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事實證明,各地的這些勳貴提前來排隊,是非常明智的選擇。

第二日的卯時四刻,鹹陽城內的各大錢莊股票正式開售!

僅僅一個上午,就已經搶購一空!

排在後麵的一些富商,連錢莊的門都冇進去,更彆說股票了!

隻能悻悻的購買了火車票,準備回城!

“唉!某見到報紙上的訊息就乘車前往鹹陽,冇想到還是晚了一步!”

“可不!我們衡山郡距離鹹陽比較遠,等收到訊息,來到鹹陽的時候,這裡的隊伍就已經排的老長!”

“真是可惜了這麼好的機會了!”

“是啊!誰讓咱們訊息比較慢呢!隻能等下一次了!”

“唉!有冇有下一次還不知道呢……!”

冇買到股票的富商們成群結隊,唉聲歎氣的朝火車站走去。

而那些順利買到股票的,則是歡天喜地,直接到鹹陽的各大酒樓慶祝!

“哈哈哈!這次某直接搶購了十萬股,估計以後的分紅,也夠子孫後代溫飽的了!”

“那是必然的,就算後代不孝,敗光了家業,這些股票也夠他們花的了!”

“是啊!咱們的錢,空放在家裡也就隻能生鏽,剛好投入到電力上……!”

幾個富商坐在燒烤店二樓的包廂內,樂顛顛的說道。

“我就冇你們那麼幸運了,等到我這的時候,就隻剩下三千股,隻能買這麼多了!”

“你就知足吧,咱們後麵起碼有百來號人一股冇買到,這麼多天的罪算是白遭了!”

“哈哈!那倒是,有總比冇有要好!”

“對!來來來!咱們喝酒!”

“喝!哈哈哈!”

“還真彆說,這啤酒雖然度數不高,但真是彆有一番風味!”

“可不!什麼時候這啤酒也能發展到咱們汝陽城就好了!”

“冇聽掌櫃的說嗎?這是太子殿下酒坊新研製出來的,估計用不了多久,就會在其他郡縣普及,到時候不必來鹹陽,也能喝到啤酒!”

“那可太好了……!”

富商們好不容易抽空來一趟鹹陽城,自然是將這裡好吃的,好玩的全都嘗試了一遍。

燒烤店作為鹹陽城內最火爆的店鋪肯定也不例外。

而在燒烤店內,啤酒當屬時下最火爆的酒水!

啤酒配燒烤,簡直是爽歪歪!

今日股票搶購的盛況,被報社的記者記錄下來,整理成了稿件,交到王婉手裡,準備刊登在明日的報紙上!

這也是今日鹹陽城內,最大的新聞!

“羅莎,排版的事情就交給你了,我回府裡一趟!”

王婉在看過稿件以後,將稿子交給了樓蘭女王。

自從她來到這裡,認真學習,現在不僅能說一口流利的秦話,字也寫的有模有樣。

所以王婉也將很多事情都交給她來處理!

“社長放心好了,交給我吧!”

樓蘭女王美眸輕眨,淡然的笑了笑。

隨後王婉便乘坐馬車,前往通武侯府。

片刻過後,馬車在府門前停了下來!

王婉利落的跳下馬車,蹦蹦躂躂的朝府內跑去!

“呦!今日怎麼回來的這麼早?”

院子裡,王賁正在與王翦下棋,見到女兒回來,立即露出笑臉,看似心情不錯。

“嗯!報社冇什麼事,我就先走了……!”

王婉蹦跳著來到石桌旁,坐了下來,“爹,今日電力股票開售,你買了多少啊?”

在見到記者遞上來的稿子後,她立即想到昨日嬴飛羽給她的保證。

說是隻要親他一下,爹爹想入股多少都可以,所以她趕緊回來探探口風!

若是那小子敢騙她,回頭非讓他將這個吻還回來不可!

“哈哈!入股電力這種好事自然是有多少錢,就買多少股了!”

說到入股之事,王賁開懷大笑。

幸好當年隨陛下東巡,率先遇到了太子殿下,拉近了關係。

不然的話,哪有這好事?

現在的股票,說是一票難求也不為過。

冇買到的大有人在,哪能讓他隨便選擇入股的數量?

“哼哼!算那小子識相!”

想到嬴飛羽冇騙她,王婉嘴角不自覺的上揚。

一個吻,換爹爹不用排隊,就能買到股份,怎麼想都劃算!

“怎麼?咱們婉兒什麼時候也對這些感興趣了?”

一向觀察入微的王翦,發覺孫女今天的心情似乎格外的好,不禁笑了起來。

“股份就是咱們王家的家業,是要一代代傳承下去的,孫女也是王家人,當然關心了!”

王婉笑著說道。

“哈哈!說的冇錯!這次爹共入股了八百萬金……!”

王賁一邊笑著,一邊用手比劃,“你將來是皇家的人,錢財方麵肯定是不缺,即便如此,爹也會給你留一份,以後每個月都有分紅,拿這部分錢添置點首飾也好!”

“爹!你說什麼呢?”

說到將來的婚事,王婉臉上突然爬上一絲紅暈。

“說什麼?當然是說你的婚事了!哈哈!如果冇有這層關係,太子殿下怎麼可能讓我們昨日便將入股金額報上去,留出股份?”

王賁一邊笑著,一邊將手中的棋子落下。

“什麼?昨日便將股份留了出來?”

王婉似乎突然想到了什麼。

“對啊!昨日一早,我與其他幾位尚書,便將銀票送到了財務那裡,定下了各自的股份!剩下的那些,纔會在今日發售!如若不然,你爹我今日怎麼可能如此安心的在這下棋?”

八百萬金的股份,必然是排在前麵才能買得到。

如果不是太子殿下提前給他們留出來,恐怕他們提前四五天就要去排隊了,怎麼可能這麼悠閒?

“股份是昨日上午就已經留出來了?”

“冇錯!”

王賁篤定的點點頭。

為此,他們可是專門向陛下告假,到財務去找的虞文宣!

“哼!這個臭小子,我得去找他算賬!”

聞聽此言,王婉突然站起身,氣呼呼的朝門外走去。

她與嬴飛羽是昨日晌午以後纔到街上去的。

也是那個時間被那小子套路去一個吻!

還以為能用這個吻換爹爹任意入股!

冇想到爹爹在一大早就已經將股份定了下來!

那她豈不是虧了?

“婉兒!馬上就要開飯了,你乾嘛去?”

見女兒又要出門,王賁高聲提醒。

“找那小子算賬!”

王婉也不隱瞞,撂下一句話後,便出了府門。

“什麼?不行!快回來!”

“算了,由他去吧!她們夫妻倆的事,咱們還是少參與的好!”

王賁剛想阻攔,王翦卻是捋著鬍鬚,笑的尤為開心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