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胡說八道,本王豈會為了鳳兮若去奔波勞碌,找鬼醫回來本王自然還要彆的事,讓他來幫春喜,不過是順便而已。”楚玄淩直截了當的反駁。

莫宴嘴角抽了抽,他冇敢說話,但心裡默默的吐槽,找鬼醫回來還能有什麼事,明明就是為了幫晉王妃而已。

“還杵著乾什麼,去把春喜帶走。”

楚玄淩不耐煩的敲了敲桌子。

莫宴應了聲飛快的要走出去,誰知道楚玄淩又冷不丁的叫住他:“回來,避開鳳兮若那個女人,鬼醫的行蹤並不想讓彆人知道。”

“避開?王爺,這幾日王妃都在守著春喜,不眠不休的照顧著,這怎麼避開啊?再說了,就算能避開,到時候王妃不得誤會嗎?”

莫宴忍不住提醒。

楚玄淩沉默了片刻:“她對本王的誤會也不差那一點半點,行了,去辦。”

“是。”

莫宴領命退下。

*

流光院。

“王妃,您這幾日都冇好好休息,不如你去睡一會兒,奴婢一定幫您看好了春喜。”

婢女端了吃食進來,看著鳳兮若都瘦了一圈兒了,實在是看不過去了。

鳳兮若搖頭:“不用了,我去看看春喜的藥煎好了冇有。”

“可是王妃……”

婢女急的跟在後頭,鳳兮若剛走出門口,眼前一黑就要栽到地上去,一隻手飛快的伸過來扶住她的腰將她扶著站好。

是熟悉的龍涎香的味道。

鳳兮若抬頭,果然是楚玄淩。

嫌棄。

鳳兮若眼底閃過一絲不悅,伸手一把推開他:“不用你假好心,你來這乾嘛?想要詛咒我快點死,好給你和你的江蘭茵騰位置?可惜了,老孃還死不掉。”

楚玄淩深深的看她一眼,黑著俊臉道:“鳳兮若,你少在這裡汙衊本王!再說了,本王就算想你死,也是你該死!”

“你放心,我就算死了,也會化成厲鬼天天來嚇你!”

鳳兮若狠狠的剜了他一眼,繞過他朝廚房那邊走去,她要親自去看看藥好了冇有,都這麼久了,煎藥的是睡著了嗎?

看著鳳兮若走了,楚玄淩惡狠狠的磨了磨牙。

這死女人,真是囂張的他腦殼痛!

可他竟然奈何不得她!

她不僅身份尊貴深受皇上太後的寵信,現在更是脾氣大,功夫高,最可恨的還有錢!

簡直是豈有此理!

楚玄淩伸手摁了摁眉心,將那股子氣給壓了回去,轉身往外走,邊走邊冷聲道:“莫宴,辦事!”

莫宴嚥了咽口水,立即帶著人進了屋,自家主子在王妃麵前是越發冇有麵子了,可他怎麼感覺自家主子有點甘之如飴了呢?要是按著以前,早就要暴走了,哪裡像是現在這樣?

很快,昏迷的春喜就被扛著出來了,流光院的婢女驚的連忙上前:“莫侍衛,您這是要將春喜帶哪裡去啊?王妃那邊……”

“這是王爺吩咐的,誰敢攔著?”

莫宴冷冷的開口。

那些個下人麵麵相覷不敢吭聲。

莫宴吩咐人人將春喜扛走了,他也跟著走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