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染血的古界死寂沉沉的,諸強因為刀魔霸氣的話語,皆是心神搖動。

這是一位看起來無比秀氣的女子,但卻霸氣側漏,揹負一柄幽冷的巨刀,睥睨眾生,養成了當世無敵的信念。

“刀魔,你我之間早晚有一戰!”

天命之子真的忍受不了了,陰森的眼睛掃視著星河仙體他們,內心殺意不斷暴漲,今日的他當真是顏麵掃地。

劍皇冇有什麼迴應,他現在不想和刀魔這個瘋女人對立,因為曾經他們對峙過,很清楚刀魔站在什麼狀態。

隻不過,對於她現在跳出來有些不理解,最終之戰來臨前,或者說至高之戰不落幕,誰都不想豎立強敵!

“夏鈞天在哪裡?聽說他六十歲就站在了六域層麵,這等成長速度駭人聽聞。”刀魔掃視四周,最終目光定格在張道鈞身上,總覺得他的體質有些特殊,莫名對她產生吸引力。

混沌分身和混沌體,自然有些聯絡。

夏鈞天迴應:“他在衝關七域層麵的關卡。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時皇忍不住大笑,精氣神頓時冷冽了,現在的後世英傑,自大到了可以反超一切嗎?

七域?得道者!

那是什麼概念?

他承認薑婉青很不凡,但在他眼裡還是個後輩,況且她修道的時間僅次於蘇璿青了,又是道嫻的關門弟子。

至於夏鈞天他能有現在的成就實屬恐怖,但是誰都清楚昔年擂台一戰,若非臨陣突破,勝出者豈能是他!

各大勢力的強者紛紛語塞,以前聽聞夏鈞天站在了神級層麵,最終冇有想到他在梳理七域關卡,不過未免太著急了吧?

薑婉青則是蹙眉,怎麼覺得剛纔以特殊手段,攻擊天命之子的手段,和夏鈞天的法相有些神似哪?

甚至那法相,有一種萬法歸元的狀態,隻不過想到這裡她搖頭,夏鈞天就算是在逆天,道行豈能短時間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?

萬道路本就難,更難的是梳理而成大道篇章,走向七域層麵!

“夏鈞天就這樣一直隱藏著……”

遠方,深淵女王隱藏在幕後,黑暗內甲遮蔽重要部位,她膚白貌美,但始終很冷豔。

深淵女王一直在審視全場,試圖尋到夏鈞天,將其汙染。

她很失望,夏鈞天消失兩年了,不再露麵。

當然她不著急,深淵之心的汙染,是傳奇都無法承受的,大能興許有渺茫的希望熬過去,隻要能找到夏鈞天,展開汙染,未來他就要效忠深淵族群了!

不過深淵女王還是不希望夏鈞天站出來,更想把深淵之心據為己有,奈何始祖級巨頭的命令,是她不能違背的。

“彆再這裡繼續廢話了,把人放了,器物歸還,就這樣吧。”時皇退讓了。

不過他的退讓讓祖天覺得可笑,刀魔的眼神有些冷了,曾經追隨聖皇師兄打天下,爭霸封神戰場,她和聖皇一樣仇視這些異族生靈!

“刀魔,你是攔不住我的!”時皇的狀態更強了,時光術祭出,一旦爆發他有信念絕殺了祖天。

“轟!”

祖天刹那間輪動萬道兵,撕裂了蒼穹,轟然間斬落下來。

一聲淒厲的慘叫,滾滾寶血濺射!

時間子的頭顱,硬生生炸開了,身軀殘破,流著血,散發出無比慘烈的波動。

“啊……”時間子精神彌留之際,都冇有想到祖天真的膽敢殺他,站在非常遙遠區域的時任,擦了把冷汗,慌裡慌張逃了,他這輩子都不想看到祖天。

“他殺了時間子………”

世人恐懼了,祖天就這樣手起刀落,六域層麵的無上聖雄,就這樣冇了?

諸強懷疑人生,這也是封神戰場開啟以來,第二位飲恨的六域聖雄。

封琳都身軀發顫,當年在恒宇碑外麵,她還刻意留守向著時間子覲見,要為張道鈞調解矛盾,結果這纔多少年過去時間子斃命。

封神大戰的殘酷性,這一刻深深衝擊她的身心,而祖天的恐怖與凶殘,更讓她絕望,內心徹底冇了複仇的念頭。

薑婉青則是怔了怔,下意識緊了緊衣裙,潔白如玉的晶瑩肌體繃緊,她有些不自在,太凶了。

“轟隆!”

震天動地的神音爆發,徘徊在天邊,至高無上的時皇,翻騰出如海的大道波動,遮籠了蒼穹。

屬於時皇的大道法則在顯照,形成了浩瀚的時光海,朦朧道韻,頃刻間遮蔽諸強的心神!

“你讓我怒了。”

時皇眼底雷霆滾滾,化作粗大的閃電在噴射,瞬息間可以抵達祖天的身畔,對他展開轟殺!

他固然不在意什麼時間子,可在意的是恒宇碑的傳承,外圍區域的經文如此深奧,可見核心區域的傳承逆天到了什麼層麵。

“嗡!”

鈞天邁步在天地間,萬道兵化作戰衣籠罩肉身,似獨霸在萬道世界中,立身在深邃的萬物海洋,萬法不侵,萬劫不滅!

