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鳳兮若邊練字邊淡淡的道:“用腳指頭想都知道是她,要不是楚玄淩,我當場就撕了她個小賤人。”

春喜咬咬牙:“王爺真是被豬油蒙了心,怎麼這麼多次都看不出來江蘭茵的真麵目呢!不行,奴婢現在就要去跟王爺說說!”

話落,春喜轉頭就要走出去,鳳兮若無語的叫了聲:“回來。”

“小姐,奴婢隻是……”

春喜委屈的皺眉。

“你啊,做事都不經過大腦的,你是我的人,你去說,還說楚玄淩心上人的壞話,楚玄淩能相信你嗎,不讓人打你板子就很不錯了,還能聽得進去?”

鳳兮若白了她一眼。

春喜歎口氣:“那怎麼辦,次次都讓江蘭茵給溜過去,誰知道她下次還搞什麼鬼!防不勝防啊!”

“你放心,你家小姐可不是坐以待斃的人,等晚點我嚇都嚇死她。”

鳳兮若悠悠的道。

春喜一怔,好奇的湊過來:“小姐,你有辦法了啊,要不要奴婢幫忙?”

“不用,你好好的去睡覺,我也好好的睡覺,自然有人幫忙。”

鳳兮若挑了挑眉。

春喜微微的吃了一驚,總覺得自家小姐現在很多的秘密。

*

夜半時分。

江蘭茵在自己的屋子裡正準備休息,一陣冷風從開著的窗吹過,她煩躁的開口:“小昭,還不快點把窗子給關上,你是要冷死我啊?”

守門的小昭一怔,急急的繞到一側進窗子關上。

嗖。

一道白色的身影,從另一個窗子外閃過。

江蘭茵渾身顫了顫,還以為自己看花眼了,她揉了揉眼睛:“小昭!”

外頭冇有聲音。

江蘭茵抿了抿唇,快步上前將門打開,竟然看到小昭暈倒在窗戶之下。

“這……這……小昭!你竟敢偷懶在這裡睡覺,讓你關窗的,你……”

江蘭茵疾步奔上去,踢了小昭一腳,可小昭一動不動,她剛還要再踢一腳,身後一冷,她飛快的回頭,一道白影又閃了過去。

“誰!誰在那裡裝神弄鬼!來人!來人!”

江蘭茵尖叫連連。

其餘的下人紛紛的跑了過來。

“蘭側妃,怎麼了?”

“發生什麼事了?”

“這是怎麼了?”

那些個下人都被江蘭茵整懵了。

“有,有刺客!”

江蘭茵尖叫著指了指倒在地上的小昭,“你們看,小昭死了……”

“冇死冇死,暈了而已。”

下人們過去探了一下小昭的鼻息,急急的道。

小昭這會兒也恍恍惚惚的揉著眼睛醒過來,江蘭茵回頭怒道:“讓你關個窗,你是怎麼了!”

“奴婢,奴婢也不知道,剛纔關窗的時候,隻覺得後腦勺一疼,就暈過去了……”

小昭揉了揉後腦勺。

“你個蠢貨!關個窗都能暈!”

江蘭茵氣急敗壞的怒罵,她想起剛纔兩次看到一閃而過的身影,急急的朝守門的侍衛問道,“真的冇有刺客?你們巡邏可仔細了?”

“蘭側妃,真的冇有。”

侍衛們應聲道。

江蘭茵抿了抿唇,吩咐道:“那……那你們都守在我房間的門口!哪裡都不許去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