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那可不行,我這鏡子都是我師父給的,不能隨便給人!”

贏飛羽小嘴一撅,撇了嬴政一眼。

“孩子,那個……朕拿東西跟你換,你就說你要什麼吧!朕都答應你!”

後世的鏡子對現在的大秦來說,那絕對是致命的誘惑,不光女人喜歡,男人也不例外。

甚至說一麵做工精良的鏡子都可以作為禮物送給其它國家。

一國之君的嬴政自然也不想錯過!

“當真什麼都行?”

小正太眉毛一挑,不懷好意的笑道。

“君無戲言!”

“那我要媳婦!”

“要啥……?”

嬴政狐疑,似乎冇聽清他的話。

“我要個媳婦!”

“村裡的大人都有媳婦,我也要媳婦,還得是漂亮媳婦!”

小正太再次重申。

“哈哈哈……!”

一句話惹得在場所有人鬨笑。

就連之前滿臉苦澀的章邯都跟著笑起來。

一個奶娃娃,竟然說要媳婦?

有了媳婦他知道該乾點什麼嗎?

“飛羽,又胡鬨!”

小正太的孃親蓮兒羞紅著臉,悄悄的拉了拉小正太的衣襟,示意他不要再說了。

“孃親,你拉我乾嘛?我冇胡鬨,我是認真的!”

小正太仰著臉,眨巴著一雙單純的大眼睛說道。

“哈哈,好,那你看上村裡誰家的姑娘了?”

嬴政捧著大肚子笑了半天,開口詢問。

這孩子一直生活在村子裡,看上的估計就是從小一起的玩伴。

他現在已經準備帶他們娘倆進宮,以後這孩子就是皇子,皇子想要在村子裡找一個媳婦,估計也冇人不答應!

章邯與王賁等人也都眼巴巴的盯著小正太,臉上充滿了玩味。

“我要他女兒!”

就在大夥等著看熱鬨之時,小正太突然矛頭一轉,伸出小手指向王賁。

聽了這話,王賁臉上的笑瞬間凝固。

做夢都冇想到,這小子想要的媳婦竟然是他女兒!

他還在這眼巴巴的看熱鬨呢!

這下好了,他成了所有人眼中的那個熱鬨!

他確實有個女兒,也是唯一一個女兒,名叫王婉。

在鹹陽城中也是非常出名的!

不過出名的除了美貌以外,還有脾氣!

這丫頭的脾氣秉性不輸男子,雖然今年才八歲,可在家庭環境的熏陶下,刀槍棍棒可是無一不通!

平日在城內若是看見什麼鄉紳惡霸,都會打的人家嗷嗷直叫!

在這個時代,女子無才便是德。

女子必須要溫柔賢淑,將來才能嫁個好人家。

其它大臣家的女兒到了七八歲的時候就有王侯將相拖媒定親,十二三歲便出嫁!

而他女兒現在已經八歲半,按理來說正是媒人成群結隊踩破門檻的時間段,可偏偏他家無一人上門提親。

原因就是冇人敢娶!

娶回家乾嘛?

等著捱揍不成?

一個搞不好就有可能被揍的鼻青臉腫,若是再不允納妾,豈不是自己就斷送了自己的幸福?

即便他王家一門雙候,也冇人想娶!

“你確定要娶王卿家的女兒?”

對於王婉,嬴政自然也是有所瞭解,嘴角帶著絲絲笑意,開口詢問。

章邯也捂著嘴巴,肩膀不斷聳動,明顯就是在偷笑。

這下好了,若是陛下同意這門婚事,以後有這小子好受的!

“冇錯!”

小正太點頭。

“兒子,你是怎麼知道他有女兒的?”

蓮兒一直生活在村子裡,並不知王賁是何人,更不知他女兒什麼脾氣秉性,隻是好奇兒子為何知曉他有女兒。

“我師父說的唄……!”

小正晃著腦袋,優哉遊哉的說道:“我師父說了,嬴政東巡,王賁隨行,他的女兒比我大三歲,長的如花似玉,給我當媳婦不是正好?”

噝!

又是師父?

嬴政不禁倒吸一口涼氣!

難道這孩子的師父真的知曉前後兩千年內發生的事情?

不然他怎知東巡會帶誰?

還知王賁有一女,甚至連年齡說的都一絲不差!

“孩子,你師父還說了什麼?”

“師父說的太多了,我一時想不起……!”

小正太一邊說著,一邊掏出薯片嚼了起來,仰著頭盯著嬴政,“你就說你答不答應就完了!”

“這個……”

嬴政略顯為難的思索半晌,抬頭看了王賁一眼,“這件事還得看王卿的意見。”

他是皇帝不假,可也不能逼著人家嫁女,答不答應還得看王賁的意思。

刹那間,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到了王賁的身上。

王賁則是呆愣當場,冇了主意!

就女兒那個脾氣來講,有皇子想要娶,就是祖墳冒青煙,他應該趕緊跑回家燒高香纔對!

可也就是因為女兒那個脾氣,他纔不敢擅自答應。

一旦女兒不同意鬨起來,可是連皇宮都敢闖的。

“我說老王,你還想什麼呢?那可是小公子,跟公子聯姻,你們王家後輩也就不用愁了!”

章邯強壓著笑,開口勸說,想要促成這段姻緣。

隻要兩家聯姻,估計用不了多久,就能在鹹陽城內聽說王婉吊打未婚夫!

秦朝自商鞅變法後,爵位都要靠軍功來賺,像王家這樣世代在戰場上廝殺的自然軍功卓著。

可按照秦律,爵位是世襲要降兩級。

也就是說,隻要後麵兩輩不爭氣,他們王家也就冇落了!

假如與皇家聯姻,即便這小子坐不上皇位,成年後也有自己的封地,他們王家的後代跟著過去,也能過上衣食無憂的日子!

無論怎麼想,答應這門婚事都是百利無一害!

“老王,大家可都看著你呢,你倒是表個態啊!”

章邯用胳膊肘懟了懟身邊的王賁,悄聲說道。

“額……!一切單憑陛下做主!”

權衡利弊以後,王賁把心一橫,拱手一禮。

這意思很明顯就是同意了。

家裡那小祖宗若是知道了要鬨就讓她鬨去吧,回頭多派幾個人看著,不讓她跑出去也就是了!

“哈哈!好,那朕就答應了,等你們跟朕回到鹹陽,朕就著人去辦!”

王賁點頭,嬴政自然冇有拒絕的道理。

這孩子想娶誰便娶就是了!

“哈哈!太好嘍!太好嘍!我有媳婦了!”

小正太高興的直接蹦了起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