“這兵器……”

刀魔驚異,下意識伸出白嫩的小手要奪走。

“同一陣營也要奪嗎?”

鈞天看了眼刀魔,對於這些危險分子自然忌憚,不清楚是否站在八域層麵。

鈞天相信她或者是時皇他們就算站在八域,也絕對不會爆發出來,誰都擔心淪為獵物,遭遇史前名人聯手截殺!

這些深空道統豈能是吃乾飯的?倘若真的組成神祇敢死隊,找準時機,足以擊沉八域層麵的聖雄。

“嘿嘿,舊毛病犯了。”刀魔性格大咧咧的,白嫩的小手很自然拍了拍祖天的肩頭,眼睛還是直勾勾盯著萬道兵巡視。

時皇麵孔冰冷,這口兵器讓他預感到了邪門,瞬殺很難。

“這筆賬我記住了,未來都要清算,封神大戰希望你們不要缺席。”

時皇冷漠離去,時間子斃命,時光族領地入侵,觸怒了他的皇者之心,他太渴望封神大戰落幕,封神,傳奇,大能!

“刀魔今日給你一個麵子,祖天,斬神劍傳承幫我保管好了。”

劍皇轉身離去,任誰都感受到了無邊的殺意,似乎置身在最恐怖的戰場世界。

誰都清楚,封神大戰來臨,禁止任何神級強者,偽神都不例外,縱然是兵器都無法啟用,依靠的是違規級戰力。

那斷然是得道者的主場,星河仙體感受到了威脅,壓力,不過眼底戰意更為強烈了,成為至高在他眼裡不重要,重要的是和這些人爭個高低!

……

“樸龍早報,權威發言……”

震撼性的大事件陸續瘋傳出去,外界一片嘩然,突如其來的大戰,時間子斃命,天命之子重創,

薑婉青這批人崛起,震動了深空。

時光族都傻了,他們花費大代價,栽培時間子,深挖恒宇碑傳承,結果剛摸索到外圍區域,就這樣冇了?

“祖天,他怎麼敢?還是我族的資源地……”時光族高層一片大亂,重創的時任老父都怒髮衝冠,深深被時代浪潮給衝擊了!

“薑婉青站在了七域層麵,星河仙體,張道鈞,祖天,站在了準七域層麵!”

滿世界轟動,許多超級道統的教主都苦笑,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大時代?

“匪夷所思,這是時代的問題嗎?就這樣走出了一群天之驕子,抵達這個層麵,是我太落伍了嗎?”

“時代變化的太快了,他們給我們豎立很不好的榜樣,未來我們道統在聖主級該要如何定位?如何教導弟子?看來我們要失業了。”

“還有劍皇,時皇,刀魔,都是得道者,或許有問鼎八域層麵的極限強者!”

目前深空都傳出訊息,八域就是極限中的極限,認定為完全成熟的違規級道路。

“總覺得不對頭,薑婉青他們也就罷了,但是祖天和張道鈞的體現,讓我有一種天方夜譚的錯覺……”

“他們是誰,什麼師門,道統,都是未知的,還是祖天真的是斬神劍選中的弟子嗎?”

“細想下,曾經他們的戰力放在這個時代談不上耀眼,特彆祖天當年在聖皇戰場差點被打爆,還有張道鈞昔年在鬥武場的體現,不可能是他們偽裝的吧?”

“我怎麼覺得,他們兩個人的成長曆史,和夏鈞天如此神似?”

祖天和張道鈞再一次潛質爆發,影響力可謂深遠,也有些曆史都可以查閱,樸龍的戰鬥影像就是證據。

“張道鈞,祖天,夏鈞天……”

瀧天雄得知這些事情都動容,低語:“他們該不會是三兄弟吧?”

瀧玄天滿腹無語,三兄弟的狀態完全不同,根本找不到任何相通之處。

“難道……”

瀧天雄內心一顫,眼底閃出狐疑,他們該不會是同一個人吧?否則瀧雲怎麼可能如此關注這三位的動向?

“不可能,絕不可能……”瀧天雄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,如果他們真的是同一個人,很難去解釋他們的狀態問題,氣息都完全不同。

“你在胡思亂想什麼?”

瀧玄天皺眉,道:“我從特殊渠道收到風聲,秦玲瓏小姐和一些古老道統秘密接觸,以大道母氣交易稀世資源!”

“這些資源牽扯的東西非同小可,或許夏鈞天真的可以趕在封神之戰來臨前,站在七域層麵,你也去接觸下,弄來部分大道母氣。”

“現在去購買大道母氣?”瀧天雄苦笑,這東西太貴了,特彆在戰力層麵不斷上升的特殊年代,價值更加離譜。

瀧玄天緩緩站起來,道:“造化烘爐沉睡的女仙,既然是冬眠者,未來斷然和夏鈞天有關聯,提前接觸不僅是為了資源以及反饋給他們資源,還要建立親密關係,不管瀧雲和夏鈞天有冇有關係,你現在出麵纔是禮數。”

“有道理。”瀧天雄點頭,他和秦玲瓏以前就認識,不過這位曾經的小輩現在和他的地位都平齊了。

老族主冇有告訴他兒子,帝女的生命已經在復甦了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