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萬花樓。

鳳兮若本來想直接去萬花樓和花媽媽交易的。

可轉念一想,萬花樓可是花媽媽的地盤兒,她上次是以偽裝的身份去的。

後來除了揚州姑娘知道她真實身份之外,花媽媽那邊是不知道的,眼下她要是再去萬花樓還得再做偽裝,很是麻煩。

而且最重要的是,萬花樓是花媽媽的地方,她怎麼知道到時候花媽媽會不會動什麼手腳貪汙她的畫稿?

雖然她也不怕就是了,但懶得折騰。

鳳兮若選了一家茶樓,戴了麵紗坐在那裡等著,春喜給了點碎銀給路上的小乞丐讓他去萬花樓送信兒。

半個時辰後,花媽媽火急火燎的趕來了,可她愣了愣:“你是……”

“我家公子走不開,差我來交畫兒,喏在這裡呢。”

鳳兮若將畫稿遞了過去。

花媽媽趕緊過來翻看,越看越驚喜:“哎呀,你家公子這畫的真好,這些個衣服還有首飾的款式當真是新穎,我見都冇見過呢。”

“那花媽媽可滿意啊?”鳳兮若毫不意外的勾唇,“若是花媽媽不滿意,我家公子說了,可以給您換一批,這些呢,賣給彆人也可以。”

“誒誒誒,滿意滿意,你回去同你家公子說,以後有畫稿隻管賣給我,其他的人就不需要了啊。”

花媽媽笑著將一個小盒子推了過去,裡頭是銀票。

鳳兮若將銀票數了數,交給春喜,低聲吩咐:“拿去銀號存起來。”

這些可是她以後跑路的基金。

春喜點了點頭,抱著小盒子跑了。

花媽媽看鳳兮若冇吭聲,她又急急的道:“姑娘,你家公子能不能不賣這些東西給彆人?”

嗬,花媽媽這是想要壟斷啊,那價格可是要高點的。

鳳兮若輕笑了聲:“我家公子呢不好女色,但是喜歡銀兩,花媽媽若是爽快,我家公子也很爽快的,花媽媽你書是吧?”

聞言,花媽媽立即反應過來,咬咬牙道:“行,不就是銀兩嗎,隻要這次這些衣服首飾做出來,我萬花樓的姑娘穿著吸引人,效果好,到時候我自然再加價的,姑娘,您說呢?”

“好啊,我會回去告訴我家公子的。”

鳳兮若知道進退,見好就收。

花媽媽趕緊把畫稿收好,又問:“那下一次畫稿什麼時候能給我?”

“花媽媽不是要先試試這一次畫稿的效果嗎,這樣吧,兩個月之後的今日,咱們還是到這裡來?如何?若是到時候你覺得不值得,那就不用來了,那麼我和我家公子也明白了。”

鳳兮若淡淡的道。

花媽媽想了想,點頭:“如此也好,那我去找裁縫和匠人趕製出來。到時候也好給你家公子反饋效果。”

“好。”鳳兮若抿了一口茶水,這才問道,“花媽媽,您見識多,人脈廣,我管你打聽個人。”

花媽媽現在高興的很,自然滿口答應:“那可以,不是我誇口,整個京城就冇有我花媽媽不認識的人,你隻管說。”

鳳兮若將一張畫像遞了過去:“花媽媽,您可見過此人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