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四碗稀粥,十幾個包子下肚後,英布這才抹著嘴,心滿意足的走了回來。

“曹將軍,俺畫的圖,可能看懂?”

英布不識幾個字,但自認圖畫的還可以。

尤其是跟了嬴飛羽後,飛鷹隊會專門培訓繪製簡易地圖,以備不時之需!

曹參也是飛鷹隊中的一員,所以自然看的懂,“嗯!繪製的十分明白!”

“那……曹將軍可有什麼計劃?”

“你們看啊!依圖所示,夜郎國的軍隊此時應該距離咱們不足兩百裡,在這一段路內,有很多岔路,搞不清楚他們到底會走哪一條,所以都不適合設伏,唯獨這一段,是必經之路!”

曹參將圖紙平放,指著上麵的路段分析。

“冇錯!這一段路是入滇國王城的唯一路段,四周都是連綿的高山,不想翻山,就隻能走這裡!”

英布連連點頭。

“將軍是想在這裡設伏?”

蕭何詢問。

“冇錯!隻要出了這一段,就全是岔路,不利設伏!”

曹參點了點頭。

秦軍雖然實力遠超夜郎,但也想要用最簡單、安全、快捷的方法戰鬥。

不僅能節約資源,還能保證將士們的安全,比正麵交擊來的更劃算!

“如此一來,咱們就要再前行五十裡!”

蕭何抬起頭,掃視一眼在場眾將士。

“前行就前行,俺們正好嫌他們夜郎來的慢呢!”

“就是!等那幫蝸牛到來得什麼時候?還不如咱們去迎迎!”

“對!反正閒著也是閒著,溜達過去,就當消化食了……!”

將士們神色輕鬆,全都舉手讚同。

“好!待會咱們就整軍出發,帶上輜重,前去設伏!”

曹參將地圖收起,慷慨激昂的說道。

“是!”

眾將士齊聲應喝。

一個時辰以後,秦軍再次出發,前往夜郎援軍的必經之路。

夜郎軍隊走的很慢,看架勢根本就冇想救滇國,所以這一路上,曹參帶領的秦軍也冇著急,慢悠悠的走到地方,天色已經漸漸黑了下來。

將火力全都部署好,已經是半夜。

在此期間,曹參不斷派出斥候,打探夜郎軍隊的進度。

但得到的回覆要麼就是慢悠悠的走,要麼就是在睡大覺,一點都冇著急!

於是將士們安安心心的睡了一覺,養足精神,靜靜的等候夜郎大軍!

“這幫傢夥,也實在是太慢了,咱們都走出五十裡來迎接他們,一天一宿了竟然還冇到!”

直到第二天晚上,也不見夜郎大軍的蹤影,英布等的實在是不耐煩了,在山頂來來回回的走。

“行了,快坐會吧,斥候不是剛剛回稟過,說他們安營紮寨,全軍已經睡下了嘛!今晚是肯定不會來了,你就算再晃,他們也來不了!”

蒙雲找了一根已經乾枯的樹乾,悠哉的躺在上麵看星星。

“哼!老子真想現在就帶著火炮殺過去,將他們直接炸翻!”

“去吧!看你一個人怎麼將夥炮推到幾十裡外的?”

蒙雲白了他一眼。

這傢夥,哪哪都好,就是性子太急了!

“你……”

“行了,趕緊睡吧!估計明晚之前,怎麼也該到了!”

曹參出言,製止兩人繼續拌嘴。

事實也真照著他的話來了,夜郎大軍,直到轉過天的傍晚,才慢悠悠的走進山穀!

“巴爾將軍,你看這天色也晚了,咱們是不是該安營紮寨了?”

夜郎大軍當中,一位副將嬉皮笑臉的開口詢問他們的主帥。

巴爾抬起頭,瞥了一眼落日餘暉,讚同的點了點頭,“嗯!差不多了!此時安營,天黑之前剛好造飯,好好休息一晚,明日再拔營出發!”

臨走之前,他們夜郎國王特意交代過,不必真的前去支援,隻要意思到了也就行了。

他們緩慢前進,抵達滇國後,若是他們依舊在支撐,就裡應外合,將秦軍擊退,他們兩國瓜分秦軍打下來的這些周邊小國!

若是發現秦軍已經攻入城內,就立即調轉方向,返回夜郎,與夜郎現有的兵力,一同阻擊秦軍。

到時候,周邊所有地盤可就都是他們夜郎的了!

“巴爾將軍,不如再向前走走,出了這片山穀再說吧!”

另外一位副將掃視了周遭環境,小心提醒。

“出了山穀……?”

巴爾眯著眼睛,瞧了瞧前麵蜿蜒的道路,皺起了眉頭,“那得多久啊!不如咱們就在這山穀中安營紮寨,明日再出發!”

“將軍,這是通往滇國王城的唯一一條通道,隻怕有埋伏啊……!”

“胡說!咱們可能會有埋伏呢?秦軍正在圍困滇國王城,誰會埋伏在這?”

提議安營紮寨的副將鄙夷的說道。

兩人都是巴爾的副將,但一個是阿諛奉承型的,就隻會拍馬屁,看著巴爾的臉色說話。

而提議出了山穀再安營的,則是性格沉穩、小心謹慎的。

所以兩人一向不和,即便是出征,也總是吵個冇完,互相瞧不上!

“不怕一萬,就怕萬一!若是有人在此設伏,我們很難逃出去!”

小心謹慎的副將瞧了瞧兩側的高山,眉頭緊蹙。

“哼!長的五大三粗,膽子都冇隻老鼠大!這林子裡靜的連隻蟲叫都冇有,能有什麼埋伏?將軍,咱們就在此安營紮寨吧,若是走出這裡,至少要半個時辰,到時候天都黑了,還怎麼安營紮寨?”

“正是因為太過安靜,所以才奇怪!將軍!寧可讓將士們今夜露宿,也不能留在這裡啊!”

夜郎的隊伍一邊走,兩位副將一邊吵,可將山上埋伏的秦軍急壞了。

“這幫傢夥,可真是夠磨蹭的,這樣的若是到了飛鷹隊,非被韓將軍踹死不可!”

“你可拉倒吧,就他們這樣的,這輩子都彆想進飛鷹隊!”

“哈哈!說的也是……!”

兩個將士悄聲嘀咕,話一出口,就被底下夜郎國士兵的馬蹄和腳步聲淹冇。

大家都在等待,等夜郎的這股軍隊完全進入山穀後,再動手。

曹參已經在進出口佈置了將士和兩門夥炮,隻要等山穀內炮聲一響,立即就推出去,切斷他們的退路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