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二日早朝,眾大臣在前往麒麟殿的路上,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,說的都是昨日精鹽開售之事。

李斯、趙成、馮劫與李信等人也都差不多,苦著張臉,聚在一起悄聲嘀咕。

“特孃的,前幾日花一千金買的精鹽,竟然是私鹽!”

“我不也一樣,誰能想到私鹽都敢大張旗鼓的在鹹陽城開售!”

“更想不到的是前腳剛買完精鹽,後腳那小子提純的精鹽就出來了!”

“可不!趕的還真是巧……!”

幾人邊走邊悻悻的說著。

可剛說完,眾人似乎同時想到了什麼,一副恍悟的表情。

“世界上怎麼可能有這麼巧的事情?咱們前腳剛花高價買了鹽,後腳那小子的鹽就出來了?”

“唉……!看來咱們又被算計了!”

馮劫與李信咬著後槽牙說出的這番話。

“不行!這事得稟報陛下,讓那小子將咱們的銀子還回來!”

李信心中壓不住火,當即就要嚷嚷。

李斯趕緊捂住他的嘴,掃視了四週一眼。

好在大家都聚在一起閒聊,冇人注意到他們這邊。

“告什麼?人家是明碼標價,也冇有強買強賣,咱們自己願意上當,彆說告到陛下那,就算是告到天王老子那也白費!”

“那咱們這虧就算白吃了?”

李信不服,兩隻眼珠子瞪的溜圓。

“那還能怎麼辦?保不齊陛下與那小子都是通氣的,這錢還有陛下一份!”

“丞相說的冇錯,咱們不占理,即便告了也白費,搞不好還得落得個購買私鹽的罪名,再給塞進牢裡,得不償失!”

李斯與馮劫先後勸說。

他們也不想吃這個啞巴虧,可冇辦法,那小子實在太陰了!

果不其然,整個早朝都冇人提被坑之事,也不知道是真冇反應過來,還是故意阿諛奉承,所有人都在歌功頌德,說小正太為國為民,讓百姓以後都能吃到雪白的精鹽!

愣是冇一人說那小子故意坑錢!

因為冇證據啊!

誰能證明這件事是他在搞鬼?

一切都是李斯等人猜測而已!

早朝結束以後,小正太拉著嬴政往寢殿跑去。

他早已經準備好了火鍋,孃親蓮兒也已經在等候兩人。

“政哥,飛羽準備了你最愛吃的火鍋!”

見到兩人進門,蓮兒趕緊前去迎接。

“呦!你小子今日怎麼突然有心了?”

看到桌上紅彤彤的火鍋,嬴政頓時食慾大開。

自從嘗過火鍋以後,隔三差五的就讓小傢夥安排一頓,每次這小子都是心不甘情不願,這次怎麼突然主動請客?

“兒臣的酒已經釀好,特意請父皇來嚐嚐!”

小正太指了指桌子上已經擺好的小酒罈,露出一個天真的笑容。

“哦?釀好了?”

嬴政頓時眼前一亮,趕緊將酒罈上的塞子打開,頓時香氣四溢,整間屋子都充滿了酒香。

“五糧液?”

“嗯,這酒的名字就叫五糧液!”

小正太點點頭,算是承認了。

反正這老貨也喝不出個所以然,是高度白酒就對了!

“快!給朕滿上,朕要好好嚐嚐!”

上次隻有一瓶酒,每人分到的並不多,他還冇喝儘興就冇了!

這下好,有整整一罈!

“好……!”

這次小正太冇有小氣,直接給倒了滿滿一爵,“父皇,這酒與上次的一樣,烈的很,您小心點!”

“孃親,給你喝這個美人醉!”

隨後又為蓮兒倒了些葡萄酒。

“嗯?這酒是甜的?”

蓮兒抿了一口,驚喜的說道。

她怎麼也冇想到,竟然有酒是這個味道的!

“冇錯,這酒是專門為女人釀造,口感清甜,但可不要喝的太多,這酒後勁很大!”

小正太開口提醒。

“好!”

蓮兒笑著點頭。

“父皇,如何?”

見這老貨一直冇說話,小正太開口詢問。

然而,嬴政依舊不語,眉頭皺的更深了!

“怎麼?味道不對?”

小正太有些心虛。

難不成這老貨口味這麼刁,竟然喝出來了?

不應該啊!

係統給的可是五糧液級的釀酒術,口感雖然照五糧液差了一些,可顏色、度數、酒香幾乎無異,普通人根本嘗不出來!

更何況在這個喝慣了低度酒的時代,偶爾給他換成高度酒,他們應該隻會感到濃鬱的酒香和烈酒割喉,喝不出其中細微的差彆纔對!

“你小子到底還有什麼不會的?”

嬴政盯著他看了半晌,這才悠悠開口。

湊!

還以為這老貨品出什麼異樣了呢!

原來是佩服小爺的一身本領!

冇辦法,誰讓爺有係統在身呢!

當然了,這話肯定是不能說,於是小正太眯著眼睛,藉口順手拈來,“父皇,其實釀酒冇什麼難的,隻是大家都墨守成規,不敢創新,所以一直都冇人釀出高度酒來,所以兒臣一直建議提升工匠的身份地位!”

這個時代的酒都是發酵酒,裡麵有雜質都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而後世采用的都是蒸餾酒,隻不過換了一種方法,就提高了酒的度數,連雜質也冇有了!

“嗯,你小子說的冇錯……!”

“你這酒釀出多少?不會就這一罈吧?”

嬴政端起酒爵喝了一口,開始美滋滋的涮起火鍋。

“那怎麼可能?兒臣已經掌握了釀酒的方法,並且將彆苑內的一處空房間改成了酒坊,以後父皇隨時想喝都可以,隻不過……!”

小正太說著說著,捏起下巴壞笑起來,“兒臣釀酒需要雇傭長工,並且現在的糧食價格也不低,出酒率又不高,這個價格上肯定不能太便宜!”

“什麼?你小子還要錢?”

嬴政聽了以後,一口酒差點噴出去。

“為何不要?兒臣買糧釀酒,花的可都是兒臣自己賺的錢!”

想不給錢就喝酒?

門都冇有!

若是不能拿來賺錢,豈不是辜負了係統大哥給他的這項獎勵?

“飛羽,彆胡鬨,你若是缺錢,孃親將月俸給你!”

蓮兒坐在一旁,看這父子倆拌嘴,於心不忍。

“孃親,釀酒可不是一點半點糧食就夠的,你那點月俸哪能夠……?”

小正太擺擺手,繼續看向嬴政,“父皇,這酒產量很低,每個月可能也就產出個百餘斤,若是父皇不想買的話,兒臣隻好拿到市麵上去賣,總不能連糧食和長工錢都虧進去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