎?那小子除了提出退休製,可還向陛下進言了三省六部,隻要退休製實行以後,下一步可就是廢除你這個丞相,改用三省六部了!”

趙成適時的給了李斯一針強心劑。

果不其然,聽了這話,李斯頓時抬起頭,眼神堅定。

“好,那就明日早朝,彈劾小公子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