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鳳兮若突然問道:“文王殿下,這樣的謠言你是從外頭聽了也不加證實就來這裡栽贓本王妃,還是說有人證還是物證?若是你拿不出來人證和物證,本王妃怕是覺得這就是你故意陷害,誣告,本王妃願意同你對簿公堂!”

“你!”

文王磨牙謔謔,脫口而出,“蘭側妃說了她看到了!”

好傢夥!

果然是江蘭茵!

鳳兮若冷笑了聲:“春喜,去把蘭側妃叫來。”

不用問,江蘭茵肯定哭求著楚玄淩把她偷偷帶回王府了,這個時候絕對不可能還在出雲觀!

春喜剛要去找人,春桃那邊就急急的跑來了:“不好了不好了,王爺,蘭側妃失足落水了,現在還在昏迷之中!”

楚玄淩一怔,朝莫宴吩咐道:“你留在這裡幫鳳兮若,文王和太師太過就將他們直接趕出去,凡事有本王兜著!”

話落,楚玄淩跟著春桃快步走了。

見楚玄淩一走,文王眼神動了動:“晉王妃,還是驗身吧。人證本王已經告訴你了。”

鳳兮若諷刺的勾唇:“文王殿下聰明一世糊塗一時,江蘭茵跟我不對付,這謠言既然是她佐證的,那外頭的謠言定然也是她傳出去的,我怎麼可能配合驗身?再說了,我已經是晉王妃,嬤嬤再有本事,還能驗出什麼來?”

聞言,其中一個嬤嬤上前小聲的道:“王妃娘娘,有些東西何必要說的這麼清楚明白呢,老奴還是有些辦法的,這是要辛苦一下王妃。這男人和女人那點兒事,自然有東西會殘存在女人身體裡,老奴若是能……”

好傢夥!

這都行!

鳳兮若鎮定自若的道:“那你怎麼分得清楚是王爺的還是什麼你們嘴裡的賊人的?”

嘶!

晉王妃好猛!

彆說文王和太師都驚的連連咳嗽掩飾尷尬,就是見多了這些的兩個宮裡來的嬤嬤都羞的紅了老臉。

要死了,鳳兮若怎麼……怎麼這麼說話!

鳳兮若一本正經的道:“你們怎麼一個個都一副吃屎的表情?本王妃說的不對嗎,本王妃貌美如花,身材有料,王爺時常都把持不住啊,剛纔在馬車上還顛鸞倒鳳呢,嬤嬤,你本事這麼大,還能分清楚是誰的東西啊?”

有本事你特喵的去DNA啊!

鳳兮若嘲諷的勾唇,她回頭看了看外麵的天色:“既然皇上說了,要證明自己的清白,行啊,證明那本來就是謠言,自然就清白了。走吧,春喜,本王妃的房間搬一箱銀子來。”

春喜一怔:“小姐,這是要做什麼啊?”

鳳兮若微微一笑:“這有錢能使鬼推磨,本王妃去跟外頭的百姓好好的聊聊,找到謠言的源頭,這些錢自然不能不花是吧?”

“是。”春喜小跑著回去搬銀兩。

文王大吃一驚的看向身邊的太師:“鳳兮若是不是瘋了,姑孃家被賊人擄走,必然羞愧不已,她,她……這會兒還出去跟人大聊特聊這個事?”

太師也是懵逼了。

這女人……到底有冇有羞恥心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