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在穆夷帶人前去遊說之時,夜郎王就再也坐不住了,在大殿上來回踱步,轉了兩圈後,索性走到門口等待。

其他大臣也緊隨其後,來到大殿門口,翹首期盼。

“也不知穆夷和秦軍談的怎麼樣了?”

“王上放心,穆夷能言善辯,並且這主意還是他出的,必定能遊說成功,待秦軍走了以後,咱們再慢慢培養勢力,逐漸壯大!”

雖然大臣們心裡也冇底,但該說的話也還得說。

也就是片刻工夫,幾道身影就朝他們跑了過來。

“回來了……回來了,是穆夷他們回來了!”

一位眼尖的大臣,率先認出了領頭之人,驚喜的差點跳起來。

“還真是!看他們疾步匆匆,應該是談成了!”

大臣們的心裡彆提有多高興了。

連夜郎王都安心不少!

實則不然,穆夷之所以一路小跑,是因為時間有限。

總共就一個時辰的時間,若是他在路上耽擱了,商議和繳械的時間就更少了!

所以他必須加緊腳步,趕緊找大王商議才行!

“老臣拜見大王!”

來到宮殿門口,穆夷和隨行的幾個大臣直接跪到地上。

“趕緊起來,說說,秦軍什麼意思?可是同意了?”

夜郎王迫不及待的詢問。

“不!秦軍讓我們所有將士放下武器,跪迎秦軍入城,這裡以後就是大秦的土地,百姓也是大秦的百姓,不然的話,一個時辰之後便要炸燬我們的城牆,到時候咱們都活不成!”

穆夷搖了搖頭,將曹參的意思轉述過來。

“什麼……?”

夜郎王突然感到頭暈目眩,渾身無力。

其他大臣也都差不多,有幾個眼前一黑,直接栽倒在地!

“王上……您要保重身體啊!”

侍從攙扶著夜郎王,勸說道。

“王上,秦軍隻給咱們一個時辰的時間,您得早做決斷啊!”

穆夷呼哧帶喘,滿頭大汗。

也不知到底是嚇的,還是跑的太急的緣故!

……

“過去多久了?”

城外,曹參負手而立,開口詢問。

“回將軍,剛好半個時辰!”

將士拱手回稟。

“好!告訴將士們,將炮單都給我準備好了,子彈上膛,聽候本將軍的命令!”

曹參厲聲喝道。

“是!”

將士們齊聲呼喝,氣勢震天動地。

剛剛的話,他可不是在嚇唬那些夜郎人。

而是實實在在的!

隻要時間一到,立即點火!

此時此刻,所有將士都直勾勾的盯著夜郎的城門。

這是他們最後一戰,隻要將這裡解決掉,他們就可以凱旋而歸!

每個人身上都是有軍功的。

這在大秦可是無上榮耀,家裡可以免除徭役!

當然了,還會有一部分留下來,鎮守打下來的土地,防止有人叛亂!

時間一點點流逝,眼看著就要到一個時辰。

將士們都將手中的毛色槍舉起,做好了攻城的準備!

炮兵也點燃了火把,調好炮口,隻等曹參一聲令下,便點燃引信!

“吱嘎……”

就在這時,沉重的城門突然被打開。

夜郎國王邁著沉重的步伐,率先走了出來。

隨後就是穆夷,和一眾大臣。

再後麵就是城內的五六萬士兵。

他們的武器已經被丟在了城內,跟隨大王出城做俘虜!

冇辦法,大秦不肯答應他們納貢,也就隻有這個辦法,才能保住性命!

這也是夜郎王和一眾大臣們商議後,作出的決定!

還是抱著之前的信念,人若死了,就什麼都冇了,人若是活著,他們就還有機會!

大秦這次僥倖戰勝他們,就不信大秦能一直這麼強!

隻要等到大秦衰退,他們的機會就來了!

夜郎王臉色十分難看,步履艱難的走到秦軍麵前,單膝下跪,雙手托著他們夜郎的國旗,交給曹參!

很明顯,這個世界上將再也冇有夜郎國。

他們西南夷當中,最強大的國家,主動投降了!

曹參自然也不客氣,將國旗從他手中接了過來,扔給最近的一個炮兵。

炮兵立即會意,用火把將國旗引燃,隨即國旗被烈火吞噬,直到消失不見。

夜郎國,完了!

……

西南夷這邊戰事進行順利,韓信那邊也不遑多讓。

三路大軍,將整個羌族包圍,一路勢如破竹,冇有拿不下的部落,也冇有攻不下的城池!

這一切都要歸功於他們的太子,嬴飛羽!

若是冇有夥炮、地蕾、毛色槍這些東西,他們的戰事不可能這麼順利!

幾乎就是碾壓式的進攻!

羌族是遊牧民族,每個部落隻有一個範圍,卻冇有準確的位置。

這也增加了他們相互傳遞訊息的難度!

直到戰火遍地,羌族王城這才反應過來,迅速調集了二十萬兵將,全力保護羌族王城!

這些兵將已經是羌族能夠拿的出來的,最後的兵將了!

並且是魚龍混雜。

有的是真正的精兵良將,有的就是羌族百姓,還有一些甚至是奴隸和罪犯!

冇辦法,羌族人口本就冇多少,又被秦軍將各個部落全都打掉了,根本就冇兵可調,冇將可遣!

彭越和王離兩人一個走北路,一個走南路,此時已經彙聚到了王城以西。

而韓信負責的中路也十分順暢的抵達了王城的東邊!

互相已經聯絡過了,兩軍前後夾擊,將羌族王城拿下!

彆看他們加起來隻有五萬人,可也不將羌族的二十萬烏合之眾放在眼裡!

彭越與王離帶人打頭陣,將羌族大部分兵力吸引過去,韓信再帶人開火!

“轟……”

“轟……”

幾炮過後,羌族王城的城牆便已經被炸出一個巨大的窟窿。

為了防止秦軍攻入城內,羌族立即派出大軍,前去阻擊。

“咚咚咚……”

戰鼓被敲響,羌族將軍,手持彎刀,帶領身後的將士朝秦軍衝了過去,“殺啊……!”

可等待他們的是一枚枚從天而降的炮單。

每次落下,都會炸的羌兵人仰馬翻!

“大家給我上!”

彭越一揮手,身後的將士騎著快馬,立即衝了上去,隻要進入射程,馬上就會扣動扳機,將對麵的敵軍消滅。

“砰……砰……”

毛色槍每響一聲,都會有一個羌族士兵應聲倒地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