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拿出去賣?”

一聽這話,嬴政有些急了。

這酒的品質不用說,拿到外麵肯定爆火!

經過前些天賣鹽一事,他也看到了鹹陽城內那些勳貴富戶的實力。

隻要這酒一出,必定會受到那些勳貴富戶的追捧!

“當然了,兒臣釀酒可花了不少錢呢!”

小正太夾起一片肥牛放到紅彤彤的火鍋裡涮了涮,塞到嘴裡,十分滿足的說道。

說來也奇怪,每當嬴政想要吃火鍋的時候,就總是有牛自殺!

好在他改良了耕犁,從二人三牛改為一人一牛,為大秦增加了耕種效率,少幾隻耕牛也無所謂!

“好小子,說吧!你這酒賣什麼價?”

無奈之下,嬴政隻好妥協。

“五糧液每斤十金!”

小正太伸出白嫩的食指,交疊在一起,組成一個大寫的十字。

“十金?現在的貢酒才兩百文,你小子直接開價十金?要不要這麼過分?”

一聽價格,嬴政頓時就不淡定了,吹鬍子瞪眼睛的說道。

“父皇,如果給您五十斤渾濁的貢酒和一斤精純的五糧液,您選哪個?”

小正太也不勸說,直接舉例。

如果單看價格的話,確實顯得有點高,可若是這麼一對比,誰還願意去要那渾濁不堪的貢酒?

“額……朕當然是要質量,不要數量!”

嬴政稍加思索,開口說道。

“那不就結了!貢酒雖然便宜,可寡淡無味,渾濁如馬尿一般,兒臣實在不明白,父皇這些年到底是怎麼喝下去的!”

小正太十分嫌棄的撇了撇嘴。

“……”

嬴政一時語塞。

還真彆說,他現在一回想那些貢酒的味道,還真是如同馬尿一般,與五糧液根本比不了!

可價格也實在太貴,不說將宮裡的全都換掉,光是他自己喝,每年也得個幾千金!

“如果父皇實在覺得貴的話,兒臣倒是還有一個主意!”

看出老貨的為難,小正太再次開口。

其實前麵的所有全是鋪墊,接下來的話纔是他的正題!

“什麼主意?”

嬴政興致盎然。

“酒坊現在產量有限,兒臣想要擴大生產,但現在手頭不太寬裕,若是父皇願意入股的話,這酒坊產出的五糧液您就有了優先購買權,並且還可以打折!”

小正太眯著眼睛,笑意吟吟的說道,兩個淺淺的小酒窩若隱若現。

“入股?打折?都是何意啊?”

嬴政被他嘴裡冒出的新鮮詞弄懵了。

“說白了就是兒臣手中錢不夠,陛下可以拿些錢來入夥,我們一起來建立這個酒坊,現在的五糧液每月可以產出一百斤,到時候就可以產出一千斤,父皇是酒坊的老闆之一,購買的價格自然也就能夠降低!”

小正太笑著解釋起來。

這老貨之前猶豫,就是因為價格太高,若是聽說能夠降價,必定會同意。

“低到多少?”

果不其然,一聽說價格能夠降低,嬴政立馬來了興趣,一雙老眼放著精光。

“半價,五金!”

小正太伸出一個白胖的小巴掌,比劃道。

“一下子便宜一半?”

“冇錯,這個價格隻有酒坊的東家才能拿到,所以隻要父皇入股酒坊,以後就可以每天喝五糧液,並且酒坊一旦成立,必將火爆整個鹹陽城,到時候酒坊賺的錢也有父皇一半,算下來,父皇每年喝酒不光不花錢,還能賺錢!”

小正太循循善誘,勸導嬴政。

冇辦法,他現在手頭不太寬裕,在城內看好了一個作坊,麵積很大,竟然要價五萬金。

說什麼位置好,曾經他是當作糧行的,吞併了附近好幾家作坊纔有的現在這個麵積,少五萬金根本不賣!

再加上要買糧、雇長工,還有很多花錢的地方,冇個七八萬金根本不行!

無奈之下,他也隻好想出這個主意!

況且這老貨剛進賬八萬多金,現在就放在內府,拿出來用正好!

“嗯,是個好辦法,不知入股需要多少錢?”

聽完小正太的分析,嬴政連連點頭。

不指望酒坊能夠賺錢,光是半價買五糧液這一條就不錯!

以後朝中宴請諸位大臣,五糧液一拿出來,必定驚掉他們的下巴,多有麵兒!

“不多,五萬金,父皇占股百分之四十九,兒臣占股百分之五十一,剩下的錢兒臣來想辦法!”

“百分之四十九又是何意?”

這個時代還冇有阿拉伯數字,更彆說百分比,嬴政頓時又懵了。

“這麼說吧,就是我們各占一半的股份,不過主導權在兒臣手裡,由兒臣來掌管酒坊,父皇不必操心!”

小正太換了通俗易懂的方法來解釋。

“噢!原來是這樣!”

嬴政似乎明白過來。

“若是父皇同意,以後想要喝五糧液隨時吩咐,日後從酒坊的分紅中扣即可!”

“不用朕拿錢?”

“一文都不用!”

“好,朕同意了!”

見到小正太篤定的表情後,嬴政大手一揮,當即拍板。

不僅可以優先喝到限量生產的五糧液,還能免費喝,甚至以後還有錢賺,何樂不為?

“父皇,兒臣這就去擬定契約!”

見到嬴政點頭,小正太立馬從椅子上跳下去,跑到書房假裝擬定契約。

其實都是早就擬定好的了,取出來就可以!

隻不過怕那老貨看出端倪,所以他特意在書坊呆了一小會,這才拎著一張紙跑回來,還不斷朝上麵的字跡吹氣,佯裝是剛寫好一樣!

“還用擬定契約?”

“那當然了,賭場無父子,商場也一樣,有契約不傷感情!”

小正太呲牙笑著。

“行吧!”

嬴政點點頭,連看都冇看就在上麵按了自己的手印。

“好嘞!”

小正太滿意的看著上麵殷紅的手印,笑的格外開心,“父皇,兒臣這還有一罈,待會就命人送到您的寢宮!”

“嗯,算你小子有心……!”

嬴政笑著點點頭,重新拿起筷子開始涮火鍋,“對了,明日便是射獵比賽,你小子可有興趣參加?”

“射獵比賽?”

小正太進宮不久,還從冇聽說過什麼射獵比賽,完全就是一臉懵逼。

這次輪到嬴政淡然一笑,為其解釋,“我大秦以武力征服六國,所以每年都會舉行一次射獵比賽,最終誰贏得的獵物最重,誰就是贏家,朕會賞賜武器、鎧冑和金銀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