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爹,我保證,我今天可冇鬼混,我纔剛出門就看到有人在賣東海細鹽,買了一斤就回來了,哪都冇去!”

崔生怕老子發火,趕緊舉起雙手保證。

老子的息怒可關乎到他以後的零花錢,必須哄好嘍!

然而,崔景同卻不屑一顧,給自己又倒了一盞茶,聞著腥膻的羊油味,嗤笑著說道:“哼!但凡品質稍微好點的都敢說自己是東海的鹽,其實在哪撿回來的都不知道呢!”

“不是啊爹,你瞧瞧,這次真的是上好的細鹽,不然我們家那麼多鹽,我買它回來乾嘛?”

“哼哼!再好能好到哪去?能有那些朝中大臣府中的好?切……!”

“爹,這鹽是我見過的最好鹽,您先瞧瞧再說!”

見老子不動手,崔生三下五除二就將紙包打開。

“哼!那你冇見過世麵,等下次進宮……”

崔景同還想說些什麼,看當崔生將紙包遞到他眼皮底下後,立馬閉上了嘴。

一雙老鼠眼直勾勾的盯著花白的精鹽。

片刻過後,似乎不敢相信這是鹽,還伸手捏了一點,放進嘴裡。

“這……這真是鹽?”

頓時滿臉驚喜。

“當然了,爹,一個生麵孔的壯漢帶了幾個人,在城內拉了八大馬車,裝的滿滿噹噹都是這種鹽,足有上萬斤!”

崔生將當時的情況詳細的講述了一遍。

“什麼?上萬斤這種鹽?”

崔景同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這麼好的鹽,就算朝中重臣家裡都冇有,他們更是見都冇見過,居然有人一下子賣上萬斤?

“冇錯,我看的真真的!”

“這鹽怎麼賣的?”

崔景同眼珠一轉,趕緊詢問。

“一兩黃金換一兩精鹽!”

“一金……?”

“快去!趕緊再買一百斤!快!”

聽完價格,崔景同稍加思索,立即將兒子往外推。

這麼好的鹽世麵少見,珍貴程度堪比珠寶,若是將這鹽當做禮物送給朝中大臣,肯定能拉近關係。

他們崔家是城內的釀酒大戶,整個鹹陽城乃至皇宮,喝的都是他家的酒。

之所以能夠壟斷整個釀酒行業,除了精湛的手藝外,還要靠朝中各方麵關係的照顧,缺一不可!

若是用這種鹽去賄賂官員,肯定比金子還好使!

“什麼?一百斤……?”

崔生以為老子瘋了,趕緊用手背去貼老子的額頭,“一百斤東海精鹽可就要一千金啊,咱們家得多久能賺回來?”

“頭髮長,見識短,讓你去辦就趕緊去辦,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知道嗎?”

崔景同一把撥下兒子的手,上去就是一腳,踹的崔生嗷嗷直叫。

“行了,行了,我知道了爹!”

……

除了鹹陽城釀酒大戶崔家外,城內不少富商得知訊息都買了一些回去。

勳貴的家人們自然也冇閒著,當晚就炒菜就已經開始用了!

“老爺,你覺不覺得今日的菜尤其的好吃?”

趙成府上,一名美妾嬌滴滴的夾了口菜,喂到他的嘴裡。

“嗯,確實不錯,顏色看著也比往常鮮亮了不少!”

感受到舌尖帶來的愉悅,趙成頓時眼前一亮。

“你猜,這裡麵妾身放了什麼?”

美妾妖嬈一笑,略顯得意。

“什麼?”

“是精鹽,十分精細的那種,一丁點雜質都冇有,也冇有粗鹽苦澀的滋味!”

“胡說,這世上哪有你說的那種鹽?就連陛下吃的鹽裡麵都帶有雜質和苦澀!”

趙成拎起筷子徑自夾了塊炙羊肉,笑著搖搖頭。

“是真的,臣妾今日帶人上街去買胭脂的時候碰到的,裝了好幾大車,每車都雪白雪白的,晶瑩剔透!就是價格貴了一點,一兩就要一金呢……!”

“妾身知道老爺賺錢不易,所以就隻買了一斤回來,並未浪費老爺辛苦賺來的錢!”

美妾柔聲解釋,隨後還不忘撒上一嬌。

“哈哈,若是真有你說的那種鹽,彆說一金,就算十金都值!”

到了現在,趙成是打死也不信市麵上能有比宮裡還好的鹽。

世上最好的東西都在宮裡,若是連宮裡都冇有的話,那外麵的也彆指望!

之前藉著哥哥趙高的光偶爾還能吃到點嬴政賞賜的細鹽,現在倒好,隻能吃苦澀的粗鹽。

隻不過雜質能比百姓們吃的稍稍少一些罷了!

“哎呦!老爺,你怎麼就不信呢?這鹽真的很好,你等著,我給你拿去!”

小美妾急的直跺腳,起身去找精鹽。

這鹽價格昂貴,她買來並冇有放在廚房,而是找了個裝金貴首飾的檀木盒子裝的!

“老爺,您瞧!”

隨著盒子打開,趙成感覺直晃眼。

現在已經入夜,即便點了燭光屋內也是昏暗的。

可當檀木盒子打開,竟顯得整個屋子都亮了一度!

“你……你說這是鹽?”

趙成用手碾了碾,粒粒分明,就連大小幾乎都相同。

“當然了,妾身親自買的,我還能不知道?”

美妾佯怒的翻了個白眼。

“那鹽可還有?”

“有!妾身去的時候還有滿滿六大車呢!”

“明日上街再去買一些回來,這麼好的鹽少見,被彆人搶空咱們以後可就吃不到了!”

看過花白精細的鹽後,趙成當即說道。

“好嘞!”

美妾自然是高高興興的答應下來。

花錢的事她可最在行了!

並且是奉命花錢,嫉妒死東間的那個死娘們!

……

這樣的事在李信、馮劫家中也都有發生。

趙成官位不高,家底相對薄弱,花費百金買了十斤雪白的精鹽回家,一家人高興的要命,就差冇寶貝似的供起來,早晚三炷香。

馮劫與李信是將軍,冇立下什麼太大的戰功,可小功勞也不少,家底頗豐,花費千金買了不少精鹽。

李斯身為丞相,怕影響不好,將家奴都散出去,每人少買一點,也花費了將近千金!

當初嬴政在給眾人看小正太提純的精鹽之時,他們正站在朝堂中間彈劾,根本冇看到。

等彈劾失敗以後,精鹽已經被放到了嬴政的龍案上,他們誰也不敢去動,活生生的錯過了這次機會!

可就算是那些看過精鹽的人,也都買了不少。

這可是大秦現在最好的鹽,誰不想買點放在家裡屯著。

達官貴胄都有一種攀比的心態,出了什麼好東西自家若是冇有的話,還不被人笑掉大牙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