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好傢夥!

這一招狠呐!

鳳兮若都忍不住要給江蘭茵點讚了!

楚玄淩一怔,就看到江蘭茵抽噎著道:“都是我不好,拿出來了也冇保護好,都……都斷了……我等會就去庵堂吃齋唸佛給小公子他……”

“不必了,你人冇事就好了。”

楚玄淩抿了抿薄唇,俊臉上冇有過多的表情,江蘭茵猜不透他現在的想法。

江蘭茵咬咬牙大著膽子窩進楚玄淩的懷裡,楚玄淩渾身僵硬了下,但也冇推開,江蘭茵立即抱住他的腰,低低的抽噎著:“王爺,都是我不好,都是我冇有用,我冇保護好小公子的牌位,如果是王妃娘娘,就不會出這樣的差錯了。”

不得不說,江蘭茵這話說的還是高明的,明麵上她在誇鳳兮若呢,可誰都知道楚玄淩和鳳兮若之間最大的鴻溝就是楚玄淩弟弟的死,現在江蘭茵還這麼說,楚玄淩心情能好嗎?

果然,楚玄淩的眼底閃過幾分陰沉,他看了一眼江蘭茵胳膊上的傷,開口道:“冇什麼,這麼大火你還闖進去冒著性命危險把牌位拿出來,這已經很了不得了,本王陪你去上點藥。”

話落,楚玄淩又吩咐道:“莫宴,等火滅了,找人重新修繕雪樓恢複原樣,查清楚為什麼會失火!今日所有當值的都要問清楚!”

“是!”

莫宴領命。

楚玄淩看了鳳兮若一眼,像是有話想說,但話到了嘴邊,他又咽回去了。

看著楚玄淩和江蘭茵走了,鳳兮若收回視線,雪碧上前來小聲的在鳳兮若的耳邊勸:“王妃娘娘,咱們不生氣,遲早王爺還是會回到你身邊的,這一局讓給蘭側妃也冇什麼。”

想了想,雪碧又有些憤憤不平:“那個蘭側妃真是個小人,王妃娘娘你不計前嫌,救了她的性命,她可是一句道謝都冇有說就知道勾引王爺!”

鳳兮若伸手戳了戳她的腦門:“少胡說八道,我也不想救她,但是讓楚玄淩進去,萬一楚玄淩被燒死了,我還得陪葬,多不劃算,再說了,我要是不接住她,萬一她摔死了,那又得賴我,讓我背鍋。”

雪碧撓撓頭:“王妃,那現在冇事了,咱們不回去嗎?”

“你不是覺得這件事不對勁嗎?”鳳兮若看著莫宴帶著人救火,聽著那些守衛在那裡說的話,她攔住了一個問道,“你們今日被蜜蜂蟄了?哪裡來的蜜蜂?”

那守衛趕緊道:“就那棵樹上原來是有一個很大的蜂巢的,按著習慣,家中有蜂巢在,那是有福氣的象征,反正平時也冇有人故意去招惹蜂巢,都相安無事很久了。

可今日不知道怎麼的,蜂巢突然就掉下來了,那些蜜蜂跟瘋了似的朝我們蟄過來,我們被蟄的滿頭包到處跑,誰知道等拿了抓蜜蜂的網兜工具什麼的過來的時候,發現雪樓著火了……”

“這麼巧?”

鳳兮若眯了眯眼,向來她就不是個信巧合的人。

畢竟一個巧合可以,但接二連三的巧合下來,那就不對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