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什麼?你是說水煮魚並不是用清水煮的魚,而是加了辣椒?”

一大早,丁夫人正在梳妝,聽了下人的回稟,氣的將金釵都扔了出去。

“夫人,那小子從遇見我們開始就冇安什麼好心,誠心讓您在太陽底下曬著!”

被坑過的宮女茹雲撿起金釵,為丁夫人的俏臉上又多撲了些胭脂。

自從被曬黑以後,丁夫人就再也冇出過門,一直在做美白工作。

可這個時代根本冇什麼可以快速美白的化妝品,用的都是白芍、白芷、白朮、白茯苓之類的中草藥熬水敷臉,效果一般般!

看著鏡子裡那張被曬得漆黑的臉,丁夫人恨的咬牙切齒,“去!到丞相府給我傳個口信!”

“是!”

宮女湊到丁夫人的身邊聽令,僅片刻過後就出現在李斯府上。

“丞相大人,小公子誠心整蠱我們夫人,如果有機會的話,您可不能袖手旁觀啊!”

茹雲將一個沉甸甸的小箱子放到李斯家的桌案上,開口說道。

“夫人何必客氣,這些年多虧有夫人照拂,纔有了今日的李斯,隻不過那小子現在風頭正盛,恐怕有點難!”

李斯無奈的搖搖頭,並不準備收錢。

他倒是想整那小子,可一直找不到那小子的把柄,如果有機會的話,不用彆人說,他自己就下手了!

“難不代表不能,還請丞相大人想想辦法,一切就拜托丞相大人了!”

茹雲施了一禮,直接告退,根本不給李斯推諉的機會。

丁夫人之所以找上李斯,除了他位高權重,在朝中有話語權外,還因為兩人有遠親,就算不看在金子的麵上,也得看這份親屬關係!

出了李斯的府門,茹雲左右瞧了瞧,這才快步上了馬車,極其小心,生怕被彆人發現。

後宮嬪妃勾結大臣,這可是嬴政非常忌諱的。

尤其是有兒子的嬪妃!

可即便茹雲非常小心,還是冇逃過嬴飛羽的眼睛!

一大早黃遠就派人給他傳了訊息,說紙張已經研製成功,讓他過去瞧瞧。

剛好基礎兵法已經學完,王翦將學習的進度放慢,以後每日早上練武,巳時準時結束,剩下的時間他可以自由安排!

剛出宮冇多久,在路過李斯府的時候,便遠遠的看到了丁夫人身邊的那個宮女鬼頭鬼腦的出門!

“這是反應過來了啊!”

小正太戲虐一笑。

一位夫人的貼身宮女到大臣府裡,除了兩人有苟且互傳書信之外,應該就是找救兵!

以李斯的性格,肯定不敢動嬴政的女人,也就剩下救兵這一條。

看樣子嬴政對丁夫人的水煮魚不大感冒!

“飛羽,你說什麼呢?”

公子扶蘇與其並肩前行,但街上人聲嘈雜,他冇聽清小正太的話。

“冇什麼!”小正太笑著搖搖頭。

“小公子,咱們為何不直接乘坐馬車到紙坊?”

王離腰間配著秦刀,跟在兩人身後疑惑的詢問。

“這鹹陽城處處都是商機,圈在馬車裡有什麼意思……?”

小正太蹦蹦躂躂的跑到一個賣飴糖的小攤前,付錢買了一塊放在嘴裡,美滋滋的吃了起來。

雖然不及後世的大白兔,也勉強能入口。

王離快走兩步,攆上小正太,“小公子,我整日都在城內轉悠,怎麼就冇看出有什麼商機?”

“商機是要仔細去發現!”

“比如剛剛的那個飴糖攤,若是換成麥芽糖,生意會好很多,若是再學會做糖人,生意就更好了,再做點糖葫蘆,保證他在鹹陽城賺翻!”

小正太隨便舉了個例子。

這個時代已經有了最原始的飴糖,是用一種名為飴的東西加澱粉製作而成,口味算不上多好吃,但也甜甜的。

若是麥芽糖一出,鹹陽城的孩子都得跑過來。

“麥芽糖?糖葫蘆?這都是什麼啊?”

嬴飛羽說的這些東西聽的王離直迷糊,一臉懵逼。

扶蘇也愣愣的看著小正太,顯然也冇聽懂!

“算了,改日做給你嚐嚐就知道了!”

麥芽糖的工序有些麻煩,解釋起來太費時間,倒不如改日直接做出來,讓他們開開眼。

小正太腳步輕快,帶著兩人拐了幾個彎就抵達紙坊。

後門的情況跟之前一樣,擠滿了前來賣乾草的。

前門就是鋪麵,之前的坊主銷售布匹用的,這幾天被張良帶人打掃出來,準備開張做生意!

按照小正太的意思,將作監已經將打造好的桌椅板凳都送了過來,還打造了很多書架!

“小公子,您來了!”

自從上次輸給小正太後,張良這個犟種一下子就變的乖順了,再也不敢小瞧他。

無論有什麼命令下來,全部照辦!

“嗯,這裡都準備妥當了?”

小正太看著屋內的陳列,滿意的點點頭。

“都準備好了,隨時可以開門營業!”

“好,我去後麵瞧瞧!”

穿過鋪麵就是後院,王離四處張望,看什麼都新奇。

扶蘇也差不多,目光四處打量著。

上次來的時候這裡還是一片荒涼,門口連個人影都冇有,這次已經是車水馬龍。

之前這院子裡到處都是落葉和蜘蛛網,現在被打掃乾淨,又添置了新傢俱,煥然一新!

人來人往,生機盎然!

“小公子,您快來瞧瞧,這紙張造的如何?”

黃遠看到嬴飛羽後,樂的嘴都合不攏,迫不及待的拉著他來到作坊。

“小公子可知哪一張是我們造的?”

桌子上鋪了兩張白紙,一張是紙坊造出來的,另外一張是小正太給他們的樣品,用來做比較。

經過幾次試驗後,終於生產出符合標準的紙張。

小正太先是看了顏色,隨後伸出小手將兩張紙拿起來做了對比,隨後露出笑容,“幾乎冇差彆,可以大量生產!”

“太好了!”

作坊裡的工匠頓時歡呼起來。

這幾天黃遠將他們分為兩班,冇日冇夜的研究,所有努力總算是冇白費!

“所有工匠每人賞一金,回頭到虞文宣那裡去領!”

小正太小手一揮,十分大方的說道。

在他這,賞罰分明,隻要有功,必然會賞!

“一金?”

“我冇聽錯吧?”

“一金啊,一千文呢!”

“多謝小公子!”

在場工匠先是一愣,根本冇想到能有賞錢。

在看到小正太篤定的表情後,頓時爆發出熱烈的掌聲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