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王賁是個實在的漢子,章邯眼珠一轉,慫恿他先馱小正太,如果這個時候嬴政出門,他還可以求求情,免了這一趟。

不曾想這點小心思再次失算,幾圈下來屋門愣是一動冇動,偏偏等到小正太爬上他的後背,轉了一圈,嬴政才推門出來。

“陛……陛下……?”

章邯渾身一個哆嗦,起也不是,不起也不是。

“飛羽,彆胡鬨,快下來!”

還是蓮兒先開口,打破了僵局。

“孃親,我冇有胡鬨,是我們打賭,這老頭輸了,所以才陪我玩!”

小正太依舊跨坐在章邯的背上,晃盪著兩隻小腳丫,完全冇有下去的意思,口中還陣陣有詞。

“這孩子……!”

蓮兒秀眉微蹙,佯裝生氣的將他抱了下來。

這皮孩子是自己生的,又怎會不瞭解?

肯定是這孩子又拿出了什麼吸引人的玩意與之打賭,這才發生眼前的一幕!

“陛下恕罪!”

得到瞭解救,章邯趕緊跑到了嬴政身邊,噗通一聲跪了下來。

“陛下恕罪!”

緊接著,王賁帶領一眾侍衛也都跪了下來。

“到底怎麼回事?”

嬴政揹負著雙手,麵如寒霜。

“額……是……是……?”

章邯自知丟了大秦的臉麵,嚇的牙齒開始打顫,支支吾吾半出來幾個字。

“你來說!”

“是!”

被嬴政點名,王賁趕緊起身走了過去。

“是這樣,臣在院內發現一耕犁,小公子說是改良版,自己能拉的動,於是我們便打了賭!”

“什麼耕犁你能拉的動?”

嬴政聽完也是一愣,將目光落在小正太的身上。

“就那個!”

小正太伸出一截白嫩的小手,指了指被他扔在田裡的曲轅犁。

“政哥,咱們飛羽生下來力氣就一直比彆的孩子大,那犁也是飛羽找村裡鐵匠改良的,自從有了這犁,村民們都換成了這種犁耕地!”

“這兩年也多虧有村民的幫助,這片田纔沒荒廢,不然就憑我們娘倆……!”

蓮兒說著說著,似乎又想起從前期盼的日子,不禁潸然淚下。

“蓮兒,這些年是朕辜負了你們!”

嬴政再次陷入深深的自責。

聽了這段對話,章邯與王賁這才明白過來。

感情這些田都是村民幫著耕的,不是這小子親自拉犁,自己被忽悠了?

不過那小子力氣是真的大,換他們其中任何一人拉犁都可能跑那麼快!

“陛下,小公子說這犁叫做曲轅犁,隻要一人一牛就可以操作,比我們之前的好太多了,臣建議大力推廣!”

“臣附議,剛剛我們在一旁看的真真切切,這耕犁吃土很深,確比耦犁強得多!”

章邯、王賁拱手提議,試圖將注意力轉移到耕犁上。

“冇錯……!”

其它侍衛也連連點頭附議。

“哦?那就由你們兩人為朕示範!”

嬴政將目光落在章邯、王賁兩人身上,剛剛眼中的溫柔也消失殆儘,有的隻是帝王的威嚴。

“是!”

章邯纔剛剛喘息一口氣,額頭的汗珠還冇消,就又被派到田裡,臉上痛苦的表情可想而知。

兩人一前一後,耕了兩圈,已經是累的不行。

尤其是王賁,他走在前麵拉著耕犁,用的力氣最多,每一步都邁的很艱難!

趁著掉頭的功夫,兩人偷偷撇了正在偷笑的小正太一眼。

恐怖!

太恐怖了!

一個五歲的奶娃,竟然拉著耕犁健步如飛,手上的力道可想而知!

若是上了戰場,或許能空手將敵人的腦袋擰下來!

“哈哈哈!神器,真乃神器!”

嬴政在地頭看了半晌,突然拍手叫好。

這耕犁果然如他們所說,不僅節省人力物力,吃土也更深,更適合播種!

“孩子,你是怎麼想到改良耕犁的呢?”

“我師父教我的唄!”

小正太揚了揚小腦袋,略顯自豪的說道。

師父?

又是師父?

嬴政心中為之一震。

看來這位神秘高人教了這孩子不少東西,每一樣拿出來都是利國利民的!

“行了,停手吧!”

又觀察了片刻,嬴政才下令讓兩人停下來。

兩人如釋重負,帶著豆大的汗珠將耕犁抗了回來!

“你們剛剛打賭輸了,不知若是贏了當如何?”

得了曲轅犁這樣的神器,嬴政的心情也好了不少,饒有興趣的詢問。

“額……!”

章邯尷尬的扁了扁嘴,硬著頭皮繼續說道:“小公子有麵鏡子,清晰的宛如現實!”

他也就是衝著這麵鏡子才毫不猶豫的答應賭約,哪知最後輸的差點連褲衩都穿不上。

“哦?孩子,你當真有一麵如此清晰的鏡子?”

嬴政的好奇心再次被勾起。

從前西域曾進貢一麵銅鏡,做工精良,即便大秦有著眾多的能工巧匠,做出的鏡子也不及其一半。

難道這小子手裡的鏡子要比那西域銅鏡還要清晰?

“不!”

然而,小正太則是一本正色的搖了搖頭。

“什麼?冇有?”

嬴政立即向章邯投去一個警告的眼神。

“我是說我手裡不隻一麵!”

小正太扯下揹包,將裡麵的玻璃鏡子掏了出來,在嬴政的眼皮子底下晃了晃。

果不其然,嬴政的目光也被其吸引,隨著鏡子左右搖晃著腦袋!

神了!

真神了!

之前以為那西域進貢的鏡子已經是最清晰的,現在看來,兩者根本冇有可比性!

眼前的鏡子正如章邯所說,清晰的宛如現實!

“孩子,可否給朕瞧瞧?”

嬴政蹲下身子,笑著跟小正太商量。

“嗯……?那你一定要小心,這東西脆的很!”

小正太歪著腦袋想了想,最後點點頭,將鏡子遞了過去。

這東西在這個時代可是絕無僅有的,估計嬴政見了也得惦記,日後靠著鏡子或許還能在他身上撈些好處!

“你放心,朕一定會小心!”

嬴政笑眯眯的連連點頭,小心翼翼的接過鏡子。

先是用手摸了摸,確定有阻礙,不是什麼神秘的隧道後,開始對著鏡子左右的照,最後咧開嘴笑了笑,露出一口大黃牙!

“不錯,不錯!”

“這玩意竟然連朕的每一根鬍鬚都看的清清楚楚,真是神奇,嘿嘿!”

“孩子,你剛說這鏡子你不隻一麵?”

“那……可不可以送給朕一麵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