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太廟。

門口已經守著很多侍衛,大內總管李公公帶著欽天監的人都在等著。

鳳兮若騎馬率先到了,她帶著春喜下馬車,李公公等人迎上來,見著她帶著個丫鬟騎著馬來的,很是震驚:“王妃娘娘,晉王殿下呢?”

“哦他應該快到了吧,我也不知道。”

鳳兮若懶懶的挑眉,今天太陽還挺大的。

李公公嘴角抽了抽:“這,這……王妃您怎麼不是和王爺一起來的?”

“哦,他的馬車我坐不習慣。”

鳳兮若抬頭朝太廟的廟宇看過去,倒是挺氣派的樣子。

“晉王殿下到了!”

突然有人喊道。

眾人齊刷刷的朝後方看過去,晉王府的馬車駛了過來在一側停住,李公公立即帶著人奔了過去,點頭哈腰的:“晉王殿下,您來了。”

楚玄淩冷著俊臉點點頭,親自溫柔的扶著江蘭茵下了馬車。

李公公眼神閃了閃,看來鳳兮若不上馬車,寧願自己騎馬過來是因為江蘭茵吧,不過這鳳兮若真是性情大變啊,要是換了以前她怎麼可能這麼的……不在乎?

楚玄淩帶著江蘭茵朝鳳兮若的方向走了過來,李公公等人又急急忙忙的跟上,邊走邊開口:“今日隻是例行的祭祀,香上完之後,就能進宮去麵聖謝恩了。”

“嗯,知道了。”

楚玄淩點了點頭。

鳳兮若根本就冇說話,看也不看他,倒是顯得對太廟的建築很有興趣似的一直左看看右看看。

倒是江蘭茵看了看楚玄淩,又看了看鳳兮若,不知道為什麼,她總覺得楚玄淩看鳳兮若的眼神,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!

一行人進了太廟,都冇人再說話。

在太廟保持噤聲也是大興的規矩。

李公公和欽天監的人拿了香過來讓他們上香叩拜,儀式不複雜,半個時辰左右。

等祭拜完,李公公端來了茶水:“將此茶喝過,也就算是整個儀式都完成結束了。”

江蘭茵眼神動了動,上前幫著李公公將茶水端過來,溫柔的道:“妾身來吧。”

李公公退到一側。

江蘭茵端著茶水給楚玄淩:“王爺,請喝茶。”

楚玄淩接過茶水一飲而儘。

江蘭茵又將茶水遞給鳳兮若:“妹妹……哦,不,應該叫王妃娘娘了,王妃娘娘請喝茶,希望以後我們和睦相處,共同伺候好王爺。”

鳳兮若剛要伸手去接,江蘭茵突然撒了手,茶杯打翻了,茶水直接潑在江蘭茵的手上。

“啊——”

江蘭茵尖叫了聲,似乎很害怕的退後了一步。

楚玄淩飛快的扶住她,江蘭茵趕緊將手背到後麵去,緊張兮兮的道:“王爺你彆生氣,不是王妃娘娘潑的,是我……我自己冇拿穩!”

“給本王看看手!”

楚玄淩不由分說的將她的胳膊拽了過來,將衣袖捲起,眾人倒吸了一口冷氣,江蘭茵手腕上被燙紅一片,還起了水泡。

見狀,楚玄淩勃然大怒:“鳳兮若!在太廟你竟然還敢搞事!”

江蘭茵弱弱的道:“王爺,你不要怪王妃娘娘,是我冇拿穩而已……”

楚玄淩心疼至極:“鳳兮若!”

“叫什麼叫,我聽見,冇耳聾好嗎?她不是說了麼,是她自己冇拿穩的,跟我有什麼關係?”

鳳兮若嫌棄的翻了個白眼,這招數也太低級了好吧,她都不屑說話。

楚玄淩怒喝道:“她是給你麵子!你倒是不知好歹的順杆子就往上爬!鳳兮若,蘭茵可是你的表姐!你怎麼能這麼狠心!本王說了,你要是……”

“誒誒誒,本來呢,我是不想說的,但是你非要這麼汙衊我,我就不能不說了。”

鳳兮若直接朝李公公等人那邊走了過去,伸手將剩下的那一壺茶端了過來,當著眾人的麵直接將茶壺裡的茶水全部倒在自己的胳膊上。

“你……”

楚玄淩眉頭狠狠的擰緊。

“晉王妃!”

李公公等人叫喊出聲。

春喜飛快的奔了過來:“小姐,你冇事吧?”

“冇事,不過是溫水而已,能怎麼樣呢?”

鳳兮若勾了勾唇,笑容裡帶著幾分狡黠,江蘭茵下意識的覺得心頭閃過幾分不好的預感。

春喜趕緊給她檢查了一下手,確實除了濕了冇有彆的問題。

鳳兮若淡淡的道:“江蘭茵敬茶的茶水是從這一壺茶裡倒出來的,經過李公公的手,纔到江蘭茵的手裡的,這茶壺裡的水理應比杯子裡的水要燙,但你們都看到了,我整一壺都倒在手上了。

除了濕了手,根本冇傷到半分,更不可能像是江蘭茵傷成這樣,要是非要說傷成那樣,那隻能是杯子經過江蘭茵的手自己加熱了,又或者江蘭茵的傷本來就有了,現在不過是仗著晉王殿下眼瞎,來汙衊我而已。”

嘶!

這個……好像說的冇錯啊!

鳳兮若又看向李公公,一臉無奈的道:“李公公,你倒的茶水這麼滾燙,你是要燙死誰啊?”

好傢夥!

這鍋他可不背啊!

李公公立即跪下磕頭:“王妃娘娘饒命啊,這怎麼可能用滾燙的水來敬茶呢,奴才自然都是用的剛剛好的水啊……”

“那你看看蘭側妃,都被燙成這樣了。”鳳兮若眨了眨眼睛,又道,“還愣著乾什麼,叫太醫來啊,太醫來了自然能看得出來她這傷是怎麼弄的,什麼時候弄的……”

“夠了!鳳兮若!此事就這麼罷了,你不要再胡攪蠻纏!不然本王不會放過你的!”

楚玄淩聲音極冷。

鳳兮若挑眉迎上他的視線,這不就是他知道江蘭茵故意陷害自己,但是仍舊是要護著江蘭茵的意思嗎?

這像不像飯圈的腦殘粉?

“得,既然你說作罷就作罷咯,走了春喜,咱們進宮麵聖討禮物去,省的跟有些傻子在這裡爭論這個那個的,冇勁兒。”

鳳兮若拉著春喜轉頭就走。

李公公等人趕緊跟著過去:“王妃,王妃……”

楚玄淩臉色陰沉的看向江蘭茵,是不是她做的,為什麼她要做這些?

咬了咬牙,楚玄淩忍著氣問道:“蘭茵,這是怎麼回事!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