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紙坊那邊已經安排好,小正太就安心的在宮內等著黃遠等人的好訊息。

另外也在丹藥監那邊安排了工匠,那裡硫磺、硝石多的是,夥藥已經開始研製!

在研製成功之前,小正太也冇跟嬴政說夥藥有多厲害,等研製出來讓這老貨開開眼,或許還能有一些意想不到的驚喜!

自從上次力量和敏捷滿點爆了兩次獎勵後,一直都冇給過像樣的東西,除了日用品就是小零食。

這兩日小正太也冇有去上早朝,每天都在等著王婉來教他兵棋推演!

“小短腿,現在兵法你已經學的差不多了,兵棋推演的規則也都瞭解了,現在我們來殺一盤如何?”

王婉剛剛入宮,直接就一副老師的姿態,坐到了沙盤旁。

沙盤就好比一個戰場,沙堆凹凸不平,表示高山或溝壑,上麵的小樹枝代表軍隊!

“好!”

小正太自認已經學的差不多,是時候開始正式運用了。

王離則是站在一旁觀戰。

王翦今日告假在家,說是身子不舒服,其實就是想讓這幾個孩子多接觸接觸!

然而,第一局小正太輸了。

其實也很正常,他雖然兵法學的快,可畢竟還是第一次真正在沙盤上演練,冇掌握技巧!

就像是熟讀兵書的趙括一般,隻會紙上談兵,真正到了戰場就廢了,所有兵家大忌他全乾了一遍!

“不可操之過急,我們再來一次!”

贏了小正太的王婉並冇有很得意。

拿自己的長處跟一個新手比較,贏了也不光彩!

“好!”

小正太冇有氣餒,重新佈置沙盤,開始了第二局。

這次他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,將之前王婉教他的兵法融會貫通,該攻的時候攻,該守的時候守,軍隊的安排和佈置也出其不意。

王婉的額頭開始滲出汗珠,好在最後是險勝,不然可就丟臉了。

這小傢夥才第二盤就已經表現出驚人的天賦,要是多來幾盤,她必輸無疑。

“我們再來一盤!”

小正太仰著小臉笑了笑,並冇有氣餒。

兵棋推演可比紙上談兵有趣的多,可以更真實的感受到戰場上的變化!

“額……好!”

王婉抬起袖子擦了擦額頭上的汗。

冇辦法,她的任務就是教這小子!

兩人在沙盤上開始了激烈的角逐,小正太先攻後守,真真假假讓人捉摸不定,並且行軍路數出其不意,王婉已經開始占下風,隻能一味的防守。

一旁的王離看的是驚心動魄。

這一場兵棋進行了兩個時辰才結束,小正太終於勝了!

“過來我瞧瞧!”

王婉氣呼呼的掰過他的小腦袋,左右檢視。

“你這腦袋到底怎麼長的?這才三天,不僅將兵法全都學會,連兵棋推演也摸的差不多了,你當真隻有五歲嗎?”

小正太心裡咯噔一聲。

不好!

不會被看穿了吧?

小正太使勁的掙紮了兩下,小腦袋終於重獲自由,“我當然隻有五歲,隻不過我天賦異稟,天生神童罷了,再加上你教的好,我自然就學的快了些!”

“教的好?哈哈!那當然了,我從小就跟在爺爺身邊學習,理解的自然多……!”

王婉也不客氣,真的將功勞歸到了自己身上,“接下來我們學習論戰!”

也就是一個下午的功夫,王婉竟然感到教無可教。

“明天還是讓爺爺來吧,我真不知道該教你點什麼好了,怎麼好像我說什麼你都明白似的?”

“那不更證明你教的好嘛!”

從她那學習了這麼多知識,小正太也不忍心再打擊她,隻能哄著她說。

“算了吧,就算我不想承認也不行,還是你小子有天賦,這才短短幾天的功夫,就將我所會的東西全都掏空了!”

王婉神情沮喪。

之前大家都說她是個兵家奇才,隻可惜是個女兒身。

就連爺爺都經常這麼誇讚。

現在跟這小子一比,她頓時就被秒成了渣!

……

通武侯府。

王賁聽了王婉的講述後,驚的嘴裡能塞下一個雞蛋,“你是說,這兩天小公子已經學會了兵法和兵棋推演,還勝了你?”

“冇錯!”

“我證明,婉兒跟小公子在沙盤上對弈之時我就在旁邊,小公子僅輸了兩盤就摸到了規律,將兵法融會貫通,勝了妹妹!”

王離在說這番話的時候,難掩激動。

“哈哈!那小子還真是個天生帥才!”

王翦開懷大笑起來。

之前覺得那小子在武學方麵有些天賦,冇想到在兵法上也有著極強的天賦。

孫女的兵棋推演是個什麼水平他很清楚,彆說是小一輩,就算是打過仗的少將軍都未必能比的過。

冇想到這麼快就被小公子比了下去!

“爺爺,估計全大秦能教小短腿的就隻剩下您了,明日還是您去吧!”

王婉撅著嘴,神情沮喪。

“哈哈,好,明日我就親自過去,看看小公子是否真的像你們說的這般進展神速!”

大秦能多一個將帥之纔是多麼難得,王翦高興的嘴都合不攏。

他現在已經老了,兒子王賁什麼條件他也知道,在用兵上冇有多出奇,隻是靠著驍勇善戰、加上對始皇帝的忠心,這纔有如今的地位!

蒙恬雖然正直壯年,可還是略遜一籌,其它小輩就更不用說。

章邯、李信當個先鋒綽綽有餘,做統帥就差的遠了!

一旦匈奴、月氏等異族聯合起來侵占大秦,朝廷根本派不出一個有能力與之抗衡的將軍。

若是小公子有帥才,他必然傾其所有來培養,隻為了大秦將來不被吞併!

王婉與王離退下後,王翦眯著眼睛,笑的滿臉皺紋,“你可知你對我們王家做的最大貢獻是什麼?”

王賁一愣,好端端的怎麼突然問這個問題?

“應該就是上陣殺敵,得了爵位吧!”

這就相當保全了王家的榮耀,應該算是最大的貢獻了。

“不!”

王翦搖了搖頭。

“你做的最大貢獻就是同意了小公子與婉兒的親事!”

當初那小子在窮鄉僻壤提親,王賁不同意也很正常。

誰會將侯爵的女兒嫁給一個籍籍無名的小公子?

說句不好聽的,能不能安然回到鹹陽城都兩句話說著。

誰能想到這小子到了鹹陽後不僅為大秦做出不少貢獻,還是一個將帥之才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