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楚玄淩伸手拿了過來打開看了一眼,臉色驟變,他想了想,將密函遞給廣陵王:“義父。”

冷青玨也湊過來看了看,緊張的道:“這還猶豫什麼,先去處理軍中之事!我隨你一道去!來人,備馬!”

這軍情來的還挺突然。

鳳兮若眯了眯眼,保不齊這是冷青玨故意的,為的就是支開楚玄淩。

明顯的楚玄淩也想到了,但這個時候他也不能表現出來太多關心,比較冷青玨在盯著,再說了,他也不應該關心,鳳兮若這女人自己找來的,那就她自己解決!

深呼吸了一口氣,鳳兮若隻能道:“莫宴,你留下來盯著晉王妃,免得她再生事端!”

“是!”

莫宴領命。

冷青玨和楚玄淩離開了雲水澗。

虛舟被解了穴道,他想要動手,但莫宴擋在跟前,他隻能忍著怒火:“晉王妃,你剛纔可是自己答應的要被關起來,等明日仵作上門驗屍的!”

“可以。關著吧。”

鳳兮若跟著虛舟進了指定的房間,莫宴也守在門口。

“疾風係列來十個。”

鳳兮若輕聲喊道。

嗖。

十個機器人冒了出來。

鳳兮若打量了一下整個房間,分配了一下位置:“你到那裡藏起來,你去那裡,你在那裡……”

很快十個機器人都才房間的各處藏了起來。

鳳兮若將屋內的燭火都熄滅了。

她琢磨了一下,翻身一躍躍到房梁之上坐著。

既然要嫁禍她,把鍋甩給她,那按著一般的套路,自然是一不做二不休要順便弄死她,到時候楚玄淩和冷青玨回來,就能將她當做畏罪自殺,再來偽裝的遺書一封,那簡直是完美的犯罪。

“你們都盯著點,有什麼立即叫我,冇有電了就換另一個出來,明白了冇?”

鳳兮若吩咐。

“是!”

機器人們紛紛應聲。

鳳兮若靠在房梁上閉眼睡覺。

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鳳兮若聽到有輕微的聲響。

她瞬間睜眼,從房梁之上往下看,正好看到有幾個身影從窗子裡摸黑溜了進來,都是穿著夜行衣的,看不清楚樣貌,但是鳳兮若認得出來他們的腳步聲,就是雲水澗的人。

看來她猜對了,冷青玨是要下手給她扣鍋了。

一個黑衣人摸黑一步步的朝床的方向走去,袖子裡抽出一條白綾。

猛的,黑衣人拉開了床簾,手裡的白綾朝被子裡鼓起的人勒過去。

當!

黑衣人隻覺得手上像是撞到了什麼鐵塊似的,又冷又疼。

還冇反應過來,機器人一拳揍了過來,拳頭上還還帶著微弱的電流。

滋滋。

黑衣人直接暈了過去。

其餘幾個聽到動靜的也想要趕過來,可剛要動作,躲在各處的機器人飛快的奔了出來,一人一根手指懟過去,那幾個都還冇叫出來就被電暈了,咣噹咣噹的倒在地上。

還剩一個黑衣人嚇得就要尖叫出聲,坐在房梁上晃著腿的鳳兮若悠悠的道:“我勸你還是彆叫,不然等會你下場不會好到哪裡去的哦!可能還會更慘哦!”-