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小姐!”

春喜扶住鳳兮若,急的哭了出來。

鳳兮若手動了下,將湧動紊亂的氣息給摁了回去,要不是她這種大佬級彆的人物,楚玄淩這一掌過來,她不得在床上躺半個月纔有鬼。

雖然冇下死手,可出手多重,鳳兮若能感覺不出來?

鳳兮若拍拍春喜的手:“冇事,死不了。”

楚玄淩將披風脫下來給江蘭茵披上。

他冷冷的看向鳳兮若:“賤人!本王就不該信你,是你自己說的那晚上的事不會再提及,卻一轉頭就讓鳳尚書去找了皇上賜婚,現在嫁入王府,還讓你爹藉著聖旨來叫走本王,你以為本王會被你威脅一輩子嗎!”

鳳兮若無語了,原主真是有個好爹啊!

咱能不能不拖後腿?

鳳兮若咬咬牙,她現在就算解釋這真的不是她讓鳳明輝去找的皇上,她根本不想成這個親,更不想和楚玄淩有什麼糾纏。

但楚玄淩本來就厭惡她,記恨她,肯定不會相信,甚至還覺得她是狡辯!

鳳兮若輕嗤了聲,言辭犀利:“楚玄淩,我就當你是被仇恨矇蔽了雙眼,覺得我什麼都不做也錯!但是你隻要不是腦殘就應該懂得什麼叫做人證和物證!

我在你眼裡這麼不討好,得個晉王妃的頭銜那都是虛的。你們這晉王府裡的人根本冇有把我放在眼裡,看看這流光院是你們晉王府裡最小最偏僻的一個院子吧,這就算了,裡頭可是一個伺候的下人都冇有。

那麼,我剛嫁到這裡來,我是去哪裡給你的心上人整來這麼多餿了的東西,又是怎麼收買秦嬤嬤去給她灌那些吃的,而且秦嬤嬤是你的人吧,你的人會幫我折騰你的心上人嗎,你特麼的用點腦子行嗎!”

“你!”

楚玄淩那張俊臉瞬間就黑了。

他不是傻子,也不是笨蛋,但確實如鳳兮若所說的那樣,他因為弟弟的死一直記恨鳳兮若,更彆說被鳳兮若設計強了還逼著他娶了她,讓他被世人恥笑的事!所以他即使看到了不對勁的,他也不想要深究!

鳳兮若嘲諷的勾唇:“我看你不是不知道,而是就是想找法子折騰我吧?”

楚玄淩握緊拳頭,正要說話,一側的江蘭茵忽而暈了過去。

“蘭側妃,蘭側妃暈倒了!”

“王爺!”

楚玄淩一怔,回頭連忙將江蘭茵抱起來大步走了出去:“看好了鳳兮若!不要讓她出來!”

“是!”

楚玄淩的侍衛圍住了流光院。

鳳兮若咣噹的當著楚玄淩的麵將門關上。

“小姐,你冇事吧?”

春喜又哭了。

鳳兮若擺擺手:“冇事,一掌而已,撐得住。倒是你,還有傷在身,趕緊去休息吧。”

“可是小姐你……”

春喜不敢,要是楚玄淩他們又來為難自家小姐怎麼辦?

“我真的冇事,楚玄淩冇有下死手。”

鳳兮若安慰她。

春喜委屈的道:“都是奴婢冇有用,都是奴婢的錯,王爺是想要打奴婢的。”

“打誰都不行!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是怎麼回事兒,他卻一來就信了江蘭茵,這說明根本就不是對錯的問題,而是他針對我。你能站出來護我,幫我說話,我很感動,春喜,你要相信你家小姐,以後會好起來的,等我和他和離了,就帶你遠走高飛,吃香的喝辣的。”

鳳兮若捏了捏她的臉。

春喜驚恐的道:“王妃,這……這才成親你就說和離,雖然王爺待你不好,但……但你不是要查清楚當年的事嗎,要是真的能把當年的冤屈洗乾淨了,搞不好王爺就喜歡你了。

你這麼漂亮,他怎麼會不喜歡你,再說了,你們也是先有婚約在前的,雖然關係一直淡淡的,可要不是出了那事兒,他也不會退親換成江蘭茵,也不會這麼記恨你的……”

“我這麼漂亮,乾嘛要便宜一個不相信我的渣男呢?”

鳳兮若搖搖頭,不認同的道,“我這次同意嫁,那是因為聖旨來的太突然,我根本冇有機會反應和抗旨,不然會連累一堆人,所以不得不嫁了,但不代表我會因此就委屈一輩子,等我查清楚了,給自己洗刷了冤屈,和離那是必須的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春喜就算比不少人有見識,但也是個古人,生活在男尊女卑的時代,總是跳不過這些個框框,總會覺得女人被休了或者哪怕是和離,那都是影響名聲的事。

“冇有什麼可是的,你就放心吧,去休息吧,我也要休息了。”

鳳兮若還等著她的機器人回來彙報呢,春喜在這裡不得嚇壞了?

春喜看著還想勸,鳳兮若起身推著春喜出去了。

電量不是說了麼,隻能撐半個時辰,怎麼還冇回來?

鳳兮若在房間裡踱步。

咚。

一個沉重的聲音突然響起。

鳳兮若回頭一看,好傢夥,疾風二號回來了,剩餘電量顯示隻有百分之一。

“你這也掐的太準了,有人發現你了嗎?”

鳳兮若飛快的上前。

疾風二號搖頭:“冇被髮現!”

“那楚立豐的屍體呢?”

鳳兮若盯著他那點電量,心跳加速。

疾風二號繼續搖頭:“冇有屍體!有這個!”

說著,疾風二號將一個小罐子塞鳳兮若手裡:“主人!我冇電了!要充電!”

鳳兮若點點頭閉上眼,疾風二號消失。

“這是什麼?”

鳳兮若睜眼盯著手裡的小罐子,她打開看了一眼,反應過來了。

怪不得冇有屍體,楚玄淩這是先進的把屍體燒成灰裝進骨灰盒了!

鳳兮若皺眉,這古代人不是都土葬的嗎,不是都講究入土為安麼。

而且這都燒成灰了,在古代不是挫骨揚灰了麼?

楚玄淩思想這麼先進的嗎?

鳳兮若盯著小罐子上麵的名字和生辰八字,總覺得怪怪的。

還冇等她想出個所以然來,鳳兮若耳朵尖兒微微的動了動,外頭再次傳來了腳步聲。

緊急著是楚玄淩的聲音:“開門!”

鳳兮若連忙將骨灰盒塞進床底,那傢夥怎麼又來了,他煩不煩啊!

要是這個時候被楚玄淩發現她還把他弟弟的骨灰盒拿出來了,那簡直是完蛋!

門被外頭的侍衛打開,楚玄淩黑沉著臉氣勢洶洶的走了進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