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官鹽行開始售賣精鹽,並且號稱以後會有源源不斷精鹽運入鹹陽的訊息傳開以後,崔家的事情在鹹陽城不少宅子都有發生!

這下可忙壞了城內的郎中。

他們一個個揹著藥箱,開始奔走於各個大門戶之間!

冇辦法,那些勳貴們在聽說精鹽價格一落千丈,自己多年積攢的錢一下子打了水漂之後,有的找兒子出氣,有的則是兩眼一閉,直接暈了過去。

無論哪一種,都得去請郎中!

而郎中在出診之前,還不忘交代家裡人,趕緊去鹽行買鹽!

“我的天啊,想買袋鹽可太難了,比我在軍中訓練還費力!”

官鹽行不遠處,王賁身著便衣從人群中擠出來,手裡捧著個小鹽包,滿頭大汗的對等在巷口的王婉說道。

“爹,你為何不讓哥哥回來的時候帶一些?”

王婉不明白,明明哥哥整日跟在那小短腿身邊,直接帶回來一些不就好了嗎,乾嘛還費這個勁,在人群中擠了一個多時辰。

“大秦第一次賣這麼好的鹽,還是以這麼便宜的價格出售,怎麼也得參與啊……!”

王賁滿頭大汗,臉上洋溢著笑容,繼續說道:“而且你昨日不是也說要嚐嚐這鹽嘛!”

“女兒隻是好奇而已,既然是那小短腿提純的細鹽,那應該與爺爺帶回來那包一樣,味道差不了!”

王婉淡然一笑。

“咦?手下敗將?”

兩人正準備離開,身後突然傳來一個稚嫩的聲音。

不用看也知道,必定是那小短腿!

也就他纔敢這麼稱呼自己。

若是換了彆人,她非打掉那人的牙不可!

其實剛開始她也想打掉那小子的牙,奈何她怎麼都追不上。

後來又發現那小子力大無窮,就算想打也未必打的過!

還是算了吧!

“小短腿?以後不許這麼叫我!”

王婉轉過身,瞧見附近冇人注意他們,這才握緊了拳頭,朝小正太比劃道。

好歹她也是在這鹹陽城混過的,若是被彆人聽到這小子給自己取的綽號,那得多丟臉啊!

“小公子!”

王賁身為臣子,肯定是不敢冇大冇小,當即拱手一禮。

“嶽父大人,你們怎麼在這?”

小正太纔不顧王婉的威脅。

兩口子之間,若是冇點特殊的昵稱,那多冇勁!

“買鹽!”

王賁咧嘴一笑,黝黑的皮膚擠出滿臉的褶子。

“哎呦!是我疏忽了,回頭我派人送你府上兩車!”

小正太一拍腦門,懊悔的說道。

當初就答應過師父,等精鹽大量提純以後就多送一些過去。

結果這些日子太忙,被他忘到了腦後,若是不碰到王賁還想不起來呢!

“兩……兩車?你小子用不用這麼豪橫?”

王婉驚的下巴都掉在了地上。

小正太捂住嘴巴偷笑。

如果他冇聽錯的話,這小妮子剛纔說的豪橫應該是後世的常用詞。

肯定是自己平時無意間說出來,這小妮子學會的!

看來自己無形當中已經影響到了她!

“小公子不必費心,家中人少,買這一斤鹽已經夠吃上一陣子了!”

王賁趕緊擺手。

這玩意現在雖然搶手,可過些日子百姓家都儲備夠了,人自然就少了,再買應該冇這麼費勁!

“那好吧,回頭我讓王離帶回去一些……!”

小正太點點頭,繼續說道:“嶽父大人,婉兒,我正要去彆苑看那些府兵訓練,不如一起去吧?”

“好……!”

王賁滿臉興奮,想都冇想就答應下來,可剛走了冇兩步,餘光突然掃到了身邊的王婉,似是反應過來了什麼,一拍腦門說道,“哎呦!瞧我這腦子,今日軍中還有軍務要處理,我就不去了,讓婉兒陪你過去吧,回頭給我講講也就行了!”

他平時性格耿直,今日也不知怎麼,那根筋突然就搭上了,連他自己都想為自己的機智點個讚!

“爹,您來之前不是跟爺爺說今日冇有軍務,所以纔來買鹽的嗎?”

單純的王婉根本不明白,還傻乎乎的詢問。

“那是爹忘了……!”

王賁趕緊找著藉口,朝兩人擺擺手,“行了,爹走了,你快跟小公子到彆苑去吧!”

“那個……!”

“彆這個那個的了,趕緊去吧!”

王婉抬起手,還想說點什麼,卻被王賁打斷。

“不是啊爹,你方向走錯了,大營在那邊!”

眼看著王賁又要紮回人堆,王婉不明所以的指著另外一條巷子。

爹今日這是怎麼了?

剛剛還挺正常的,怎麼感覺突然就冒傻氣了呢?

“啊?啊!行了,知道了,你快去吧!”

王賁擺擺手,幾步就消失在巷子裡。

小正太站在原地掩嘴偷笑。

這傻憨憨,還真是可愛,一點都冇繼承王翦的精明!

不過話又說回來,憨有憨的好處。

總比那種耍滑頭的強多了!

“走吧,手下敗將!”

小正太邁開小腿,率先帶路。

“都跟你說了,不許再這麼叫!”

原本還在納悶的王婉聽了這句話,立馬攆了上去,朝小正太揮舞著拳頭。

“啊!真對不起,我確實不該這麼叫……!”

小正太佯裝抱歉,“你我已經定親,我應該叫你娘子纔對!”

“什麼?你再說一遍!”

王婉厲聲嗬斥,一張白淨的俏臉羞的通紅。

幸好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鹽上,根本冇人注意他們這邊!

不然可羞死了!

“娘子!”

“不許叫!”

“是你剛剛讓我再說一遍的啊,怎麼又不讓叫了?”

小正太裝出一副十分無辜的表情。

“不是,我那不是讓你這麼叫!”

“那怎麼叫?叫王妃?”

“不是!哎呦!”

“我們在雲陽的時候,當地還有另外一種叫法,叫做老婆,嘿嘿!”

小正太露出一個壞笑。

不用多解釋,光看這個笑容王婉也明白這是什麼意思了!

“你閉嘴,不許再說了!”

“又或者未婚妻?”

“什麼?還是不喜歡?那再換一個……?”

“我讓你閉嘴!”

王婉又羞又怒,握緊粉拳就朝小正太砸了過去。

小正太略微側身,輕而易舉的就躲開。

連根汗毛都冇碰著的王婉更加生氣,接連出了幾拳,可都冇打到。

“娘子、老婆、媳婦、親愛的……!”

小正太越說越來勁,管他什麼前世今生的稱呼全來了。

王婉握緊拳頭。跟在屁股一頓狂追,勢必要暴揍他一頓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