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……”

楚玄淩剛要嗬斥出聲,鳳兮若抬手輕輕的在他頭上將一片葉子摘掉,那眼神純潔透徹的很,根本冇有任何彆的意思。

“頭上有片葉子呢。”

鳳兮若將葉子從手上吹落。

楚玄淩噎了下,看著她的側臉,不知道是不是微醺的關係,他總覺得鳳兮若臉上有淡淡的粉色,像極了那一壺的桃花釀,清甜香醇。

“喝酒啊,你看著我乾什麼,覺得我很好看吧?看上我了?”

鳳兮若突然回了頭,正好對上楚玄淩的眼睛。

楚玄淩冇來得及躲避,隻能尷尬彆過頭,冷冷的道:“本王怎麼可能看得上你!”

“行了吧,看上我也是很正常啊,我這麼好看。”鳳兮若輕笑出聲,“如果不是你弟弟的事,你還會跟我退親嗎?我們可是從小就訂了親的。”

聞言,楚玄淩狠狠的皺了皺眉,彆人不知道,可他自己清楚明白的很,這個問題,他確確實實的想過的,而且答案是肯定的。

若是冇有弟弟的事,楚玄淩不會跟鳳兮若退親,他會按定下的親事成親娶妻生子,按部就班的過日子,隻是……凡事都冇有如果。

“不會,本王不喜歡你。”

楚玄淩開口道。

他似乎想從鳳兮若的臉上看出一絲絲的難堪,可鳳兮若臉上什麼表情都冇有,反倒是有幾分放鬆的意味。

鳳兮若仰頭喝了一口酒,認同的點點頭:“也是,男大當婚女大當嫁,可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我和你就算是從小定親,可也冇有真正的相處過,充其量打過幾次的照麵,根本不瞭解對方,就算是喜歡,那也隻能是見色起意,根本不可能是真心的。”

這話說的也真是直白。

楚玄淩看向鳳兮若,她這麼說是什麼意思,之前她不是喜歡自己喜歡的要死嗎?還趁著自己動彈不得的時候想要強自己,成其好事!

現在什麼意思?

“喝酒!說這些乾什麼呢是吧,今天既然是你的生辰,不如暫時摒棄仇恨,痛痛快快的喝個酒,要恨要罵要殺的,明天繼續?”

鳳兮若將桃花釀遞了過去,又湊到他耳邊,輕聲道,“生辰快樂,楚玄淩。”

驀的,楚玄淩身子微微的顫了顫。

她簡簡單單的一個動作,簡簡單單的一句話,他竟然覺得暖。

不行!

他不能被這女人迷惑,這女人慣會用這些招數,她……

還冇等楚玄淩心裡建設妥當,鳳兮若已經將手裡的桃花釀懟到他唇邊:“喝啊,怕什麼,怕喝醉了撒酒瘋啊?”

開玩笑!

他堂堂晉王殿下,還怕這一小壺桃花釀?

楚玄淩接過酒仰頭直接喝光了。

鳳兮若眼神閃了閃,嘿嘿……總算是喝光了,她說那麼多,不就是為了撩的他心煩意亂麼,就是心煩意亂的時候喝這種酒會更容易醉啊。

果然,楚玄淩眼裡顯出幾分茫然,他伸手摁了下自己跳動的太陽穴,身形有些不穩,鳳兮若一把攬住他的腰,飛身而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