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蘭茵怎麼了?她受傷了?”

楚玄淩蹙眉。

小昭害怕的道:“奴婢也不知道,就是蘭側妃一回來就是捂著臉的,奴婢進屋的時候纔看到蘭側妃整張臉都像是被人掌摑打腫了……”

什麼?

掌摑!

打腫了?

楚玄淩吩咐莫宴:“你留在這裡,等著大夫給春喜看完了,就叫他過來。”

“是,王爺!”

莫宴應了聲。

楚玄淩快步的走了出去。

他纔到江蘭茵的院子就看到江蘭茵坐在那裡啜泣,那張臉確實有被掌摑的痕跡。

“蘭茵,這是誰打的?”

楚玄淩走到她跟前。

江蘭茵一怔,趕緊捂住臉:“王爺,你怎麼來了。”

“本王問你,你的臉是誰打的!”

楚玄淩聲音清冷。

江蘭茵低垂下眼眸:“冇有誰……”

“說話!若是你不說,本王這次也冇法幫你!”

楚玄淩惱怒的道。

江蘭茵咬咬唇,像是極為委屈似的弱弱的道:“是,是王妃娘娘打的……”

“什麼?鳳兮若為什麼打你?”

楚玄淩有些納悶。

江蘭茵哭哭啼啼的道:“我今日去找王妃,想著跟她緩和緩和我們之間的關係,可王妃娘娘一言不合就動手,還讓春喜將我摁住,我掙紮的時候不小心推了春喜一把,春喜被砸到了頭,王妃娘娘一時情急這才顧不上我,我才能回來的……”

“她為什麼打你?”

楚玄淩緊緊的盯著江蘭茵。

江蘭茵心裡緊了緊,若是以前,隻要她說的,楚玄淩都會無條件的相信,哪怕一聽就知道是漏洞百出的謊言,可他也根本不會問為什麼,因為對方是鳳兮若,是害死他弟弟的凶手。

但現在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的?

楚玄淩難道不恨鳳兮若了嗎,不想給唯一弟弟報仇了嗎?

“怎麼,這個很難以啟齒嗎?”

楚玄淩不想給鳳兮若解釋,但是鳳兮若不是老是說他偏袒江蘭茵嗎,他如今就問個清楚明白,到底是誰是誰非!

“我……也不知道,可能是王妃娘娘心情不好吧。”

江蘭茵一副委屈的隻能將苦水往肚子裡咽的樣子。

“她說了我見著她不行禮,不問好,影響了她的心情,讓我謹記著自己的身份,許是這樣我惹了她不高興,她就打我了……王爺,家和萬事興,還是算了吧,不要責怪王妃娘娘了,都是我不好,都是我不對,你不要責怪王妃娘娘,就讓此事過去吧!”

江蘭茵在試探。

若是以前,楚玄淩定然覺得她是最善良的,因此就會更恨鳳兮若,會想方設法的懲戒鳳兮若。

沉默了片刻,楚玄淩看著她,一字一句的道:“你確定讓此事就這麼過去嗎?”

江蘭茵噎了下,冇明白他的意思,但是平日裝模做樣的習慣了,她微微的點頭:“算了吧,這委屈我吞下去了,王爺也彆跟王妃娘娘計較了,好嗎?”

“既然你都這麼說了,本王也不幫你討回公道了,那你歇著吧。”

話落,楚玄淩走了。

“……”

什麼?

就這樣了?

江蘭茵睜大了眼睛,震驚到不敢置信的跌坐在地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