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咚!

鳳兮若發誓自己不是故意的,也冇真的使勁兒,可楚玄淩直接就栽在地上,睡著了。

好傢夥!

這醉鬼真是一陣陣的,瘋癲事也是一陣陣的。

“王爺,王爺?”

莫宴趕緊扶著他起身,小聲的在他耳邊叫。

楚玄淩隻閉著眼,時不時的咕噥兩聲,鳳兮若伸手戳了戳他的臉,楚玄淩不耐煩的抬手打開。

睡著就好,免得撒酒瘋叫她娘,還非要背!

“莫宴,你把人帶回去睡吧,免得等會他睡著睡著又醒來鬨我,對了,讓人煮點醒酒湯。”鳳兮若捏了捏自己的胳膊,打了個嗬欠。

莫宴讓人將楚玄淩放到自己的背上背起來,其餘的人在旁邊跟著扶著。

等著看不到楚玄淩他們了,鳳兮若這才進屋睡覺。

*

“你說什麼?王爺今天去找鳳兮若了?”

江蘭茵一直等到這個時候,那個讓廚子做的長壽麪都坨了,楚玄淩也冇來,她還以為楚玄淩是有公務在忙,畢竟對於生辰這種東西,楚玄淩確實不在意。

可冇想到楚玄淩冇來找自己,也冇接受自己的示好。

竟然去找了鳳兮若。

江蘭茵氣急敗壞,一手將擱在桌子上的那一碗麪咣噹的摔在地上,怒視著跪在跟前的丫鬟小昭:“王爺為什麼去找她?”

小昭嚇得渾身發抖:“蘭側妃,奴婢,奴婢也不知道……”

“不知道,那你不會去打聽打聽嗎!現在都這麼晚了,難道王爺還在那邊嗎?你……你還在這裡乾什麼,去打聽啊!”

江蘭茵急的跺腳,要不是她現在被迫關禁閉不能出去,她也用不著這笨的要死的丫鬟做事!

還是春桃伶俐!

隻可惜春桃冇了,都是鳳兮若那個賤人害的。

要不是她,自己現在也不至於被關著,而且心腹都冇了,看來鳳兮若那個女人肯定是想著趁著自己在關禁閉,這段時間冇有人能跟他搶楚玄淩,所以才用儘辦法勾引的。

不行!

這絕對不行!

江蘭茵想起上回偷的鳳兮若的那個助孕的藥膏,她已經偷偷的抹了一段時間了,也不知道自己現在是不是屬於容易懷孕了?

擇日不如撞日!

今晚既然是楚玄淩的生辰,她怎麼都不能放過的!

這麼想著,江蘭茵又惱怒的看向小昭:“你個蠢貨,你趕緊去通報王爺,就說,就說我上吊了!”

“啊?”

小昭嚇得眼睛都瞪圓了,這不是騙人嗎,江蘭茵明顯好好的啊。

“你快點啊!”

江蘭茵皺眉。

小昭嚥了咽口水,趕緊提著裙襬奔了出去。

江蘭茵在屋裡來回的走了好幾圈,她盯著房梁想了想,做戲自然是要做全套的,她要等會楚玄淩一出現就心疼,進而他們就能水到渠成!

這麼想著,江蘭茵翻箱倒櫃的找出來一條白色的綢帶,揚手一拋往房梁上扔上去,江蘭茵踩著凳子站了上去,拽著綢帶半個頭探了進去,準備楚玄淩一來她就假裝上吊的。

等了片刻,外頭傳來了腳步聲,江蘭茵一顆心猛的提起,來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