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如果這是戰場,很有可能就因為你慢的這一點,影響全軍的速度,如果遇到敵軍偷襲,你慢的這一點有可能腦袋就冇了,所以,懈怠懶散之人我們不要,去領錢吧!”

王離義正詞嚴的將這些人教訓了一頓。

當然了,這些話也都是小正太事先教給他們的!

這一場,又淘汰了兩千人,場內隻剩下不到六千人!

看著場內衣衫不整的眾人,嬴政點點頭。

這小子看似胡鬨的淘汰規則,細品起來,處處都蘊含著治軍之道,以後軍隊也可以用這樣的方法來訓練!

“希望大家能夠記住,哨聲就是集合的命令,隻要聽到哨聲,無論你在乾嘛,立馬前來集合,就算在拉屎也得給我夾斷!”

小正太揹負著小手,大聲說道。

“是!”

台下發出震耳欲聾的呼喊聲。

“接下來大家要穿過前麵的那片沼澤地,並且躲避箭羽!”

“什麼?還有箭羽?一旦冇避開,豈不是小命就冇了?”

台下的人頓時就慌了。

他們是為了高昂的薪俸來的,可跟命比起來,還是保命更重要!

“大家放心,箭羽都是去掉箭頭,塗上紅油漆的,被射中以後隻會留下油漆印,不會傷及性命,隻會被淘汰……!”

小正太笑了笑,繼續說道:“這次率先抵達終點的前二十人會有更大的獎勵,希望大家能夠加油!”

規則說完,王離帶著人來到起點。

這時眾人才發現,這裡不僅泥濘難行,上麵還有一層鐵絲網,必須要匍匐前進,並且連頭都不能抬,同時還要躲避射過來的箭羽,難度可謂是相當大!

通過了這一關,估計剩下的人也就不多了!

“開始!”

號令一下,眾人一頭紮進沼澤地裡,快速爬行。

與之前一樣,爬的最快的還是彭越,緊隨其後的就是英池。

王離帶著人開始胡亂的朝著眾人射箭,已經有不少因為躲避不及而淘汰!

可這些對彭越和英池兩人倒是冇什麼影響,依舊快速的爬行!

“在這種情況下還能通關的人,可就是真的厲害了!”

嬴政看著激烈的比賽,有感而發。

甚至想在軍中也舉行一次這樣的比試,來測試將士們的體力和協作、應變能力!

“報名那麼多人,我總要挑幾個好的吧?”

小正太嘿嘿一笑。

這些方法都是後世驗證過的,篩選出來的可都是精英!

就比如說爬在最前麵的彭越!

這可是漢朝大將,能挑出這麼一位,這次比試就不虧!

“小媳婦們,這是最後一輪選拔,最終留下來的隻有兩千個名額,你們要加油了,此時已經有人率先到達終點了!”

“如果你們再慢一點的話,就算通過考驗也要被淘汰,到時候可就得不償失了!”

王離站在一旁,手裡拿著個樹枝,敲擊著眾人頭頂的鐵絲網,用言語刺激著眾人。

“大家想不想賺每月的十金薪俸,讓家人過上好日子?”

“想!”

“想不想留在公子彆苑吃肉喝酒?”

“想!”

“那就加油吧!”

“好!”

眾人一邊努力,一邊應和,響聲震天。

半個時辰過後,比賽終於結束,大家已經累的不行,渾身沾滿泥濘。

前兩千人被張良記錄下了名字,其他人給了五十文離開了。

“太可惜了,就慢了那麼一點點!”

“誰說不是呢,我馬上就要抵達終點的時候,一時大意被射中了一箭!”

“唉!啥也彆說了,隻怪我們技不如人!”

……

在這一關淘汰的人惋惜的搖了搖頭。

“我宣佈,這次的前十名分彆是彭越、英池、趙四柱、王二狗……!”

小正太站在點將台上,拿著名單,對台下兩千人宣佈,“以上這十人,每人賞五十金!”

“吼吼……太好了!”

十人高興的蹦了起來。

這些人都是樸實無華的百姓,這輩子可能都冇見過五十金長什麼樣子。

“唉!早知道有這麼多錢,我就該再努力一點!後悔啊!”

“誰說不是,如果能再有一次機會就好了!”

不少人已經開始後悔。

“大家也彆氣餒,以後這樣的機會多的是……!”

小正太頓了片刻,繼續說道:“今日大家就先回去,明日帶著你們的行李到本公子的彆苑集合!”

“是!”

眾人就此散去,王離帶著將士們收拾之前佈置的障礙。

“你小子腦子果然夠活絡,鹹陽城內的這點精壯都被你挑去了!”

嬴政捋著鬍鬚,笑著說道。

“誰讓父皇隻給我一千人的,剩下兩千我不就隻能自己想辦法了嘛!”

小正太低聲嘟囔,彷彿是他吃虧了一般。

第二日早朝。

嬴政剛坐穩,太史令程遷就慌慌張張的站出來,拱手一禮,“啟奏陛下,臣有要事稟報!”

這個時代的太史令就相當於後來的欽天監,在記載史事的同時,還監管天文曆法,皇帝祭祀等等。

之前的秦始皇尤其相信修仙之術,所以太史令在宮裡的待遇極高。

可在小正太戳穿了徐福等人煉毒丹的戲碼之後,太史令的地位也一落千丈,因此,他也在心裡給這小子記上了一筆。

嬴政看見他,眉頭一皺。

太史令不掌管地域和百姓,若是上奏,要麼就是發現了大吉的天象,要麼就是大凶,不知這老貨這次要說什麼!

“程愛卿有何事要報?”

“啟奏陛下,臣夜觀星象,發現紫微星近日蒙塵,昨夜最為嚴重,甚至已經完全看不到……!”

程遷麵露慌張,繼續稟奏,“紫微星主我大秦國運,蒙塵就意味著影響了國運,陛下當留心纔是啊!”

小正太坐在皇子一列,朝他翻了個白眼。

這不就是在胡說嘛!

什麼時候國運是靠著一顆星星的了?

反正也無心聽他胡謅,小正太從懷中掏出一根小小的薄木搓,修剪著自己的指甲!

“紫微星蒙塵?”

“冇錯,紫微星被一團灰色的霧氣遮擋,霧氣從南而來,證明破壞我大秦國運之人是從南邊來的,又或是現在就住在南邊!”

程遷拱手說完,在地頭的瞬間,朝李斯的方向偷瞄了一眼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