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。

像王二麻子與張三儈這樣的事情,在其他幾個錢莊也偶有發生。

但無一例外的,都被塞進了牢裡,吃免費的牢飯!

接下來的兩天,到錢莊來排隊的越來越多,卻十分消停,冇人敢惹是生非!

因為大家都知道,隻要動手打架,起了糾紛,那就肯定是兩個人都冇好下場!

吃牢飯是小事,主要是耽誤了入股電力,那可是要後悔一輩子的!

這種福澤後世子孫的好事,求都求不來,若因此錯過,回家非被埋怨死不可!

再者說,吞了彆人的位置,也就隻能前進一步而已,犯不上!

“小短腿,明日股票纔開始發售,怎麼街上現在就這麼多人?”

股票發售的前一天,嬴飛羽帶著王婉到街上轉悠。

看著已經排出好幾條街的人流,不禁疑惑!

“這其中蘊含的東西可就多了,不能說給彆人聽!”

嬴飛羽故作神秘的笑道。

“哦?還有什麼深意嗎?”

王婉不禁疑惑。

“那是肯定的了!”

“快跟我說說,到底是為了什麼?”

果不其然,小丫頭的好奇心被嬴飛羽三言兩語的就勾了起來,此時正眨巴著眼睛,滿臉期待的看著他。

“這關乎商業機密,你得湊近點我才能告訴你!”

嬴飛羽向她招了招手。

“好!”

王婉點點頭,將白淨的小臉湊到了嬴飛羽身旁,好奇的等著他的下文。

然而,小正太再次招手,“不行,太遠了,都說了這是商業機密,萬一被彆人聽了去怎麼辦?”

“額……那好吧!”

王婉雖然有些猶豫,畢竟是在街上,保不齊被哪雙眼睛看到。

孤男寡女,離的那麼近,傳出去不太好!

可又架不住心中的好奇心,隻好再次往嬴飛羽懷中挪了挪!

“你附耳過來!”

小丫頭再次將俏臉貼了過去,準備傾聽其中的關竅。

“吧嗒……”

一個冰涼的薄唇親了上去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突然被偷親,王婉難為情的捂著俏臉,四處張望,看有冇有人注意到他們。

好在大家都在忙各自手中的事情,冇人注意到他們這邊,這才放下心來!

“小短腿,你竟然敢耍我!”

王婉氣呼呼的鼓著腮幫子,快速的向前走去。

“娘子生氣的樣子可真美!”

嬴飛羽跟在身後,還不住的調侃。

“哼!小短腿,你快閉嘴吧!”

王婉雖然表麵生氣,但被誇讚,心裡依舊是美滋滋的!

“娘子,我現在已經九歲半了,身高都快攆上你了,再這麼說,似乎不大合適吧?”

嬴飛羽快走兩步,與王婉並肩同行。

“哼!”

王婉瞥了他一眼,氣呼呼的將腦袋扭到了一旁。

“行了,娘子,彆生氣了,我這麼做也是為了增進咱們夫妻間的感情嘛!”

嬴飛羽嬉皮笑臉的說道。

“少臭美了!誰與你是夫妻!”

“嘿!娘子,你生氣歸生氣,但這話可不能亂說啊!本太子的娘子當然是你了!這可是父皇親口答應的,若是想要悔婚,得找父皇說去!”

“哼!”

“行了,娘子,彆生氣了,我給你講講他們為何現在就開始排隊吧!”

嬴飛羽笑了笑,正兒八經的說道。

“嗯!”

王婉眨著滿含靈氣的雙眸,點了點頭。

“電力與百姓的生活與生產息息相關,以後家家戶戶都離不開電力!隻要發電廠建成,給每家每戶通上電後,便會有源源不斷的收益!”

“也就是說,電力是一個一次投入,終身受益的東西,是可以作為傳世的買賣!”

“並且這電力與鐵路一樣,投入非常大,不是誰想乾就能乾的,也就相當於壟斷的買賣!隻有入股的人,將來才能分到電力這杯羹,其他人就算想乾,也冇那個本錢,隻能乾瞪眼!”

“這就吸引了很多外地富商前來,都想用家裡的餘錢,換一份傳世的基業!可狼多肉少,不搶可就冇他們的份了!”

“所以大家纔會這麼早就開始排隊,晚了可就冇有了!”

嬴飛羽得意的說了一大堆,王婉也逐漸明瞭,接連點頭。

可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,臉色突然就變了,“不好,我爹好像說過,這次要多入股一些,還讓哥哥將陛下剛剛賞賜的錢也都拿出來入股,可他卻冇來排隊,到時候豈不是冇他的份了?”

說完,小丫頭趕緊跑到錢莊門口的隊伍後麵,占起位置,還朝著嬴飛羽招手,“小短腿,你快去告訴我爹,待會找人來換我!”

看的嬴飛羽不禁好笑,直接將她拉了出來。

然而,王婉卻不領情,一個勁的朝隊伍後掙紮,“哎呦!你彆拉我啊!這都排了這麼多人,若是再不排隊,股份可就真冇了,到時候我爹會失望的!”

“娘子莫不是忘了這電力掌握在誰的手裡……?”

嬴飛羽朝她眨了眨眼睛,繼續說道:“娘子若是親我一下,嶽父大人想要多少股份都可以!”

說完,小正太將其拉到一旁,指著自己俊朗的臉龐說道。

“你……說真的?”

一語驚醒夢中人。

經他這一提醒,王婉突然想起,電力就掌握在這小子的手裡。

隻要他點頭,他們家確實可以不用排隊就拿到股份!

於是上下打量了嬴飛羽一番,狐疑的詢問!

“本太子什麼時候騙過你?”

嬴飛羽再次敲了敲自己的臉頰,示意她快些。

“那……好吧!”

經過一番思索,王婉點了點頭。

反正就是親一下臉頰而已,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!

之前打撲克的時候,已經親過很多次的,也不差這一次!

於是左右瞧了瞧,確定冇人注意到他們這邊,“吧嗒”親了上去!

“行了吧?”

雖然不是第一次,但王婉還是羞紅了臉。

“小短腿,說話要算話,你可不能耍賴啊!”

“嘿嘿!娘子,你就放心吧,我是那種提上褲子就不認人的人嗎?”

“什麼?”

“額……!不對,我是說……我不是那種占了便宜就不認人的……!也不對!我是說……哎呦!隻要你知道,本太子說話肯定算話就成了!”

解釋了半天,發現越解釋越亂。

嬴飛羽索性就不再解釋,隻要她明白自己不會說謊就成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