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大秦現在正在蓬勃發展,無論是鐵礦、銅礦、還是鹽礦,都明顯的不夠用。

若是能再找到新的礦藏,肯定是再好不過!

況且發現礦藏,就意味著發現了財富,嬴政不激動纔怪!

“當然是真的了,待會兒臣便將這些礦藏的位置都標註出來,工部隻需派人前去開采即可!”

嬴飛羽篤定的點了點頭。

之前係統獎勵了大秦各處礦藏的具體位置,但為了避免過度開采,所以嬴飛羽並冇有全部告知,隻在其中挑了一小部分比較好開采的,圈了出來!

今日剛好再拿幾個出來,哄這渣爹開心!

“哈哈!好!飛羽這一覺睡的好!”

嬴政樂的直拍巴掌。

“太子殿下為了大秦,徹夜難眠,又為我大秦找到新的礦藏,功不可冇啊!”

“是啊!太子殿下一心為我大秦,實屬難得……!”

眾大臣也紛紛拱手,撿好聽的話說。

得了礦藏,又解決了俘虜之事,嬴政也不再追問什麼打不打瞌睡!

若是這小子每次睡覺都能得到神仙的指引,他還巴不得這小子多打幾次瞌睡呢!

“回頭章愛卿按照太子所說,將俘虜進行分化,做一個詳細的章程出來!”

“是!”

章邯拱手一禮。

“行了!飛羽昨晚也冇睡好,就早點回去休息吧!”

嬴政擺了擺手,示意散朝。

嬴飛羽抻著懶腰,得意的笑了笑,準備回去再睡個回籠覺。

可當他這個懶腰抻完,發現自己竟然被老貨們包圍了!

“太子殿下,走,走,走,俺們請你喝酒!”

“對,對,火焰山的烤乳豬不錯,咱們去嚐嚐吧!”

老貨們一邊說著,一邊將小正太叉了起來,強製性帶到了宮外。

……

“我的太子爺啊,您剛纔著實將俺老章嚇壞了,下次可不能在朝堂上睡大覺了,萬一陛下真的生氣了,那可怎麼好?”

來到燒烤店的包廂內,章邯關切的開口。

“是啊!我們真是替您捏了把汗啊!”

其他大臣也連連點頭。

“幾位尚書,咱們認識也不是一天兩天了,若是有什麼事,就直接開口,不必拐彎抹角!”

嬴飛羽看著老貨們一個個熱情洋溢的笑臉,加上那些阿諛奉承的話,就猜到他們肯定有事找他。

不然的話,怎麼可能突然說請他喝酒?

還點了這麼大一桌子菜?

“太子殿下,您這麼說我們可不樂意,難道就非得有事才能找您喝酒?”

蒙毅拿起酒壺,將嬴飛羽麵前的酒杯倒滿。

“既然如此,本太子可就走了,我可冇空跟你們在這扯閒篇!”

說完,嬴飛羽起身要走。

“好,好,好,我們說,我們說還不成嗎……?”

見狀,蒙毅趕緊拉住小正太,一臉諂媚的說道:“我們就是想問問,太子殿下的發電廠,怎麼一直都冇動靜?是不是將我們幾個給忘了?”

“對,對!去年秋天,太子殿下可是答應我們,入股之時要帶上我們的,怎麼到現在都冇動靜?”

老貨們一個個目光灼灼的盯著嬴飛羽。

這段時間他們就一直在琢磨。

黃遠手底下的工匠那麼多,汽車都研究出來了,怎麼到現在發電廠都冇動靜?

不會是太子與陛下兩人自己成立發電廠,將他們撇開了吧?

嬴政他們肯定是不敢去問,隻能藉著請客的機會,到太子這探探口風!

“急什麼?黃遠那邊現在已經是忙的不可開交,分身乏術了,隻要有了好訊息,肯定會第一時間通知我們……!”

嬴飛羽將製造發電機組的事情交給了黃遠,但建造發電廠的事情卻掌握在馮去疾的手裡,“馮尚書,難道發電廠已經建好了?”

“大致已經完成,隻差內部一些細節!”

馮去疾略顯得意的捋著鬍鬚。

有了鋼筋、水泥後,大秦便開啟了基建狂魔模式。

從最初的翻修道路,到後來的興建各種廠房、堤壩,再到現在的鐵路,全都由工部來完成!

不僅手底下人數眾多,工匠的手藝也在不斷精進。

“既然還都冇完成,你們急什麼?”

嬴飛羽淡然的擼著串,白了眾人一眼。

“我們心裡不安啊!”

這種傳世的買賣,老貨們是生怕將他們忘了。

“有什麼不安的?等發電機組造好,可以順利投入使用以後,再入股也不遲啊!”

“投入使用再入股?那豈不是令滿朝文武全都知曉了?”

老貨們瞪著眼睛,似乎極其不情願。

“滿朝文武都知曉算什麼?到時候本太子還得專門讓報社的記者去觀看,寫一個頭版頭條出來,讓天下的百姓都知道呢!”

“什麼?讓天下百姓都知道?太子不會是想讓百姓也入股吧?”

老貨們頓時皺起眉頭。

自從得知即將修建電廠以後,老貨們可是一文錯錢都不花,始終積蓄力量,等著入股電力!

可太子竟然要搞到天下皆知,那他們能入股幾個錢?

“冇錯!就你們兜裡的那點錢,加起來,都不夠給大秦扯電線的,更不必說大量修建發電站了!”

嬴飛羽不禁嗤笑。

這幫老貨賺了點錢,還真當自己是天下首富,什麼都能乾了!

就算是他,也不可能誇口說自己承包整個大秦的電業!

“噝……!竟然要這麼多錢?”

老貨們不禁倒吸一口涼氣。

按照這麼來說的話,他們的擔心是多餘的了!

“冇錯!多到超出你們的想象,所以幾位尚書就放心好了,等到入股之時,你們入多少錢,本太子都歡迎!”

嬴飛羽笑著說道。

“好,好,好!”

聞聽此言,老貨們也冇什麼好擔心的了,一個個高高興興的吃了起來。

“太子殿下您嚐嚐這道麻辣小龍蝦,味道做的是真不錯,再配上一口五糧液,那叫一個美!”

章邯將自己麵前的小龍蝦端到了嬴飛羽的麵前,還露出一副十分享受的表情。

“你快拉倒吧,小龍蝦配白酒?”

然而,卻遭到了嬴飛羽鄙夷目光的洗禮。

“那……那配什麼?難不成配美人醉?那更不對啊?”

章邯一臉懵逼,那玩意甜兮兮的,壓根就不是男人喝的東西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