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紙坊的宣傳一經打響,每天排隊訂購的人就絡繹不絕,黃遠按照小正太的要求,已經開始研究印刷術!

嬴飛羽則帶著令牌,開始著手挑選兵將。

嬴政摳搜的就隻答應給他一千人,這一千人他肯定是要優中選優。

大秦最好的兵就屬王賁手底下的,要挑肯定是到他這!

“吼……!哈……!”

由王賁帶領,小正太第一次來到大秦軍營,離老遠就聽到將士們震天動地的呼喝聲。

“大將軍!”

一位身著盔甲的左庶長見到王賁前來。趕緊上前迎接。

由於從冇見過小正太,並不知其身份,所以也就冇打招呼,直接將兩人迎到大營內。

“停!”

左庶長抬起頭,大喊一聲。

頃刻間,正在操練的將士立馬停下手裡的動作,整整齊齊的排好隊列!

“嗯,訓練有素,不錯,不錯!”

小正太滿意的點點頭。

“這位是小公子,想要在咱們大營挑選一千精銳!”王賁介紹道。

“咱們營裡個個驍勇,不知小公子想要如何挑選?”

左庶長略顯為難,拱手回稟。

“嗯……?”

小正太開始歪著腦袋思索起來,突然眼前一亮,笑著說道:“不如來一場比武,從中挑選一千人!”

原本他是想讓這個左庶長來幫他挑選,可轉頭一想,還是自己過遍眼更好。

他要組建的是一支精銳,一旦推薦有誤,將來可能會耽誤整支隊伍!

“這……?”

左庶長為難的看了一眼王賁。

在軍營裡,他們隻認王賁,即便是公子的命令也不好使!

可隻要王賁點頭,就算要他們的腦袋都冇人敢吭聲!

“快去辦吧!”

王賁點頭催促。

“是!”

左庶長應了一聲,開始組織所有將士集合,準備比武。

將士們聽說以後,一個個也都跟打了雞血似的,紛紛摩拳擦掌,準備大顯身手。

因為小正太說了,所有參加比武的人每人賞一百文。

這就跟白撿的差不多,誰能不要?

“小公子,若是一對一的比,恐怕進度有點慢,一天也比不完!”

左庶長將小正太和王賁請到了點將台,拱手說道。

“這個好辦,一對一進行,每次二十組,勝出者等待下一輪,最後選出一千名最終勝出者!”

“是!”

左庶長眼前一亮,趕緊下去吩咐。

將士們得令立馬進行有序的開始!

這隻是一場簡單的比武,眾將士在拿出自己實力的同時,也不會做過多的糾纏,隻要占了下風,立馬就會認輸,拿一百文到旁邊休息!

約摸著一個多時辰以後,第一批角逐才結束,小正太看的有些睏乏。

“接下來五十對一起進行!”

“是!”

左庶長得令,趕緊下去吩咐。

“嗯……?”

第二批的比試剛開始,一個人的身影就吸引了小正太的注意。

隻見他身強體壯,雙手如同鉗子一般,緊緊的抱住對方的身體,直接撂倒!

“他是誰?”

“回小公子,他叫韓信!”

“韓信?”

小正太不由眼前一亮。

這小子不簡單,與張良並稱漢初三傑,被後人奉為兵仙,著作韓信兵法三篇,國士無雙說的就是他!

冇想到這小子現在竟然藏在軍中,是一個籍籍無名的小士兵!

現在秦朝鼎盛,不會二世而亡,估計這小子也冇機會投奔劉邦。

甚至說劉邦也冇機會造反,更成不了漢高祖!

【叮!恭喜宿主,發現韓信,獎勵方天畫戟!】

方天畫戟?這不是唐代名將薛仁貴曾使用的武器嗎?

“行了,他不用比了!”

小正太直接給韓信開了綠色通道。

漢初三傑,兵家鬼才,實力非同一般,估計台下這些冇人是他的對手!

“啊……?”

左庶長十分詫異。

底下還有這麼多人冇比,為何就韓信不用比了?

“聽小公子的!”

王賁催促。

“是!”

左庶長點點頭,到下麵將韓信叫到點將台。

“見過小公子、大將軍!”

韓信來到台上,拱手一禮,威武非凡。

“嗯,不錯,以後你就跟著本公子了!”

對於韓信,小正太十分滿意。

“多謝小公子栽培!”

有了韓信以後,台下的比武就顯得無趣了很多,小正太根本冇什麼心思看,好在進度很快,一個時辰後一千人已經全部選好。

小正太也十分大方,入選的每人發放一千文,讓他們收拾行李,到鹹陽城內的彆苑集合。

他則是乘坐馬車,帶著韓信和幾十個精銳同行。

人雖然不多,可身披鎧甲,手持長矛,百姓們看到後紛紛避讓,威風的很!

然而,剛進城冇多久,便迎麵碰上一隊車駕,聲勢浩蕩,馬車邊還跟了不少隨從,各個腰間都配著秦刀。

“讓開讓開,快點讓開,眼瞎了?冇看到我們的馬車過來了嗎?”

為首的青壯隨從朝小正太的馬車厲聲怒罵,一看就是狗仗人勢的那種。

“嗯……?”

小正太挑開轎簾,看了看對麵,又瞧瞧自己身後。

都說大秦將士地位不低,自己帶了這麼多將士,怎麼還能隨便就被人嗬斥了呢?

“你們是哪支軍隊?長眼睛的話就趕緊給我滾,若是得罪了我們主子,有你們好受的!”

見他們冇反應,隨從揮舞著馬鞭,再次厲喝。

“嘿嘿……?”

“韓信,知道該怎麼做嗎?”

小正太冷笑了兩聲,看向立在身邊的韓信。

現在他也是有護衛的人了,不必再親自動手!

“知道!”

韓信點了點頭,將手指掰的咯吱咯吱響,慢慢的朝罵人的隨從走去。

“你是誰?我勸你最好彆亂來,不然有你好受的!”

見到身強馬壯的韓信朝他走來,隨從神情有些慌亂,可還是硬著頭皮威脅。

“樂山,退下!”

就在韓信距離馬車越來越近之時,車內走出一青年男子,小眼睛,長瓜臉,喝退了自家隨從。

“各位,今日之事都是誤會,就此作罷吧!我們也趕著投奔親戚!”

青年男子倒是冇有說什麼難聽的,可在他的眼神中,小正太看到了一副倨傲之色,顯然是冇將小正太放在眼裡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