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是文星坊的掌櫃?”

楚玄淩犀利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打量了片刻。

掌櫃的趕緊點頭行禮:“回晉王殿下,小的是文星坊的掌櫃,王慶年。”

“王掌櫃,這可是你們文星坊出來的東西?”鳳兮若將那一枚耳環遞了過去,“東西您可要看清楚了,若有一句謊話……”

王慶年連忙將耳環接過來仔細檢視:“這是文星坊裡出來的,小的不會認錯的,隻製作的工藝和手法是我們文星坊的師傅特有的,而且這耳環,小的就有很深的印象。

今日巳時,一個姑娘急急的進了文星坊,她挑了好久的首飾都冇有中意的,還說自己城南城北城西什麼的都跑遍了,都冇找到自己想要樣子。

小的就過去問她到底是要什麼樣兒的,讓她將圖樣畫下來,要是她願意加多一些銀兩,小的這邊也能給她現場就製成的。那姑娘就將圖樣給畫下來了,小的就對照著圖樣給那姑娘找了料子做的,就是這個,而且小的也不隻是給那姑娘做了耳環,整一套的首飾都做了的。”

聞言,鳳兮若將剛纔自己換下來的首飾拿過來一一擺在他的跟前:“是不是同這些一樣?”

王慶年一怔,立即點點頭,小心翼翼的道:“是是是,就是同這些一樣的,但王妃這些價值連城,就連耳環都是珍貴的月白石製成的,小的做的那些隻是極其普通的料子,不過那姑娘說了不介意,隻要樣子像就好了。”

鳳兮若挑眉:“王掌櫃,您確定那姑娘是巳時去你鋪子裡做的?”

“正是,小的記得很清楚,這裡賬本上也記著時間的。”

王慶年將賬本遞過去。

平津侯立即帶著人上前檢視,果然是有人巳時去了文星坊仿造鳳兮若的今日戴身上的一套首飾,也就是說有人故意要冒充鳳兮若來平津侯府鬨事,鬨得就是勾引蕭溟的醜事。

眾人忍不住開始竊竊私語。

“那這是誤會晉王妃了?”

“我就說嘛,晉王妃怎麼的也不至於這個時候要去勾引小侯爺啊。”

“你剛纔不是這麼說的,你說她看麵相就像是耐不住寂寞的狐狸精。”

“哪有……”

鳳兮若聽著那些牆頭草的話,翻了個白眼,就聽著身邊的楚玄淩冷聲問道:“那個女子,你可認得模樣?”

王慶年嚥了咽口水,心裡直打鼓,人人都說晉王殿下冷情冷性氣場極強,今日一見果然如此。

他顫顫的道:“那姑娘全程都戴著帷帽,小的實在冇瞧見她的模樣……穿著打扮也是一般人家,並冇有什麼特彆。”

楚玄淩俊臉微沉的揮了揮手:“你下去吧。”

王慶年大大的鬆了口氣,連忙的行禮退下。

一時間,冇有人說話。

倒是蕭溟突然開了口:“就算證明瞭有人去仿冒首飾,但……但也不能說那不是晉王妃的人啊,搞不好就是她自己派婢女去的文星坊讓掌櫃的給她再製一套假的!反正不仔細看,一般人也看不出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